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豫宏教授:重构乡村治理——乡村振兴与区县战略经济新思维

01

重构乡村治理,一是要理解与把握乡村治理的理论属性:就推动国家乡村振兴与破解中国三农问题而言,乡村治理是一个永恒的关键词,将会伴随始终。就乡村治理的词语结构来说,它由乡村和治理两个关键词复合有机构成,乡村是中国广大农村地区最基层的社会场域,治理是对指对私人事务之外公共事务的管理。就乡村治理的实际效能而言,必须理解与了解其应有之意——乡村治理是通过对村镇布局、生态环境、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资源进行合理配置和生产,促进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环境状况的改善。必须把握与掌控其关键目的——乡村治理是实现维系国家治理、改善民生,所以必须构建区县政府、农民群众、利益相关者共同参与乡村事务的组织和管理方式。总结以上论点,乡村振兴与区县战略经济体系下的乡村治理可以看作是指在乡村社会的场域下,在国家治理制度的架构下,形成由国家管制主体、村庄自治主体、利益相关主体,依据国家法律和村规民约对乡村社会的公共事务进行管理的过程。

许豫宏教授经典案例-司徒村

02

重构乡村治理,二是要尊重与重视乡村治理的发展属性:就发展而言,当代中国乡村社会治理的制度转型现状是重中之重的要素,未来乡村治理存在于传统与现代社会治理制度体系共存时期,表现为国家政权体系与乡村自主权力体系互动、党的执政与乡村社会治理关系、产权制度与经济制度对乡村社会治理制度体系的影响、城市社会治理体系对乡村社会治理制度体系的错位影响,故此需要结合这些变化与影响,实现重构符合时代的未来价值的中国特色乡村社会治理组织体系,包括但是不限于基层政权组织的主导地位、村民自治组织的基础地位、社会组织的支撑地位、乡村居民的主体地位,构建适合中国乡村多样化特点的多元乡村治理模式,并且成为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与关键组成部分,以实现乡村振兴与区县战略经济社会发展发达的价值支撑。

许豫宏教授经典案例-红渡村

03

重构乡村治理,三是注重于关注民意与民生的乡村治理社会属性:《半月谈》基于乡村治理的基层组织建设体系、村民自治管理体系、信法守法行为体系、崇德向善民风体系、乡村公共保障体系以及乡村产业发展体系等六方面认知,专题在全国范围内策划了“乡村治理盲点”的大规模社会调查,最后总结提炼出乡村干部群众特别关注的乡村治理十大盲点,并提炼出十大关键词:混混执法、穷村巨债、食品劣质、交通失管、防灾薄弱、居家隐患、垃圾围村、高价彩礼、网不设防、关怀缺位。诸多的社会组织与新闻机构在大量社会调查的基础上,也相继提出了“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的呐喊,甚而至于是“没有乡村的有效治理、就没有乡村的全面振兴”的智者之思。提炼总结海量的网络资料,不乏发现诸多的乡村治理建议,比如全面推进农村过硬支部建设,发挥基层党组织在乡村治理中的领导主导引导作用。比如坚持“三治”融合,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比如坚持党建引领,“三治”融合的乡村治理体系,综合运用传统治理资源和现代治理手段,构建形成“党建引领、村落协调、社会互动、群众主体”的共建共治共享乡村治理新模式,打造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乡村治理共同体。比如借助“数字乡村”、 新媒体技术、智能化设备、社群化组织,与时俱进地完善乡村治理结构。

许豫宏教授经典案例-黄土贵村

04

重构乡村治理,四是谨记与谨守国家治理的乡村治理法规条例。2019年3月1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会议强调,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要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抓实建强基层党组织,整顿软弱涣散的村党组织,选好配强农村党组织带头人,深化村民自治实践,发挥农民在乡村治理中的主体作用,传承发展农村优秀传统文化。《意见》的指导思想是按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体要求,坚持和加强党对乡村治理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把夯实基层基础作为固本之策,坚持把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作为主攻方向,坚持把保障和改善农村民生、促进农村和谐稳定作为根本目的,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以自治增活力、以法治强保障、以德治扬正气,健全党组织领导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善治之路,建设充满活力、和谐有序的乡村社会,不断增强广大农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意见》的2020年目标是现代乡村治理的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农村基层党组织更好发挥战斗堡垒作用,以党组织为领导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明显加强,村民自治实践进一步深化,村级议事协商制度进一步健全,乡村治理体系进一步完善。《意见》的2035年目标是乡村公共服务、公共管理、公共安全保障水平显著提高,党组织领导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更加完善,乡村社会治理有效、充满活力、和谐有序,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基本实现现代化。《意见》的主要任务是完善村党组织领导乡村治理的体制机制、发挥党员在乡村治理中的先锋模范作用、规范村级组织工作事务、增强村民自治组织能力、丰富村民议事协商形式、全面实施村级事务阳光工程、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施乡风文明培育行动、发挥道德模范引领作用、加强农村文化引领、推进法治乡村建设、加强平安乡村建设、健全乡村矛盾纠纷调处化解机制、加大基层小微权力腐败惩治力度、加强农村法律服务供给、支持多方主体参与乡村治理、提升乡镇和村为农服务能力等十七项。

