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万粒北欧三文鱼卵到位,留给我国“深蓝系”的时间不多了?

就在几天前,从冰岛空运过来的35万粒开眼的大西洋鲑鱼卵抵达浙江宁波,经隔离检疫后,被投放到位于宁波象山的北欧(中国)鲑鱼RAS陆基养殖场,进行孵化。

出口到象山三文鱼养殖基地的鱼卵

该养殖场的具体位置在浙江宁波象山的高塘岛,北欧(中国)鲑鱼RAS陆基养殖场是浙台经贸合作区引进的重大海洋生物产业外资项目,着力在高塘岛打造一个全集成商业化大规模的三文鱼养殖场,分三期建设。一期年产能有4000多吨,三期建好后产能将达20000吨。

这些鱼卵会在刚刚新建的陆基养殖基地孵化成鱼苗。鱼苗会在淡水环境中生长一年左右后银化。银化算是三文鱼的“成鱼礼”,也就是三文鱼在淡水环境中完成到可以生活在咸水环境中的蜕变。然后,那些存活下来完成银化的鱼苗会被放入最终的圆形咸水养殖池中。

刚孵化的三文鱼苗

养殖用的咸水抽取自地下海水,而完成银化的三文鱼将会在圆形的养殖池中度过它一生中最后的时光,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时间,等长到5公斤左右规格后就会被收获,宰杀和切割,并最终被搬上人们的餐桌。

跟传统近岸网箱养殖长达3年的周期相比,陆基养殖虽然成本更高,但通过技术上的控制,养殖周期实现了缩短,再加上高养殖密度,理论上来说,只要运作得当,陆基项目基本能够对冲额外增加的养殖成本,实现可观的收益。

当然,北欧(中国)鲑鱼RAS陆基养殖场的选址也是非常有讲究的,除了当地适宜的自然条件和当地政府的支持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地点距离长三角的中心上海足够近,养殖出来的三文鱼最快4小时就能送到上海。

虽然北欧(中国)鲑鱼RAS陆基养殖场采用的是全球当下最先进的养殖技术,但陆基三文鱼养殖作为新兴的养殖模式,在全球范围内至今还没有哪家公司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化成功(既有产量又有收益)。陆基三文鱼养殖第一梯队虽然已经运作了有些年头了,但养殖产量上不去不说,龙头企业还经常爆出这样那样的事故,自然也吓退了不少投资者。

因为陆基养殖可以完全摆脱对自然环境的依赖,养殖场的选址也能够做到尽可能地接近消费市场,最关键的是,如果能够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化成功,那么受限于有限自然养殖环境的全球三文鱼养殖规模将会迎来新的突破,所以陆基三文鱼养殖项目也一度颇受资本的追捧,养殖投资项目更是在全球遍地开花。

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却也非常现实。因为还没完全攻克养殖过程中会产生的各种问题,相关企业无法在短期内快速变现,所以整个产业的发展速度始终起不来。陆基三文鱼养殖因为涉及各个精密设备间的协同作业,再加上养殖周期长,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养殖事故,而在高密度的养殖池,一旦出事故,一般都不是小事故。所以,外资拿还不“成熟”的养殖技术来抢滩中国市场,也有先烧钱占位的意图在里面。

宁波象山项目应该是首个外资企业在中国本土养殖大西洋鲑鱼项目,虽然这个全球顶级的陆基养殖项目能够落户宁波象山,对当地的水产养殖业确实会有一定的助力,哪怕学不到核心技术,至少能够培养起来一部分专业的养殖管理(技术)人员。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对我国还处在起步阶段的三文鱼养殖业来说,这个外资养殖项目却是个潜在的强大对手,因为这样的“本土化”对手远比直接卖鱼给你的海外对手要杀伤力要大得多。

挪威露天陆基养殖场,主要培育鱼苗至银化

同样无限接近消费市场,同样无需支出高昂的空运成本,如果对手的产量能够更快地上来,那对我国本土三文鱼养殖企业来说,压力会非常的大,而且这样的对手还会越来越多。青岛那边也已经签了一个挪威企业搞的陆基养殖项目,只是进度没有宁波象山项目来得快罢了。

