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孤独的主题邮局,只有15m ,带来沙漠深处的问候

森林治愈沙漠

信件治愈人心

在广袤无垠的腾格里沙漠里,有一个占地仅15平米的主题邮局,被称作世界上最孤独的邮局。

因为这里信号极差且环境扑朔迷离,所以几乎没有游客可以自行穿越沙漠找到它。

但有趣的是,这两年一直有人能收到来自这片沙漠的信件。单是去年12月份,从这里售出的明信片就有2万多张。

为什么这么荒芜的沙漠里会有一个主题邮局?是谁在寄出这些明信片?

看着“沙漠主题邮局”字样的日戳,我十分好奇地去探索了它的故事。

01

荒废35年后

重见世人

沙漠主题邮局位于阿拉善左旗的腾格里沙漠腹地。

说是主题邮局,其实只是一间长5米宽3米的小平房。在总面积4.3万平方公里的沙漠里,它的存在比一粒沙子明显不到哪里去。

要问它在沙漠中已经遗世独立了多久,连周遭的牧民也记不清了。

只知道过去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交通闭塞,唯有依靠这个小小邮局和外界建立联系。

后来,兴许是沙漠越野车的普及,人们有了更多接触外界的方式,这个邮局就在35年前被弃用了。

柠檬是第一个提议要重新启用这个邮局的人。

喜欢写信的她,原来的梦想是开一家解忧杂货铺。因为工作原因,她经常往返于沙漠。当牧民告诉她沙漠里有一间非常破旧的荒废小邮局时,她知道实现梦想的契机来了。

如果可以重启这间邮局,在沙漠深处与外界建立联系,何尝不是个特别的解忧杂货铺呢?

柠檬的同事老孟知道了这事,与她一拍即合。

老孟是陕西人,在沙漠里已经生活了十余年。

看到邮局小屋年久失修,被风吹日晒得破败不堪,老孟和柠檬决定在原址上重建一个新的沙漠主题邮局。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七八个年轻人。

在这里盖一间屋子,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们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运输。沙漠里开车被称作“冲沙”,驾驶难度大,运输成本高。

最初,他们想在内陆搭建完屋子,再整体运进沙漠。

但屋子尺寸太大,车子根本 拉不进去,就算能拉,也很有可能在冲沙过程中就散架了。

他们只好将建材分批运进沙漠,再聘请七八个工人现场施工。

沙漠环境恶劣,他们花了20天才将这个小屋搭建起来。

在屋顶漆LOGO的时候,怕漆干不了,还得根据天气情况来操作,整整漆了3天。

在沙漠里,光是把屋子建起来还不行。要想它不被风沙掩埋,那就要参考中国传统的治沙方法——麦草方格。

没有麦草,他们就选择使用 钙质根管,这是沙漠里直接就能找到的材料。

他们徒步很久,捡齐钙质根管后,整整齐齐地铺在整个屋子周围,达到了防风固沙的效果。

沙漠主题邮局的重建过程,前前后后花了两三个月。

里头不少东西都由老孟亲力亲为完成,包括门外的三个绿色信箱,也是他亲手打出来的。

现在我们看到的沙漠主题邮局,周身是木质结构,屋子正面开了三扇小窗,一般工作人员就坐在小窗内和来客对话。

屋顶覆盖着一块绿色铁皮,四个角都用绳索固定在地面上,以免被大风刮跑。

经过申请和审核,沙漠主题邮局成为了全国邮政系统700多个主题邮局的其中一个 。

02

没有什么是

一封信解决不了的事情

最近在央视报道上海疫情的新闻中,柠檬看到一位上门送菜的志愿者手里正巧拿着一张明信片,一眼就认出:“它是从我们这里寄出的。”

沙漠主题邮局的信件大部分都由柠檬经手,她相当熟悉。

别人都说没有什么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事情,但是在柠檬看来,没有什么是 一封信解决不了的事情。