许豫宏教授经典案例-中廖村

05

重构乡村治理,学习与借鉴全国乡村治理体系建设试点。2019年12月6日,根据《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农业农村部、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民政部、司法部关于开展乡村治理体系建设试点示范工作的通知》(中农发〔2019〕5号)要求进行的申报方案建设,《通知》确定北京市海淀区等115个县(市、区)为乡村治理体系建设首批试点单位,试点期为批复之日至2021年12月底。根据中央对乡村治理的有关政策要求和各地乡村治理发展情况,《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农业农村部、中央宣传部、民政部、司法部关于开展乡村治理示范村镇创建工作的通知》(中农发〔2019〕7号)确定乡村治理示范村镇具体创建标准。《示范村的创建标准》为村党组织领导有力、村民自治依法规范、法治理念深入人心、文化道德形成新风、乡村发展充满活力、农村社会安定有序,《示范乡(镇)的创建标准》为乡村治理工作机制健全、基层管理服务便捷高效、农村公共事务监督有效、乡村社会治理成效明显、。辖区内各行政村党组织领导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基本建立,有效化解社会矛盾纠纷,治理非法宗教活动,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乡村发展充满活力,村容村貌整洁优美,社会秩序良好。

许豫宏教授经典案例-小城故事

06

重构乡村治理,发挥与支持乡村治理的社会引导地位作用。2019年9月4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农业农村部 中央组织部 中央宣传部 中央文明办 教育部 民政部 司法部 文化和旅游部 共青团中央 全国妇联 关于进一步推进移风易俗建设文明乡风的指导意见》,争取通过3到5年的努力,文明乡风管理机制和工作制度基本健全,农村陈规陋习蔓延势头得到有效遏制,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孝亲敬老等社会风尚更加浓厚,农民人情支出负担明显减轻,乡村社会文明程度进一步提高,农民群众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意见》要求重点实现三大创新,即创新青年婚介服务方式、创新农村养老服务方式、创新农村婚丧宴席举办方式。

许豫宏教授经典案例-平安驛

重构乡村治理

推进与推广乡村治理的国家示范带动效应

——2020年01年03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秘书局 农业农村部办公厅 关于推介首批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的通知》,为进一步发挥先进典型的示范引领作用,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面向全国征集乡村治理的好做法好经验,并在各省推荐的基础上,从完善治理体制、健全治理体系、提升治理能力、实现治理有效等四个方面精选了20个案例,作为首批推介的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供各地学习借鉴。这批案例各具特色,各有侧重,是乡村治理不同方面的典型。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等5个案例注重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密切党群干群关系,进一步完善乡村治理体制。浙江省桐乡市等5个案例注重充分发挥自治、法治、德治作用,探索“三治”结合的有效路径,健全乡村治理体系。浙江省象山县等5个案例通过完善基层议事协商机制、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开展积分考评、规范管理村级事务等创新治理方式,提升乡村治理能力。江西省鹰潭市余江区等5个案例聚焦于宅基地改革、村级权力监管、红白喜事大操大办、天价彩礼和殡葬陋习等突出问题,寻求有效解决方式,提升乡村治理效果。这些案例有市、县层面开展的创新,也有村、镇层面的探索实践,有效解决了乡村治理面临的一些难点、痛点、堵点问题,体现出较强的实用性、可操作性和可借鉴性。首批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名单中,“村规民约”推进协同治理(北京市顺义区)、深化基层民主协商制度(天津市宝坻区)、红白喜事规范管理(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社区通”智慧治理(上海市宝山区)、村务工作标准化管理(上海市金山区漕泾镇护塘村)、自治法治德治融合(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市)、小微权力清单“36条”(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村民说事(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积分+清单”防治“小微腐败”(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唐昌街道战旗村)、构建党建“同心圆”、抓“宅改”促治理(江西省鹰潭市余江区)、殡葬改革破除丧葬陋习(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党建引领活力村庄(湖北省黄石市大冶市)、村落自治(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村级事务管理积分制(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吉庆镇油溪桥村)、一村一法律顾问(广东省惠州市)、织密三级党建网格(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党建引领社会组织协同治理(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唐昌街道战旗村)、“三线”联系群众工作法(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规范村民代表会议制度(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红寺堡区)。

