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一朵红梅

严花和孩子们在一起。图片由本人提供

王安石在诗篇《梅花》中写道:“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听到全国三八红旗手、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沙沟乡寄宿制小学教师严花的名字时,就会想起这首诗来。的确,人如其名,见到她本人时,她戴着一副黑色框架眼镜,神采奕奕的脸上充满温柔笑意。她的腿虽然有些颠簸,但却时时能感受到她身上充盈着的一种不屈昂扬、积极向上的精气神。恰如寒冬腊月里对抗寒风、香远益清,绽放出朵朵幽香的梅花。

“我这腿呀,是小时候生病落下的病根。在我出生不到1岁时就患上了小儿麻痹,导致落下终身残疾。”提起她的腿,严花的语气之中充满了遗憾。但俗话说,“上天为你关上一扇门时,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这句话,似乎也诠释出了严花与她为之相伴一生的“教师事业”。

严花是沙沟乡人。由于当时村子发展比较落后,那里的孩子很少有机会外出上学,基本都是留在家中帮助父母干农活。

严花说:“但我算是比较幸运的,由于身体的原因,我不能下地干农活,父母就让我去上学念书。我也知道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在学习上特别努力、用功,1985年毕业后我回到村中,成为了一名民办教师。”

自从当了教师后,严花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对待孩子们更是视如己出、认真负责。由于她教学能力十分突出,1998年,学校通知考核前三名的教师可以到乡上的中心学校任教,不必驻守基层,严花就是考核前三名的优秀教师之一。

“我记得,知道我要走的这个消息,村里有很多群众都不愿意。而且这些孩子们我从幼儿园就开始带了,一直带到六年级毕业,心里也非常舍不得这些学生。”

就这样,本来有机会能够让自己的平台更加广阔一些、让自己的生活条件优越一些,但考虑到这些孩子们,她还是放弃了去乡上任教的机会,这一留,就是十年。

直到2008年,由于集中办学,学生全部集中到乡上的寄宿制学校上学,那个时候她才走了。“当时我也就提了一个要求,我已经把那个班的数学、语文带到了五年级,我和孩子们相处了很久也有了感情。我想着就是继续带下去,带到六年级毕业,校长也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在随后的全县通考,严花所执教的班级的孩子们也十分争气,数学和语文成绩都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提起这段往事,严花的嘴角仍然不自觉地向上扬起,很是骄傲。

“就在2009年,我带上了民族班。为了让民族班的孩子们的成绩得到提高,我就反反复复教孩子们语文的生字与词语,给他们听写。时不时给孩子们一些小奖励,比如女孩子我就给她们买点头绳,给男孩子买点小气球、毽子之类的。有点小奖励,孩子们的积极性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学习成绩也就上去了。”谈起带民族班的经历,严花讲述了自己的方法。

多年以来,严花言传身教,用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去打动学生、感染学生、教育学生。她曾多次资助贫困学生给他们购买学习用品和冬夏季衣物及鞋袜等。有时她还自费带领班上的优秀学生去西宁等地。

2013年5月,严花带领班上的优秀学生去西宁动物园,让孩子们亲自目睹好多只能在书上看到的动物;到科技馆参观,孩子们更是兴奋不已,对每一件东西都那么感兴趣,站在跟前看不够,舍不得离开;文化公园的牡丹、人民公园的郁金香也让孩子们大开眼界,在文化公园门口碰到了好多来游玩的阿姨们。她们看到严花领着穿民族服装的孩子们游玩,那些阿姨们感到很新奇,和严花进行攀谈后,阿姨们从谈话中了解了这些山里的优秀孩子,非得要和孩子们合影留念并给孩子们买饮料、小吃等等……那次的游玩不仅拓宽了学生们的眼界、提高了学生们的认知能力,还有效激发了学生们学习的积极性与主动性。

严花虽不是家喻户晓,却给每一位受教的学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不是母亲,却给无数学生留下了慈母般关怀的深情。她热爱教育事业,热爱这群可爱的学生。严花说,今后将继续做孩子们的良师挚友,继续用真诚开启学生们的心灵,用热心、责任心浇灌出他们成长、成才的信心。

作者:栾雨嘉 稿件来源:青海日报 声明:以上内容版权为《青海日报》所属媒体平台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