虽然竞争使人进步,但我们跟对手明显处在敌强我弱的不对等状态,这仗是很不好打的。

我国因为没有天然适合养殖三文鱼的近岸自然水域,一直没有发展出一定规模的商业化养殖产业,所以,我们国内吃三文鱼长期以来一直都依赖进口,这对我们这个水产养殖大国来说,确实有点尴尬。

陆基养殖池收鱼

国内北方水产养殖业界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攻关本土自然海域的三文鱼养殖,但都没有取得成功,直到“深蓝1号”在2021年6月份成功收获第一批“三文鱼”。虽然“深蓝1号”的成功,对我国的三文鱼养殖业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但随着外资养殖企业在国内正式投产,留给我国本土三文鱼养殖企业的时间可能更加紧迫了。

打引号的三文鱼

我国“深蓝1号”首次收获的三文鱼其实是有水分的。因为是第一次尝试真正意义上的深远海养殖,“深蓝1号”的初次尝试注定充满了波折。从2018年7月投放20万尾三文鱼苗,到2019年4月因为操作故障和设备缺陷等原因被拖回港口维修改装(改装费可能高达500万美元),再到2019年12月项目验收通过再次投放鱼苗。

大家完全可以自行脑补“深蓝1号”项目所经历的各种磨难。

因为过程太过曲折和要面临的各种困难,运营方出于综合考虑,在第二次投苗的时候“动了手脚”,加入了一定比例的海鳟鱼苗,虽然2021年收获的官方公布的鱼苗存活率达到了80%,但收获的三文鱼比例却并未公布。

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因为黄海冷水团离岸太远,但是因为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近岸养殖海域,我们只能抓住这唯一的“救命稻草”,咬咬牙,上来就“梭哈”“地狱模式”深远海养殖。

深远海养殖虽然跟陆基养殖一样,是欧洲各大三文鱼养殖巨头正在探索的下一步发展方向,但因为操作难度大,成本不可控和政府管制等原因,基本还处在探索阶段,所以,如今欧洲三文鱼养殖巨头的发展重心依然在传统养殖领域,而我国连传统养殖都没有条件搞,一上来就被迫开启了“地狱模式”。

除了养殖模式难度大,我国的三文鱼养殖业的软肋还有两个,一个是种苗,另一个是饲料。说到种苗,因为三文鱼并不是我国的本土鱼种,三文鱼养殖业迟迟发展不起来,这种苗繁育没搞起来也就可以理解了。虽然我国“硕果仅存”的RAS陆基三文鱼养殖企业国信东方已经能够自主孵化进口的开眼三文鱼苗,但离自主繁育三文鱼,还有得等。

除了种苗,三文鱼饲料也让人头疼。合格的饲料除了要保证饲料转化率,还得保证三文鱼鱼肉的色泽、不饱和脂肪酸等关键营养物质的含量和软糯丰腴的口感,而且,饲料在传统三文鱼养殖领域一直是成本大头,接近养殖总成本的一半,所以饲料至关重要。

欧洲三文鱼养殖巨头因为经过多年的积淀,很早就在饲料上实现了自主研发和生产,自然也具备更大的成本优势,而我国相关企业显然连自主研发的机会也没多少。

蛋糕很难抢回来

在疫情发生前,我国三文鱼消费市场的规模已经发展到了8万吨往上的水平。近几年,在疫情的冲击下,又缩水到6万吨左右的规模,但全球三文鱼养殖一哥挪威却对中国市场给予厚望,这几年一直把中国列为挪威三文鱼重点推介市场。

我国能够扶持“深蓝1号”运营企业,一起在黄海冷水团里烧钱,除了有借助三文鱼养殖项目发展深远海养殖缓解沿海地区生态压力的目的,自然也很看好国内的三文鱼市场,也想把这块摆在水产养殖业界金字塔顶层的蛋糕给抢回来,只是难度非常大。好在陆基养殖的难度不小,想要在短期内成气候很难,这算是在我国的三文鱼养殖企业争取时间了。(完)

感谢阅读,喜欢本文就点个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