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男子2次怒掐亲生幼子:有毒的父母,孩子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

近日,安徽巢湖,一男子虐待婴儿的视频全网流传,震惊众人。

视频中,女人正在喂孩子吃饭。孩子坐在餐桌里,看起来还不到一周岁。此时一个男人突然走出来,一边摔盘子,一边发牢骚。随后便开始对着婴儿辱骂。

小小的婴儿,听见大人的辱骂,吓得哇哇大哭。女人见状,愤怒地站起来和男人争吵,但男人不敢和女人争吵,却走到餐桌旁,狂扇婴儿两个耳光,怒吼道:“哭!再哭?再哭?”

女人见男人殴打孩子,立即将他推搡到了卧室门口,男人仍旧不敢和女人争吵,而是再次转向可怜的小婴儿,又一次扇了孩子几个耳光。女人愤怒,一边捶打男人,一边再次将他推开。男人转身,站在孩子身后,突然用双手狠狠掐住孩子的脖子。

隔着屏幕,我们能看到坐在餐桌里的孩子,因为男人的暴力而身体倾斜,像一只待宰的小鸡一样,抖动着两只小手。此时的孩子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

男人第一次想要掐死婴儿。

女人见状并没有上前制止,而是拿起手机开始拨打电话,不知是在报警还是在向谁求助。男人掐孩子的过程大概持续了7、8秒,女人见男人还没有放开孩子,便大喊:“放开!”男人这才放开了孩子。

此时屏幕里传来一声异常响亮的哭声,那是被久久压制喉咙之后喷涌而出的哭声。

女人拨通电话,情绪激动地控诉着男人的恶行。婴儿坐在餐桌里痛哭,小脸被掐得发黑发紫。男人不敢正眼看女人,指着餐桌里的孩子重复地说:“你还哭?你还哭?”此时,女人一边打电话,一边和男人吵起来。男人这次走到餐桌旁,又一次掐住孩子的脖子。被紧紧掐住喉咙的婴儿,再一次没了声音。

男人第二次想要掐死婴儿。

女人见男人想要再次掐死孩子,一边哭一边用力捶打男人的后背,男人终于松手。孩子“哇”地一声从窒息中被解救出来,哭声响彻整个房间。

这次女人放下手机,把孩子从餐桌里抱出来,走进了卧室。男人仍然指着婴儿骂骂咧咧。

视频到此结束。

男人是谁?为什么要如此虐待婴儿?

女人是谁?是孩子妈妈吗?为什么不把孩子抱走?

很快,安徽巢湖警方给出了回应:

视频中的三个人,男人是程某,今年27岁。女人是唐某,今年30岁。二人是夫妻关系,小婴儿是他们的孩子。夫妻俩因家庭琐事产生矛盾,程某情绪失控下,殴打伤害幼子。

评论区里,有骂男人不做人的,也有骂女人没有保护好孩子的。而对那个险些被父亲断送生命的小婴儿,只有心疼。

这本是一场夫妻战争,无辜的孩子却被卷入其中,成了深受毒害的人。一个婴儿,先后两次差点被亲生父亲掐死。这种反人性的事件背后,藏着值得我们深思的家庭关系。

一、孩子是父母战争的牺牲品

家庭是一个能量场。父母斗争所带来的负能量,终会波及幼小的孩子身上。

视频中的一家三口,一直在重复着这样的循环:

母亲吼父亲,父亲打孩子;

孩子被打母亲愤怒,变本加厉地吼父亲;

父亲对孩子的虐待就会进一步升级。

在这样的循环里,孩子做错了什么吗?

安静时被掌掴,哭泣时被掐脖。

反抗被压制,不反抗被掐死。

他没有错,他是无辜的。

他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不会表达,不会逃跑。他是如此的弱小无助。然而也正是他的弱小,才成为了父母战争的牺牲品。

所有的家庭纷争里,受伤最深的永远是孩子。

他们无法脱离父母独自存活,必须承受且依赖父母的反复伤害,才能让自己活下来。

更有甚者,被父母虐待致死。

2018年1月,9岁男孩航航不小心弄丢了手机。妈妈盛怒之下,从晚上6点一直打他到晚上11点。期间妈妈害怕他的哭声吵到邻居,还用胶带封住了他的嘴。

5个小时的毒打,直到第二天早上,妈妈才发现孩子已经被打死。

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在侦查中发现,航航被妈妈家暴已经持续了多日。原因是爸爸很少回家,妈妈把对爸爸的恨全部强加给了航航,才会如此残暴地杀害了自己的孩子。