许豫宏教授-红渡村培训实拍

——2020年11月18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秘书局 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关于推介第二批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的通知》,为进一步发挥先进典型的示范引领作用,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在2019年推介首批20个乡村治理典型案例的基础上,面向全国征集遴选了第二批34个典型案例,现印发各地,供学习借鉴。一类是强化党的建设,加强党对乡村治理的全面领导。天津市北辰区、黑龙江省桦南县、上海市崇明区、浙江省温岭市、山东省平原县、海南省琼海市、青海省甘德县江千乡等案例,坚持以党建为引领,通过强化党的组织覆盖和工作覆盖纵深下沉,推动基层治理和为民服务不断延伸。二类是发挥农民主体作用,创新村民协商议事形式。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区、浙江省建德市、安徽省宁国市、重庆市渝北区、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区等案例,通过“四权四治三把关”夯实自治基础,采取“四民工作1+1”“走村不漏户、户户见干部”畅通民情、代理民事,创新“民情茶室”等村民协商议事形式,让农民群众成为乡村治理的主力军和受益者。三类是创新基层治理方式,提升现代化治理水平。浙江省桐乡市乌镇镇、四川省邛崃市探索数字化手段赋能乡村治理,形成“乌镇管家”云治理和全域“为村”模式;湖南省津市市、宁夏自治区固原市将积分制引入乡村治理,使乡村治理软约束有了硬抓手;山东省荣成市创新“信用+”乡村治理模式、广东省清远市建立乡村治理新闻官制度,成为推进乡村治理的新载体。四类是加强县乡村三级联动,完善基层管理体制。北京市平谷区、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广西壮族自治区蒙山县坝头村等案例重点围绕理顺县乡政府与村级组织关系、完善村级权力监管机制、提升乡镇和村为农服务能力,创新探索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三清单一流程”、“一站两网”、重要事权清单管理等机制模式,进一步丰富完善基层治理方式。五类是引导多元主体参与,建立共建共治共享格局。山西省长子县、河南省新密市、湖南省宁乡市大成桥镇支持多方主体参与乡村治理,充分发挥基层调解员队伍、民(辅)警在乡村治理中的作用,引导社团组织促进协同共治,推进形成共建共治共享格局。六类是着力解决突出问题,推进乡村协调发展。河北省河间市、江苏省邳州市、福建省晋江市、江西省铅山县、湖北省宜都市、陕西省旬阳县、甘肃省积石山县等案例,聚焦于红白喜事大操大办、村内公共空间无序等乡村治理中的痛点、堵点问题,着眼于人居环境整治、脱贫攻坚等乡村振兴中的重点任务,大力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建设,实现乡村有效治理。第二批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名单具体有:.一声哨响,吹出乡村治理良方(北京市平谷区)、走好全域网格“五步诀” 打造乡村治理新格局(天津市北辰区)、破除婚丧陋习 建设文明乡风(河北省河间市)、多元调解带来乡村治理的“四降两升”(山西省长子县)、四权四制三把关 激发村民自治活力(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突出“六化”目标 健全“六大”体系(黑龙江省桦南县)、“叶脉工程”精准把“脉”治理问题(上海市崇明区)、开展乡村公共空间治理的“邳州探索”(江苏省邳州市)、“四民工作1+1”助推乡村治理(江苏省南通市海门区)、基层公权力“三清单”运行法撬动乡村治理(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强化党建引领 创新网格治理(浙江省温岭市)、“乌镇管家”赋能乡村治理(浙江省桐乡市乌镇镇)、走村不漏户 户户见干部(浙江省建德市)、发动群众齐唱“议、助、管”三字经(安徽省宁国市)、全力解决乡村治理的“人、钱、事”难题(福建省晋江市)、激活村民小组 打通“神经末梢”(江西省铅山县)、建设“三个中心” 将乡镇打造成带动乡村的龙头(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放大信用建设先行优势 开辟乡村治理全新路径(山东省荣成市)、党建引领促三治一星四化谱新篇(山东省平原县)、“一村一警”构建稳定祥和新农村(河南省新密市)、湖北疫情保卫战的“宜都答卷”(湖北省宜都市)、津市“小存折”催生乡村共建共治共享“大文章”(湖南省津市市)、“六化”社团织密善治网络(湖南省宁乡市大成桥镇)、办事有清单 干事有底气(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小小新闻官乡村大作为(广东省清远市)、构建“一站两网”筑牢监督之基(广西壮族自治区蒙山县坝头村)、“四级化事法”巧解治理难题(海南省琼海市)、建强“民情茶室” 助力乡村善治(重庆市渝北区)、全域“为村”助力乡村高效治理(四川省邛崃市)、探索推行定向议事 提升村民自治能力(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区)、“说论亮”推进乡村有效治理(陕西省旬阳县)、开好“三场会” 激发群众内生动力(甘肃省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四级联户制”增强乡村治理能力(青海省甘德县千江乡)、“小积分”积出乡村新风尚(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

