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3800米直播唱民歌 90后女孩靠打赏收入撑起一个家

“一声呀啦嗦,把我们都带到青藏高原上啦!”藏族姑娘格桑吉的直播间里,常常会出现这样的留言。

每天上午十点,格桑吉都会带上设备,走出家门,打开抖音,开始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海拔3800米的高原上唱起民歌。天冷时,直播间里装着冰川;天暖时,背景就变成绿茵茵的大草地。不变的是西北的天高地阔,穿着藏族服饰高歌的开朗女孩,和直播间里爱听她唱歌的观众们。

格桑吉说,直播两年,自己命运最大的改变是收获了自由。如果没有做出这个选择,她可能像蜜蜂一样劳碌,在某个城市打工谋生;或是做阿爸阿妈眼中听话的女孩,早早回家结婚生子。

现在,从小就爱唱歌却没有条件进行专业学习的她,用一把“野嗓子”唱出原汁原味的高原民歌,在直播间收获了近百万观众。靠着直播打赏的收入,格桑吉得以自力更生,撑起了一个家。阿爸阿妈也终于不必再为青稞收成犯愁,或是为喂羊放羊起早贪黑。

1

2020年5月,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下了一场大雪。当时,格桑吉刚从成都辞掉了餐厅服务员工作,回到家乡重新成了一名“牧羊女”,这是她自出生起的18年里熟悉的生活状态。

对于成长在高原的格桑吉来说,一场大雪往往伴随着不好的消息。格桑吉自小就跟着母亲早起喂羊、放牧、做农活。而在平均海拔超过3000米的贵南高原草场,靠农牧维持生计并不容易。所以格桑吉的父亲一直在外打工,而母亲则在家像“与上天赌博”一样劳作不止。即使如此,一年到头也就只有一两万元收入。赶上雨雪风霜带来的天灾,一个家庭轻而易举就会陷入一整年的困顿:“甚至在记忆中,我从来没见过家里有过今年收成特别好的那种喜悦场景。”

生活苦,但阿妈一直重视对格桑吉的教育,坚持供她读书。希望格桑吉像自己的姑姑一样,能在贵南县城找一份安稳的工作。高中毕业,格桑吉如愿考上了天津的一所大学,这也是她第一次离开草原进入一座大城市。

然而城市生活让格桑吉感到并不自由,“人们就像蜜蜂一样忙碌,找不到归属感”。2018年,格桑吉决定回到家乡。

贵南县的风景始终是格桑吉心里最美的存在,“家乡的风景不需要加任何滤镜,都是最美的”。从小爱唱歌,却没有机会接受专业学习的格桑吉决定,在海拔3800米的家门口,用自己的“野嗓子”在抖音直播唱民歌。

2

2020年5月,格桑吉在抖音上第一次发布了一条自己唱歌的短视频:“大家好!我是青海放羊的,一首关于青海的歌送给大家!”视频里她站在牛粪堆旁,清唱着“美丽的青海,可爱的青海,我的故乡大美青海”。出乎意料的是,这条视频的点赞一下上涨到近4万。

“原来有这么多人喜欢听我唱歌!”格桑吉从小就爱唱,还是班里的文艺委员。但她从没有机会能学唱歌,更没有想过能成为一名唱民歌的主播。没想到,观众们喜欢听她的“野嗓子”,哪怕是清唱。

“在草原上,更应该向大家展示草原歌曲。”唱歌时,格桑吉黑亮的大发辫垂在胸前,她的声音甜美悠扬,手臂随着旋律自如柔美地伸展,身后开阔的天地草原把她映衬得更加生动美好。粉丝称赞她“人美歌甜”,是“最美的格桑花”。格桑吉的直播收入也能稳定在四五百元左右。

为了更好地直播,山上山下,河边和冰面,格桑吉到处找适合直播的场景。她觉得自己唱得不够专业,就在网上寻找唱歌教程,不断练习。每天下午4点到7点,格桑吉开始稳定地每天直播,《康巴情》、《红马鞍》、《康定情歌》,她的歌单持续更新。习惯了高原生活的她,给大家唱《青藏高原》,能轻松地唱出动听的高音,粉丝总说她的声音是“天籁”,“一声呀啦嗦,把我们都带到青藏高原上啦。”

一个月后,格桑吉的直播间观看人数多时会达到十万人。逐渐有了积蓄的格桑吉开始把手机声卡换成电脑声卡,加上配乐,正式成了一名民歌主播。一年多的时间,她拥有了百万粉丝。唱功越来越精进的她,在粉丝的鼓励下,还计划发行一首自己的草原歌曲。“主题可能关于爱情、美景,或者家乡,关键是要能打动人的草原风。”格桑吉说,她未来的目标是要做一个有自己作品的专业歌手,这是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直播打赏获得的收入,也让格桑吉凭一己之力撑起了一个家。她帮家里还清了负债,家里的100多只羊也逐渐卖掉,阿妈不再需要抹黑起来喂草料了。阿妈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她总说:“再也不怕了,有我丫头呢。”格桑吉知道,阿爸总是偷偷地待在直播间,看女儿唱歌。女儿下播了,他就会跟她聊她直播间里有趣的事。

【格桑吉在西宁参加青海绿色发展投资贸易洽谈会时的直播】

格桑吉也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人,县里会邀请她参加贸易洽谈会,她也会欣然加入。格桑吉还在思考如何能用自己小小的影响力,推广当地的农副产品,为自己生长的地方贡献力量:“我深刻地知道,我能变成现在的格桑吉,有这么多人喜欢我,真的是我的家乡带给我的。”

现在,格桑吉觉得自己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直播唱歌时,她常常闭上眼睛,仰着脸,踏着舞步,沉浸其中。

【来源:咸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