父母沉浸在自己的斗争里,他们被愤怒和仇恨蒙蔽了双眼,在互相伤害的循环里,把孩子推向了灾难。

孩子,不是大人之间的筹码,也不该是大人斗争中的祭品。

他们是鲜活的生命,独立的个体。他们应该被善待、被呵护,在父母的周全照料中健康成长。

二、有毒的父母,孩子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

心理学家阿德勒说过:“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那些童年时被父母毒害过的孩子,成年后依然挣扎在阴影里。

同事乔一只有27岁,但是却已经经历了2次失败的婚姻。因为他始终无法和别人保持亲密关系,他的内心一直有一个恐惧的声音,让他对所有人都充满了戒备。

这个恐惧的声音来自童年父亲对他的虐待。乔一小时候经常在自己的房间里挨打,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可能他正在做着某些事,父亲就会突然闯进来,朝他破口大骂。紧接着,拳头就会像雨点一样砸下来。

“他会一直把我逼退到墙角,他的拳头重重地砸到我身上,我常常被打到失去意识,而最可怕的是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开始打人。”

乔一的整个童年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他不知道父亲何时会勃然大怒,但他知道这种暴虐无可逃避。焦虑、紧张、痛苦,这些情绪慢慢演化为他负面的预期和偏执的心理戒备。他会对所有人做最坏的设想,他觉得自己会像童年时那样被伤害、被虐待,所以他用情感的铠甲来武装自己,不让任何人靠近。然而不幸的是,对他而言这副铠甲并非保护,而是深深的束缚。

童年的不幸,并不会随着自己的长大而消散,相反地,它会随着我们一同成长。它们会演变成恐惧、愤怒或负罪感等不同的形式,以你想象不到的方式入侵你的生活,损伤你的人际关系、事业或家庭的各个方面。

王凯的父亲从小就对他实行“棍棒教育”,他用不着犯什么大错便能招来一顿暴打:言语间的些微不敬,低于平均分的成绩单,或者忘了做家务……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行”。而所谓的“挨揍”竟然是每周被父亲用皮带抽打两三次!在王凯的记忆力,他的后背、双腿、胳膊、双手和屁股,都无一幸免。

长大后的王凯成为了一名成功的外科医生,但是他的脾气相当暴躁,尤其是对待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更是经常不可控制地发脾气。为此,与他结婚6年的妻子要跟他离婚,原因就是忍受不了他突如其来的爆发和毫不留情的训斥。

王凯之所以会成为一个脾气暴躁的人,是因为他的内心一直积压着愤怒。童年期被父亲暴力虐待,他的内心蓄积着强烈的愤怒,但是幼小的自己无法反抗,心中的怒火也无从发泄。于是,成年后,便会通过暴躁的情绪来宣泄这些愤怒。

这些有毒的父母施加给孩子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暴虐,还有情感上的伤害,这些伤害就像化学毒素一样蔓延至孩子的整个身心,而孩子遭受的痛苦也会随着成长不断加深。

最终,这些伤害成为了孩子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

三、把责任还给父母,拯救自我

童年不幸的人都会留下这样的伤口:自尊心受损、感到自己毫无价值、不讨人喜欢而且一无是处。

这些想法很大程度上源于这样的一个事实:他们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因为父母的虐待而自责。对于一个毫无防范、依赖父母的孩子而言,很容易觉得是自己做了“坏事”在先,惹得父亲发火是理所应当的,并因此感到愧疚。

所以他们在成年后,会继续背负着身为不称职子女的罪恶感,很难建立起一个积极的自我形象。

有些人一生都会活在这样的阴影里,甚至会重新回到父母身边,继续延续令人窒息的关系模式。

而有些人,他们能够从父母留下的遗毒中解脱出来,重新构建关系模式,获得一个幸福富足的人生。

重获新生并不容易,但也有方法可循,以下是几点建议:

1、自我理解和宽恕,把责任还给父母。充分理解自己的过去,原谅那个遭受虐待的自己。父母的情绪是他们自己的,不需要你来承担。你已经长大,有能力选择自己的人生。

2、接纳不完美的自己。用积极的鼓励代替消极的自我评价,你可以悲伤、恐惧、愤怒,接纳这些情绪。

3、有些创伤需要专业的心理治疗。

我们无法选择父母,无法选择出身,但当我们能够与自己和解,终将拥有享受自己人生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