许豫宏教授-平安驛培训实拍

——2021年9月15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 国家乡村振兴局综合司关于推介第三批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的通知》,为进一步发掘和总结各地典型经验做法,以点带面推进全国乡村治理工作,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国家乡村振兴局联合开展了第三批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征集推介活动,面向全国征集乡村治理的好经验好做法。本次活动在各省份推荐的基础上,从运用清单制、创新治理方式,强化组织领导、完善治理体制,发挥“三治”作用、健全治理体系,保障民生服务、提升治理能力等四个方面精选了38个典型案例,现印发各地,供学习借鉴。第三批全国乡村治理典型案例名单。一类是运用清单制,创新治理方式。网格化党建+四张清单 打通基层治理“最后一公里”(上海市金山区漕泾镇)、小微权力清单“36条” 构建乡村反腐新机制(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规范权责事项 推动村居减负增效(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实施三清单一流程规范村级权力运行(河南省济源市)、推行四项清单 以乡村善治助力乡村振兴(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互联网+村级小微权力监督提升乡村治理能力和水平(湖南省娄底市涟源市)、全域梳理便民清单 全力推进政务服务下沉(湖南省常德市津市市)、建立村级小清单 赋能乡村治理“大智惠”(广东省汕头市)、明确村级组织承担事项 助推基层减负增效(重庆市渝北区)、注重“四个突出” 解决乡村治理难点问题(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区)。二类是强化组织领导,完善治理体制。“1+3+X”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 提升乡村治理能力(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以“三定四专五化”为抓手推进乡村治理现代化(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深化“后陈经验” 完善“一肩挑”背景下的村级运行机制(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推进“四民”融合 促进治理有效(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铸公心之魂 走善治之路(山东省日照市莒县)、实施“党建+”引航工程 构建“六位一体”治理格局(山东省济宁市曲阜市)、巡察村居 治乱建制 破解乡村治理难题(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区)、“五微联治” 打通 “最后一步路”(湖南省长沙市浏阳市)、“两联两包”开启村级治理新格局(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打好乡村治理“组合拳” 汇聚乡村振兴新动能(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三类是发挥“三治”作用,健全治理体系。坚持“五种思维”“小村规”撬动乡村“大治理”(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精准分类优治理 多治融合促振兴(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以“邻长制”优化“微治理” 激发振兴“新活力”(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莲花镇)、“时间银行”助推乡村善治(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以“民情夜访”推动乡村有效治理(广东省韶关市仁化县)、创新“六事”治理方式 提升乡村善治效能(广东省梅州市蕉岭县)、建立基层联动调解机制加强法治乡村建设(海南省儋州市)、“四访”工作法提升基层治理能力(重庆市奉节县)、“四级七天”工作法化解基层矛盾纠纷(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做细落实村规民约夯实完善村民自治(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四类是保障民生服务,提升治理能力。足不出村办政务 便民服务“零距离”(北京市怀柔区)、“三向培养”强化治理人才支撑(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推动乡村服务升级产业振兴构建共建共治共享新格局(上海市闵行区梅陇镇永联村)、“五堂一站”创品牌乡村善治有温度(江苏省常州市溧阳市)、“四个不出村”推动乡村服务升级(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孝丰镇横溪坞村)、配好“兵支书”建功乡村“主战场”(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创新“四方合约”机制破解农村养老难题(四川省宜宾市珙县)、发展村级扶贫社壮大集体经济 提升治理能力(陕西省汉中市留坝县)。

