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本溪市的这件事,事实依据清楚,为何判决结果却一拖再拖?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法院一直是让我们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的存在。众所周知,我国的法院没有西方国家那种一个案件拖几年的情况发生,毕竟是有审限的制约。可本文中的主人公赵凯却遭遇了这种违背常理的情况,在二审时事实依据和法律条款清楚的情况下,辽宁省本溪市中级法院在长达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里,迟迟不肯下判决书,不给赵凯一个满意的答复,让法律维护他的权益。让人诧异的是,当赵凯去向法官询问进度时,得到的答复却是要请示领导。为何一位中级F院的法官会说出这种有违法律精神以及法治社会的话语,背后是否有隐情?

如果要找出背后的隐情,那就必须从这起案件入手,从事情的起因探寻。2013年,辽宁本溪天富集团老板周国祥与本溪凯华碎石加工有限公司赵凯签定《合作协议》,由其承包经营天富硅业硅矿的3号矿区,承包期限10年,承包费500万元。但在2017年,周国祥隐瞒了将3号矿区承包出去的事实,将硅矿整体转让给了福耀玻璃,并未告知从事承包的赵凯。其后福耀玻璃作为当地政府招商引资大户进驻本溪,并成立了子公司福耀硅砂公司,进入到本属于赵凯的3号矿区进行非法开采。为了进一步稳固其犯罪成果,周国祥找来了时任平山区委书记姜广齐,多次召开公检法现场办公会,明确指出要采取措施将本溪凯华碎石加工有限公司驱逐出矿区,至于其理由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招商引资。据知情人爆料,在办公会召开之前,周国祥曾和姜广齐一起赴美国考察旅游,回国时还闹出了因给姜广齐买的东西太多被海关查扣的丑闻。

有了区书记支持的周国祥便于2019年3月19日在本溪市平山区F院开庭,要求F院判决2013年5月15日和凯华碎石加工有限公司签定的《合作协议》无效,以此让其背信弃义欺压掠夺弱小企业的行为合法化。本以为F院是公平正义的地方,可平山区F院里的某个法官却罔顾事实真相,直接裁决《合作协议》无效。最奇幻的是,在中级F院认为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时,平山区法F居然又做出了部分有效部分无效的判决。

看到发回重审的态度,赵凯认为那里可能是能够维护自己利益的存在。但让赵凯没想到的是,本溪市中级F院第二次受理赵凯上诉后,于2020年8月13日开庭,到目前为止已有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一直不下判决。而赵凯所承包的3号矿也即将到期,是否会拖到2023年,只给赵凯一纸胜诉的判决,承认合同有效,而让他用于承包的资金肥了他人腰包。

布鲁纳曾说,法律带给保护以对抗专断,它给人们以一种安全感和可靠感,并使人们不至于在未来都处于不祥的黑暗之中。我们也坚信相关部门能够给到当事人公平正义的 结果,当事人也期待着事情能够得到有效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