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制裁选项还挺多,但普京早已开始打造“俄罗斯堡垒”战略

记者 | 刘子象

随着乌克兰危机不断升级,美国及其盟友多次对俄罗斯发出制裁警告。

美联社文章称,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从全面打击到极度个人化,美西方有一系列“惩罚”普京的手段。

能够产生即时伤害的一个制裁就是将俄罗斯排除在SWIFT结算体系之外。由于200多个国家的1.1万多个金融机构都在SWIFT结算体系之内,此举可能会切断俄罗斯的大部分国际金融交易,可对俄罗斯经济产生即时以及长期危害。

这个威胁普京并不陌生。2014年克里米亚争端时,美国及其盟友就考虑过这个制裁手段。但俄罗斯当时宣布,将其踢出SWIFT无异于宣战。这一选项当时被搁置。

另一个极端制裁就是阻止俄罗斯使用美元。拜登已经表示,切断俄罗斯用美元交易的途径是正在研究的选项之一。

美元仍然主导着全球金融交易。若无法进入美国的银行系统,许多俄罗斯民众和公司甚至无法进行最常规的交易,比如发工资或买东西。

德国国际与安全事务研究所的东欧问题专家Janis Kluge说,此举可能导致俄罗斯GDP大幅萎缩,因为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在内的大部分全球贸易都用美元结算。另外,还可能带来“资本外逃、卢布崩盘和高通胀”等副作用。

在关键领域的贸易管制也是选项之一。白宫新闻秘书Jen Psaki证实,美国正考虑实施出口管制。届时,俄罗斯可能会与古巴、伊朗、朝鲜和叙利亚一道,被加入这份“黑名单”。美国方面周二表示,美国可以禁止向俄罗斯出口各种基于美国设备、软件或技术的微电子产品。

对债券市场的进一步制裁也可能是选项之一。去年,拜登已经禁止美国金融机构直接购买俄罗斯国债,从而限制了俄罗斯的借贷能力。但这份制裁并未针对二级市场。美联社文章认为,对二级市场的制裁可能是下一步的措施。

在俄罗斯的能源出口上动手也是手段之一。比如被广泛讨论的“北溪2号”天然气项目。由于德国比较依赖此项目,为了避免与德国发生冲突,拜登政府此前一直没有对项目下狠手。

美国最常用的制裁手段之一是对别国领导人及其家人进行制裁。拜登已经表示,如果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他将考虑制裁普京。

拜登言论引来俄罗斯方面的“愤怒”回应。普京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这样的制裁对普京不会造成痛苦,因为俄罗斯政府高官在海外没有任何资产或账户,但此举会“在政治上具有破坏性”。

美国制裁别国首脑并非没有前例。曾受到这种制裁的包括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和利比亚前总统卡扎菲。

BBC文章称,与上述被制裁的领导人不同的是,普京作为地区大国的领导人以及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首脑,这样的制裁虽然不是史无前例,也会是很罕见的,可能会使联合国陷入混乱。

制裁普京还将使多个领域的国际合作更加困难。比如,西方国家需要普京的帮助来重启伊核协议。这也可能使西方领导人更难与普京会面讨论国际危机。普京可能无法前往日内瓦,西方领导人在莫斯科会见他也可能被视为“非法”。

不过,这个选项对普京也并非没有“好处”,这将让他在俄罗斯更受欢迎。

事实上,俄罗斯也不是毫无准备。分析人士称,2014年之后,普京就开始打造“俄罗斯堡垒”(Fortress Russia)战略,扩大俄罗斯的外汇储备,购买黄金,并将部分出口转向其他国家。

在某种程度上,俄罗斯已经摆脱了对美元的依赖,并减少了外国投资者持有的债务份额。IMF数据显示,俄罗斯政府一直奉行保守的财政政策,将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控制在20%以下,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为133%。

俄罗斯正在开发自己的金融信息转移系统SPFS,以应对可能被踢出SWIFT的风险。不过,俄罗斯央行去年表示,尽管几乎所有俄罗斯银行都加入了SPFS,但在2020年,通过该系统结算的金融交易仅占全部交易的20%。

俄罗斯还积累了大量的金融储备。根据央行数据,去年12月,包括黄金和外汇在内的国际储备达到了630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是世界上最大的储备之一。

作为对西方制裁的报复,俄罗斯在2014年就禁止了大多数西方食品的进口,同时刺激国内生产替代进口产品。

俄罗斯财政部长Anton Siluanov本月谈到制裁时表示,俄罗斯已经做好了准备,能够应对这样的风险。

芬兰国际事务研究所访问学者Maria Shagina表示,虽然俄罗斯早有准备,但这并不意味着制裁的影响不会波及整个体系。

《华尔街日报》认为,俄罗斯更难以承受的是对其技术领域的制裁。全球芯片行业主要由美国及其欧洲盟友、韩国等主导。俄罗斯只有少数几家半导体工厂,而且大多已经过时,依赖西方公司的零部件和专利。

美国正在考虑的微电子产品出口管制,将通过被称为“外国直接产品规则”(Foreign Direct Product Rule)的政策工具来实施。特朗普政府就曾利用该规则压制中国企业。分析人士说,此举将限制俄罗斯购买机床、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产品的能力,将损害俄罗斯经济现代化的努力。

而对俄罗斯能源公司的限制将直接打击经济核心。油气行业贡献了俄罗斯GDP的五分之一。分析人士认为,由于俄罗斯石油公司(PJSC Rosneft)在内的一些公司已经受到制裁,美国可能会进一步限制它们的融资,或打击它们的海外子公司。矿业和金属企业也可能面临融资打击。

投资者已经在权衡制裁威胁。俄罗斯资产本周大幅下挫,卢布和当地股市已跌至数月来的最低水平,而衡量金融风险的信用违约掉期(CDS)升至疫情以来的最高水平。摩根大通策略师周二建议,由于“高得令人望而却步”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投资者“应结清其卢布多头头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