“原住民儿童的生活至今没有任何改变”(深度观察)

经过14年的谈判,加拿大政府近日宣布与原住民代表原则上达成两项协议,同意向被迫与父母分离、由专门儿童福利制度照料的第一民族儿童赔偿200亿加元(1加元约合5元人民币),并另外投入200亿加元改革相关儿童福利制度。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赔偿对象涉及超过21.5万名原住民儿童。加拿大原住民服务局承认,原住民因政府的歧视政策遭受的伤害,“用再多金钱也无法弥补”。原住民组织表示,这一协议“来得太晚”。

第一民族是加拿大境内印第安人及其后代的统称。加拿大联邦成立后,以文化融入、归化为由,设立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制度,原住民儿童被从父母身边强制带走送入寄宿学校,他们在学校时常遭受身体和心理上的残酷虐待,很多人因此死亡。2015年,加拿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自19世纪40年代到20世纪90年代,至少有15万印第安人、因纽特人和梅蒂人等原住民儿童被强制送入寄宿学校。20世纪中叶到1996年,此类寄宿学校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新的儿童福利制度,允许在几乎或者根本不向儿童家长发出通告的情况下,将成千上万的原住民儿童强行带走,然后送给白人家庭抚养。英国广播公司援引人口普查数据报道,原住民儿童占加拿大儿童总人口的比例不到8%,但寄养家庭中的儿童超过半数是原住民儿童。

根据加拿大原住民服务局的声明,此次加政府同意赔偿的对象仅是“1991年4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间被带离家庭的第一民族儿童及其父母和看护人”。第一民族儿童和家庭的代理律师戴维·斯滕斯说,这可能是加拿大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集体诉讼协议,达成的原因只有一个,即第一民族儿童和家庭服务福利制度“残酷、存在歧视”,其造成的伤害巨大。代表加拿大原住民社区的第一民族议会地区负责人辛迪·伍德豪斯说,这些针对第一民族儿童的重大错误是由固有的偏见制度造成的。

第一民族权益的争取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过程。2007年,第一民族儿童与家庭关怀协会向加拿大人权法庭起诉,称第一民族儿童与家庭服务计划存在歧视。法庭2016年裁定,相比非原住民儿童,联邦政府对第一民族儿童的资助不足。法庭下令联邦政府赔偿被强迫离开家庭的第一民族儿童每人4万加元,但联邦政府提起上诉,并且一再拒绝赔偿。此次赔偿协议能够达成的一个大背景是,去年加拿大多个印第安人寄宿学校原址发现1000多具原住民儿童遗骸,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和谴责。

“这些协议都是表面文章,原住民儿童的生活至今没有任何改变。”第一民族儿童与家庭关怀协会执行理事辛迪·布莱克斯托克表示,今天,原住民儿童被寄养的可能性是其他族裔加拿大儿童的17倍以上,而他们到了18岁以后往往也得不到支持,无法找到安全的住房、就业和教育机会,甚至无法获得最基本的保障服务。

加拿大全球新闻台援引加拿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报告说,一个多世纪以来,印第安人寄宿学校无视原住民权利,通过同化进程,让原住民不再作为加拿大独特的法律、社会、文化宗教和种族实体存在。这一寄宿学校体系无异于一场“文化灭绝”。

(本报华盛顿1月24日电)

《 人民日报 》( 2022年01月25日 1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