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案】白银中院:男方受骗抚养非亲生女儿,支持其精神抚慰金及返还抚养费请求

案例索引:刘某1与王某离婚后损害赔偿责任纠纷案【(2021)甘04民终1582号】

裁判要旨:本案中,王某在与刘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生育女儿,违反了夫妻之间忠诚的义务,王某的行为存在明显过错,给刘某1造成了精神上的损害,故其主张精神损害赔偿金,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关于精神损害赔偿金的数额,一审法院结合过错程度、当地经济水平、王某的经济能力等综合认定,王某向刘某1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并无不当,王某上诉称金额过高,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王某是否应当向刘某1返还非婚生女的抚养费问题,本院认为夫妻之间应当相互忠实、相互尊重。刘某1与刘雨佳无血缘关系,对刘雨佳并无法定抚养义务,故对刘某1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刘雨佳所付出的抚养费应当由王某返还给给刘某1。关于返还抚养费的数额,一审法院参照本地区生活消费支出水平,酌定为30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1)甘04民终158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某1,男,汉族,甘肃省景泰县村民。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2,甘肃景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女,汉族,甘肃省景泰县村民,住景泰县室。

上诉人刘某1因与上诉人王某离婚后损害赔偿责任纠纷一案,均不服甘肃省景泰县(2021)甘0423民初26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刘某1上诉请求:依法判令撤销(2021)甘0423民初2631号民事判决并且支持上诉人在一审中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请求重新分割上诉人、被上诉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位于××县房屋一套及“吉利全球莺”牌小型普通客车一辆的夫妻共同财产的诉讼请求,违背法律规定,明显对上诉人刘某1不公。2018年被上诉人王某向景泰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同年4月18日景泰县人民法院作出(2018)甘0423民初1203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分别对婚姻关系、婚内财产及债权、婚生子女作出处理,当时调解均以刘宗诗、刘雨佳为婚生子女为前提,上诉人刘某1为了争夺两个婚生子女的抚养权,在民事调解书中的财产分割上作出了巨大的让步,如调解协议第二款“婚生长子刘宗诗、婚生长女刘雨佳随被告刘某1共同生活,抚养费由被告自理,原告王某在不影响两孩子正常生活的前提下可随时探视孩子,被告刘某1予以协助与配合。第三款婚后共同财产即“吉利全球鹰”牌小型普通客车一辆,位于××县房屋一套杨桂琴借款债权35000元归原告王某所有,原告王某向被告刘某1夫妻共同财产差价款10万元,于2018年12月30日前一次性付清。从该调解协议内容上看,很明显财产分割方面倾向被上诉人王某,现因司法鉴定显示刘雨佳并非上诉人刘某1婚生女,系被上诉人王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发生关系导致怀孕生女,那么2018年双方之间在孩子抚养权及婚内财产分割的问题中被上诉人王某存在严重的欺诈行为,导致上诉人刘某1因被上诉人王某的欺诈产生了重大误解,认为刘雨佳系自己的婚生女,上诉人刘某1为了孩子在财产分割上作出巨大让步,导致上诉人刘某1作出不真实意思的表示,一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刘某1该项诉讼请求,明显对上诉人刘某1不公。另上诉人刘某1需要说明的的是位××县属于按揭房屋,至今该房屋没有产权,2018年景泰县人民法院直接调解被上诉人王某享有景泰县一条山镇瑞丰小区1号楼1单元802室产权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二、一审法院判决被上诉人王某向上诉人刘某1返还被上诉人王某孩子(刘雨佳)的抚养费用30000元,明显偏低。2014年刘雨佳出生,2018年被上诉人王某向上诉人刘某1提起离婚诉讼,景泰县人民法院作出(2018)甘0423民初1203号民事调解书,其中第二款调解协议的内容为“确认婚生长女刘雨佳随被告刘某1共同生活,抚养费由被告自理”,2021年被告王某再次起诉刘某1变更抚养权之诉,(2021)甘0423民初982号民事调解书,调解内容第二款“2021年,由原告王某继续照顾长子刘宗诗的生活和学习,被告刘某1支付两个孩子的抚养费15000元,于年底支付清,自2022年开始,关于长子刘宗诗的生活和学习问题另行协商”结合以上调解书的内容,自刘雨佳出生到2021年变更抚养权纠纷的民事调解书均要求上诉人刘某1向刘雨佳支付抚养费,说明上诉人一直在抚养刘雨佳,一审法院在判决本院认为中肯定了上诉人刘某1承受抚养了近七年的女儿非亲生的事实,结合一审法院判决支付30000元抚养费,平均到刘雨佳出生到至今的每个月,每月的抚养费数额不到400元。这远远低于上诉人刘某1支付给刘雨佳的抚养费,返还的数额明显偏低。三、一审法院判决被上诉人王某向上诉人刘某1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上诉人认为明显偏低。综上所述,上诉人刘某1认为一审法院作出的(2021)甘0423民初2631号民事判决书对其显示公平,恳请二审法院可以依法撤销,给予上诉人刘某1一个公正的判决。

王某答辩称,答辩意见与上诉意见一致。

王某上诉请求:1.请求依法判令撤销(2021)甘0423民初2631号民事判决;2.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一、上诉人不应向被上诉人返还抚养费。虽然孩子刘雨佳非被上诉人亲生,正如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常年在外,两个孩子实际由上诉人一人抚养。其次,刘雨佳于2014年出生,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于2018年离婚,这4年期间,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财产混同,无法区分,也无所谓多少。在某种意义上,作为母亲,照看两个孩子,还要经营早餐店,上诉人对于这个家庭付出更多。因此,不应判决上诉人向被上诉人返还抚养费。二、判决上诉人支付精神抚慰金20000元于法无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具体到本案,上诉人的行为并未对被上诉人造成严重后果,因此,依据上述规定,对于其精神损害赔偿的请求不应支持。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刘某1答辩称,答辩意见与上诉意见一致。