许豫宏教授-司徒村培训实拍

重构乡村治理,探索与发现乡村治理的区域创新发展成功范式。比如乡村治理的“广东模式”风生水起,其提出乡村治理的内涵创新与理念发展探索,不仅对提升治理水平有显著成效,对乡村治理的发展也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广东的乡村治理模式提出要做服务型的乡村治理——乡村治理已经完成了从管理防范向全方位服务的重大转变,从安全服务、居家养老服务、创业服务以及精神抚慰、心理疏导等方面全面凸显了服务优先、服务导向的乡村治理发展方向。广东的乡村治理模式提出要做发展型的乡村治理——更加注重将发展融入到治理之中,在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乡村优秀文化传承等过程中实现综合性治理优化。广东的乡村治理模式提出要做参与型的乡村治理——在党建引领下深入改革探索,包含着农民、集体经济组织、社会组织、乡贤主体、企业及其他市场主体的广泛参与,逐步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全新格局。广东的乡村治理模式提出要做数字型的乡村治理。在乡村治理体系建设中不断注入新的技术和手段,智能感知、智慧流管被越来越多的运用到治安防控、纠纷调处等治理领域。广东的乡村治理模式提出要做制度型的乡村治理——制度创新是乡村治理具有较强的实用性、操作性和借鉴性的一种经验实践。比如佛山南海区将“组织建在网格上、党员融入群众中”,织密党建网络,强化党组织领导乡村治理。比如韶关仁化县以“民情夜访”形式,组织党员干部深入基层、走入农户,面对面解决群众棘手问题,推动乡村治理工作落实落地。比如梅州市蕉岭县“创新‘六事’治理方式,提升乡村善治效能”。比如肇庆市实施“六大行动”,解决一揽子疑难问题,提升乡镇服务基层效能。比如惠州市首创“一村一法律顾问”“一村一辅警”模式,为每个村安排一名专业法律顾问,线上线下提供法律援助,解决矛盾纠纷,补齐了乡村治理中的法治短板。比如清远市建立乡村新闻官制度,开展“三传一助”,传思想、传文明、传政策、助致富。比如东莞市搭建“玉兰花开,巾帼家美积分超市”,激发共建共治共享美好生活的热情,成为提升家风、民风、村风新通道;惠州市惠阳区打造“百姓欢乐舞台”文化品牌,有效解决农村公共文化服务深入难、接受难、持续难问题。比如汕头市推行村级“五小清单”制度,编织立体监督网络,走出乡村治理的“智惠”路径。比如东莞虎门镇组建了专业的农村财务队伍,健全三级治理机制,扎牢村级财务的“口袋”,做到了“财务更规范,管理出效益”。比如佛山三水区探索“清单制”,制定农村重要事权清单,确保办事有清单,干事有底气。

许豫宏教授-黄土贵村培训实拍

许豫宏教授往期培训回顾

渑池县“美丽渑池,魅力仰韶”大讲堂

信阳市浉河区乡村振兴战略第二期培训班

河南省洛阳市特色小镇与田园综合体培训

晋城西上庄街道办事处“农林文旅康”大讲堂

余庆县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培训

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文化产业高级研修班

湖南省永州市祁阳县乡村振兴培训

国网鲁能集团“幸福产业年轻骨干能力提升” 培训

华侨城海南集团《美丽乡村投资建设运营实操课程》

荣盛集团《文旅地产、养老地产的规划实战技术与案例剖析》

长白山鲁能胜地度假区探索模式的突破与创新的路径

盛方近期课程安排 ▼

2022年5月18-22日【江浙研学】

报名截止:5月17日

乡村产业振兴新模式研学考察

亲,添加微信好友可以咨询详情哦

2022年5月28-29日【山西研学】

报名截止:5月27日

旅游驱动下乡村振兴模式研学考察

亲,添加微信好友可以咨询详情哦

注:以上课程10人以上的单位可以随时单独定制成团

详细咨询:

(亲,可以添加微信好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