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打工仔”?盘点美企中的那些印度裔CEO

在硅谷,印度CEO越来越多,这绝不是偶然。就在10年前,美国的印度CEO其实还没有那么多,现在明显增加了,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开始招揽印度人。

比如,百事可乐女CEO Indra Nooyi小时候与母亲、妹妹生活在印度马德拉;谷歌CEO Sundar Pichai出生于印度Madurai,正是在他的带领下Chrome崛起;Ajay Banga曾领导万事达10年,今年才跳到General Atlantic。还有花旗前CEO Vikram Pandit,不过他已经辞职。

光是在2021年和2022年,美国指派的印度CEO人数就已经相当于上个10年的总和。请注意,这里不包括第二代印度移民,比如Vimeo CEO Anjali Sud、Workday CEO Aneel Bhushri和Wayfair CEO Niraj Shah。

在印度籍CEO“掌管”的美国企业中,大企业不在少数,科技巨头尤其较多。从IBM、微软,到Alphabet、Twitter,都是印度CEO在执掌。

当然,尽管印度人能成为美国企业的CEO,但企业真正掌权的还是大股东,所以印度人仍然只是美国的“高级打工仔”。

下面就让我们来盘点一下美国知名企业的印度CEO吧:

IBM:Arvind Krishna

Arvind Krishna毕业于印度理工学院,1990年就成为IBM员工,2020年1月30日成为IBM CEO。2019年IBM收购Red Hat,Arvind Krishna为收购立了功。

Alphabet:Sundar Pichai

2015年Sundar Pichai成为Alphabet旗下谷歌公司的CEO,后来又成为Alphabet CEO。Sundar Pichai也是印度理工学院毕业的。

联邦快递:Raj Subramaniam

Raj Subramaniam毕业于印度理工学院,学的是化学工程。他在联邦快递工作30多年,在不同地区扮演过各种角色,于2022年3月9日成为联邦快递总裁兼CEO。

Twitter:Parag Agrawal

2021年11月29日Parag Agrawal取代杰克·多西成为推特CEO,从2017年开始他就担任推特CTO,成为CEO似乎顺理成章。Parag Agrawal毕业于印度理大学。

微软:Satya Nadella

Satya Nadella是在德里和海德拉巴长大的,后来去美国留学。1992年Satya Nadella以工程师身份进入微软,2014年2月4日成为微软CEO。

Adobe:Shantanu Narayen

Shantanu Narayen是在印度海德拉巴长大的,母亲教美国文学,父亲运营一家塑料公司。Shantanu Narayen也是因为留学去了美国,然后留下来。

巴克莱:CS Venkatakrishnan

2021年11月1日巴克莱指派CS Venkatakrishnan担任CEO。CS Venkatakrishnan毕业于MTI,曾在JPMorgan工作20年,2016年加入巴克莱。之前巴克莱还没有聘请过有色人种担任CEO。

VMware:Rangarajan Raghuram

VMware是一家云计算公司,Rangarajan Raghuram曾是公司产品云服务执行副总裁兼COO,2021年1月1日成为CEO。Rangarajan Raghuram于2003年加入VMware。

Match:Shar Dubey

Shar Dubey的全名是Sharmistha Dubey,她于2020年3月1日由总裁升任CEO。Match公司估值400亿美元。Shar Dubey之前曾担任过婚恋交友平台Tinder的COO,后来该公司被Match收购。

Gap:Sonia Syngal

2014年Sonia Syngal加入Gap,她出生于印度,在加拿大接受过教育,2020年3月13日成为Gap CEO。在此之前她曾领导过Old Navy很多年,该公司归Gap所有。

WeWork:Sandeep Mathrani

Sandeep Mathrani并没有陪伴WeWork长大,他算是空降高管。2020年2月18日成为WeWork CEO。

Panera Bread:Niren Chaudhary

Niren Chaudhary曾是甜甜圈连锁企业Krispy Kreme的COO,2019年5月13日加入帕纳拉面包公司(Panera Bread),后成为CEO。在此之前他曾在Yum! Brands印度及美国子公司工作23年,这家公司是肯德基和Taco Bell的母公司。

Flex:Revathi Advaithi

Flex生产很多东西,包括吹风机和Mac。2019年2月11日Revathi Advaithi成为Flex CEO。他曾在印度博拉理工学院(BITS)求学。

美光:Sanjay Mehrotra

Sanjay Mehrotra出生于印度,求学于博拉理工学院(BITS),后来又留学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1998年Sanjay Mehrotra与他人合作创建SanDisk,2011年成为SanDisk总裁兼CEO,直到2016年公司被西数收购。2017年4月27日Sanjay Mehrotra离开西数,跳到美光,担任总裁兼CEO。

NetApp:George Kurian

George Kurian出生于印度,2011年加入数据存储及数据管理公司NetApp,2015年6月1日成为CEO。George Kurian的双胞胎兄弟是谷歌云计算(Google Cloud)CEO。

德勤:Punit Renjen

2015年5月31日Punit Renjen成为德勤CEO,他生于印度,拿到奖学金后前往美国威拉姆特大学(Willamette University)求学,后来再也没有回去。四大律师行之前还没有聘请过亚洲人担任CEO,Punit Renjen是第一个,他的母亲留在印度老家,没有去美国。

争鸣:印度人真的成为美国CEO热门人选吗?

上个月,《印度时报》曾刊文讨论印度人担任美国CEO的问题,让我们摘录文章的一些观点:

并非前往西方的印度人每一个都是天才,也不是每一个都奔着C职位去的。最开始时有很多也不是为了学习,甚至不是为了学习STEM或者进商学院(这两类毕业生更容易成为CEO)。许多留学的人名为留学,实际是为了移民。即使是这些学生和专业人才,许多也进了其它领域,成为默默无闻的工作者。有一些人陷入职业困境,连中层也做不到,有些干脆选择回国。

当然的确有一些印度人才在美国取得成功,但这种成功有被夸大、被神化的迹象,比如有人声称《财富》500强有30%聘请了印度人当CEO。即使只有5%的企业聘请印度人当CEO(也就是有25位印度人担任500强CEO,这一数字比较接近现实),不过这也是相当成功的,因为印度裔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

Boardroom Insiders在2020年的分析报告显示,《财富》500强企业有56位CEO是移民,占11%。这56位CEO来自28个国家,当中印度10位,意大利4位,英国3位,中国台湾3位,阿根廷3位,巴西3位。

印度向西方输送了优秀人才。数字是很重要的,印度给西方提供了大量人才,最明显的是美国,加拿大正在追赶。中国输送的人才也很多,仅次于印度。与中国不同的是印度学生掌握英语更好,也更习惯英语环境。

印度理工学院(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为美国培养了不少人才。很多在美国成为CEO的印度人毕业于印度理工学院,在印度这所大学的录取率不到2%。大多印裔美国CEO出生于中产家族,父母很多在政府部门工作,甚至在军队任职。

结语

最近美国政府公开宣称要争抢俄罗斯人才,由此可见,美国争抢人才可以说是国策。为什么韩国人、日本人在美国企业成为C-level领导的人几乎没有?为什么美国企业愿意聘请中国台湾而非大陆的人才担任CEO?为什么新加坡人也没有?为什么印度人能让美国放心?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们无法找到答案。请各自畅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