刘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重新分割原、被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位于××县房屋一套及“吉利全球莺”牌小型普通客车一辆;2.依法判决由被告向原告支付2014年-2021年非婚生子女刘雨佳抚养费48000元;3.依法判决婚生子刘宗诗由原告抚养,被告每月支付抚养费500元;4.依法判决由被告向原告支付过错赔偿金及精神损失费10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07年,原告刘某1与被告王某相识相恋并开始同居生活,2008年4月13日生育男孩刘宗诗。2011年7月11日,双方在景泰县民政局补办结婚登记手续。婚后于2014年2月19日生育女孩刘雨佳。2018年4月16日,因夫妻感情破裂,被告王某向本院起诉要求与原告刘某1离婚并分割婚后共同财产,同日,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协议离婚,协议约定:长子刘宗诗、长女刘雨佳均随原告刘某1共同生活,抚养费刘某1自理;婚后共同财产位于××县房屋一套(即位于××县房屋)、“吉利全球莺”牌小型普通客车一辆、杨桂琴借款债权归被告王某享有,王某给付刘某1夫妻共同财产差价款10万元。离婚后,原、被告为了孩子能够健康成长继续共同生活在一起,原告依旧外出打工,被告王某及原告母亲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并经营“食全风味”早餐店,期间原告将赚来的钱转给被告,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及抚养孩子。2020年下半年,被告与原告及其母亲发生矛盾,无法继续共同生活下去,原告母亲便回老家居住生活,王某一人照看两个孩子。2021年3月1日,被告王某向本院起诉要求变更两个孩子由其抚养,由原告刘某1承担两个孩子抚养费共计1600元;同年4月8日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协议约定:儿子刘宗诗由原告刘某1抚养,女儿刘雨佳由被告王某抚养,抚养费均自理;同时约定,2021年两个孩子继续由被告王某抚养照顾,原告刘某1承担两个孩子抚养费15000元,于年底支付清(期间原告刘某1给付被告王某孩子抚养费4000元)。2021年6月1日,原告以孩子刘雨佳非其亲生女儿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另查明,2018年4月24日至2021年5月1日期间,原告刘某1通过中国建设银行其尾号为7246银行卡向被告王某尾号为3969银行卡转账103610元;2018年8月24日至2020年1月6日期间,原告通过微信向被告(微信名称“食全风味”)转账21570元。再查明,原、被告均无固定工作。还查明,自孩子刘雨佳出生后,原告一直外出打工,被告一直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并在××县旁经营“食全风味”早餐店,双方聚少离多。

一审法院认为,抚养子女是父母的法定义务,抚养子女的费用应当由父母承担。被告王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生育了原告刘某1的非亲生女儿刘雨佳,导致刘某1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对刘雨佳进行了抚养,原告刘某1既非刘雨佳生父,也非养父、继父,没有抚养刘雨佳的法定义务,被告王某因原告刘某1对刘雨佳的抚养而减少了其应负担的抚养费用,原告刘某1因对刘雨佳的抚养造成了自己不应有的支出,二者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及双方收入情况,酌定被告王某返还原告刘某1抚养费用30000元。同时,由于被告王某与他人发生关系导致怀孕生女,未告知原告刘某1实际情况,使刘某1误认为刘雨佳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被告王某的行为存在过错,原告刘某1遭受了欺骗,不但要承受抚养了近七年的女儿非亲生的现实,而且还要承受社会公众对该事件评价的压力,其精神显然受到了伤害,根据被告王某的过错程度、损害的后果、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本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酌定被告王某赔偿原告刘某1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三条、第一千零八十五条、第一千零九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王某返还原告刘某1对被告王某孩子(刘雨佳)的抚养费用30000元;二、被告王某赔偿原告刘某1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三、驳回原告刘某1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260元,减半收取计1630元,鉴定费2400元,由被告王某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王某是否应当向刘某1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并返还非婚生女的抚养费。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一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二)与他人同居;(三)实施家庭暴力;(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五)有其他重大过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八十六条规定: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一条规定的“损害赔偿”,包括物质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涉及精神损害赔偿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本案中,王某在与刘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生育女儿,违反了夫妻之间忠诚的义务,王某的行为存在明显过错,给刘某1造成了精神上的损害,故其主张精神损害赔偿金,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关于精神损害赔偿金的数额,一审法院结合过错程度、当地经济水平、王某的经济能力等综合认定,王某向刘某1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并无不当,王某上诉称金额过高,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王某是否应当向刘某1返还非婚生女的抚养费问题,本院认为夫妻之间应当相互忠实、相互尊重。刘某1与刘雨佳无血缘关系,对刘雨佳并无法定抚养义务,故对刘某1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刘雨佳所付出的抚养费应当由王某返还给给刘某1。关于返还抚养费的数额,一审法院参照本地区生活消费支出水平,酌定为30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综上所述,对刘某1和王某的上诉请求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520元,由上诉人王某负担3260元,上诉人刘某1负担326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军忠

审 判 员 张霞明

审 判 员 魏 茹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

法官助理 赵芸芸

书 记 员 宋文婷

【法 律 资 料 自 助 检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