沙漠主题邮局地理位置荒僻,重建完刚开门的那段时期,几乎没迎来什么客人。

日日风起沙落,它的孤独弥散在这巨大的沙漠中。

很快柠檬就意识到,要想沙漠主题邮局发挥更大的作用,就得开启线上代写代寄业务。

这样一来,希望从沙漠深处寄出信件的人,不用来到现场也能做到了。

这份来自远方的浪漫吸引了很多人,尤其是在出行不便的疫情期间 ,他们认为这是非常特别的心意表达。

有人想要寄给恋人,有人想要寄给自己,也有人想要寄给10年后的孩子。

刚开始,信件量还不多。柠檬会和寄件人沟通当下的心情,状态以及想要体现的风格,用心地帮他们一起构思信件内容,再请字迹漂亮的同事帮忙代写。

去年考研季期间,不少人向沙漠主题邮局倾诉心声,希望收到来自沙漠的鼓励。

柠檬自己曾经考研两年都没有成功,她至今还能记得那个阶段的 崩溃情绪,所以格外能理解这些学生正在经历的不易。

在给他们寄出的信件中,安慰和鼓励之余,她始终提醒:“要保持对生活的热爱。”

“有些事是人的成长过程中必须要经历的,他可能要吃个亏,要受点苦, 要走段弯路。当他在情绪中大哭崩溃的状态里,如果能收到一张来自沙漠深处的手写明信片,那就是我们能给到的 温暖和陪伴。”

这之后,柠檬愈发觉得,沙漠主题邮局拥有一种带给别人内心支持的力量。她决定要办一个沙漠许愿瓶的活动,充分发挥这种力量。

活动公布后,柠檬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几百个愿望,这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

“生而自由,爱而无畏。”

“身体健康,平安喜乐,考研上岸!”

“减肥!搞钱!找对象!当超级厉害的作家!”

……

这些愿望被写进许愿瓶,然后统一挂在沙漠主题邮局内,随风摇曳。

她说,这不仅仅是所谓的仪式感,这是人们给予自己的一个盼头。

最近,柠檬在网上收到了很多来自上海的寄信诉求。

有人以许愿的形式写给自己:“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我们的生活能回归正常”。

也有人写给异地恋的伴侣:“很想你,疫情过后我们就能见面了。”

这些信件和许愿瓶真的有什么用吗?收寄信件的人心中,自有答案。

03

在沙漠绿洲

种40000棵树

老孟待在沙漠主题邮局的时间最长。

重启以来,每年春末他都会住过去,一直到11月才撤离。

在环境恶劣的沙漠里,11月零下10度左右的气候已经很难生活,老孟只有等到来年天气暖了再回来。

老孟的主要工作是维护沙漠主题邮局。但除此之外,他这两年还在有计划地种树。

距离沙漠主题邮局五公里的地方有一片绿洲,那里有很多珍稀鸟类,还有沙狐、刺猬等野生小动物。

由于绿洲面积正在持续缩小,沙漠主题邮局发起了一个种树行动。只要在线上付费认养,就可以拥有一棵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树。

他们计划在这片绿洲种上40000棵沙枣树。相较沙漠中更常见的梭梭树,沙枣树能够长得更高大,营造更好的森林环境。

但同时,沙枣树的种植难度也更大。他们要从180公里外的吉兰泰镇带回树苗,运到沙漠边缘后再用六驱大卡车冲沙送到绿洲。

在沙漠种树很难,养护更难,最大的困难就是浇水。为此,他们需要开车拉水来浇灌,每个月固定浇灌2~3次,养护成本非常高。

今年5月10日前,沙漠主题邮局计划种完已经被认养的10000多棵树。

未来,不管有没有人认养,他们都会继续种下去。

他们说最初做这些事,其实就是为了“治愈”二字。森林治愈沙漠,信件治愈人心。

如今,森林愈绿,信件愈勤。

沙漠主题邮局也许很快将不再孤独。

文、编辑/溜溜

文章中人名为化名

图片来自沙漠邮局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