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证券陈绍兴:稳增长背景下银行板块怎么看?

银行板块年报和一季报表现如何?一季度贷款投放有哪些亮点,在稳增长的环境下,银行板块是否值得投资?兴业证券银行首席分析师陈绍兴带来稳增长背景下银行板块怎么投?以下是嘉宾部分观点,扫码即可回看全部会议内容!

扫码回看完整会议

01

银行板块年报和一季报有哪些亮点

一些小的城商行和农商行的规模增长包括利润增速会更快一些。股份制银行里面龙头的一些银行总体增速也会更靓丽一些。大行实际上虽然说规模体量比较庞大,但去年仍然还是实现了一个非常快速的增长,这是从总的盈利增长的情况。

如果说看最新的一季度的经营情况,最近刚刚披露完成了一季报的一些报表。可以看到今年以来,实际上银行的板块行情,内部还是有一定的分化的包括像区域性的一些城商行,特别是江浙的区域,成渝区域的这些城商行、农商行,总体上基本面会更为强劲一些。体现到我们看到的一季报,营收和利润增速也会更快。

另外从大行的角度来看仍然还是实现了非常稳健的增长,但是它的增速中枢逐步回落到一个相对比较合理的增速中枢。我们看到像四大行可能总体增长的增速可能是在6-8的区间之内,其他的一些城商行仍然还是实现非常快的增长。我们看到像江浙区域的、包括成渝区域的这些银行,仍然还是实现了20%以上,甚至30%左右的利润增速,这些都是非常靓丽的业绩表现。

背后的原因刚才其实也提到了,因为今年总体上在稳增长背景底下,我们看到特别是这些对公业务比较强势的这些银行,因为有一些基建,包括其他的一些对公类别的贷款,有一个非常好的投放。所以总体上在一季度,它实现了一个非常快速的规模增长。这是银行在盈利增长阶段非常直接、非常有效的压舱石,是规模增长驱动因素,是能够为总体营收的增长奠定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我们也知道,营收的增长其实除了量,规模的角度,可能也会去关注价格息差角度。今年以来实际上确实有一些价格层面,还是有些波动的。一方面也是延续了去年以来,总体上贷款供需结构相对来说格局偏弱的市场环境,所以体现出来的结果就是银行现在这个阶段量跑得比较多,但是相对在价格上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让步,在息差层面,它表现可能不是特别理想。

所以我们看一季报,特点就是量增长得非常多,同比增速很多银行整体的增长还是比较快的,但是价格方面可能会有一定的下降幅度。我们看到的结果就是总体在利息收入环节,可能没有像规模增速快。但是一季度同时也是一个利率环境相对比较低的时间点,我们看到除了利息收入以外,其他的像债券的一些投资收益,应该说总体上表现也是非常亮眼的。很多银行在一季度也是实现了投资收益率非常快的增长。这些结合起来看,都给银行提供了非常好的营收增长的环境。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手续费方面今年可能总体上表现相对来说比大家预想的要偏弱一些。这跟今年一季度以来,总体上股市有一定程度的调整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们知道银行的手续费里面,有一部分其实是来自于跟市场相关的这些基金,包括一些其他产品的代销。总体权益市场调整的背景底下,相应的这部分收入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结合起来看,这三部分的收入在银行的总体表现来看,我们觉得一季度的营收还是非常稳健增长的。

另外一个增长的驱动因素,或者说我们去看成本端,实际上资产质量,包括减值计提这方面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看到在2020年,相对来说银行是加大了拨备计提的力度,包括核销的力度。所以2020年我们看到总体业绩的波动性,或者说弹性的幅度是比较大的。去年,随着总体经济的逐步企稳回升,我们看到贷款的资产质量是在逐步向好的。虽然从结构上来看,有一部分的房地产贷款不良在上升,但是我们看到银行总体不良的大盘子,它的不良是在改善的。所以今年还是仍然延续这样的趋势,就是总的资产质量还是处在持续改善的趋势里面。

我们在一季度看到在成本端,计提的减值方面,实际上仍然还是保持了一个比较节约的力度,这方面也是给利润增长起到了一个利润反哺的作用。所以从营收端和从成本端两方面结合来看,一季度我们看到盈利的组合,营收端有一个非常稳健的增长,可能有个别银行实现10几、20的营收增速,利润增速会比营收的表现更突出、更亮眼一些。这背后主要还是因为这些银行它在总体风控,包括资产质量的管控上面做得更到位,体现出来的结果就是在盈利的增长上面,仍然延续了去年四季度以来非常快速的增长。这是从年报和一季报总体的情况来看,是这样一个大的方向。

简单总结一下,规模层面,今年在稳增长背景底下,有对公优势的,特别是基建的一些项目资源基础比较好的银行,实现了一个非常靓丽、非常好的增长,也驱动了营收持续的扩张。另外一个就是从成本端来看,受益于资产质量总体稳健的平稳,或者说仍然还处在改善趋势的背景底下,在盈利的能力释放上面,银行还是保持着非常强劲的盈利释放的空间。大致上从一季报的情况来看,主要是有这些点。

02

一季度贷款投放有哪些亮点

应该说大家非常关注开年以来稳增长这个阶段,银行总体在贷款投放领域的一些投放特点。实际上我们看到,每个月度人民银行会披露社融和信贷的一些数据,也有一些月度的信贷收支表,也会去披露这方面的一些情况。

最近来看,人民银行也披露了从一季度总体金融机构的一些贷款投向的统计报告。在报告里面,相对来说对于银行的投向做了更为细致的一些分析和描述。从投放的情况来看,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国家的金融体系,银行还是作为间接融资的方式,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主要的方式。从总量上来看,一季度末,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口径余额大概是200万亿出头,201万亿的规模。增速仍然还是保持一个相对比较快的增长,增速大概是11.4的同比增速。从年初到现在,总体增长的量上面,也是保持比较快的增长。今年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达到了8.34万亿。同比去年来看,总量上也是有一个小幅多增的,大概多增是在6600亿左右的规模。

从结构上来看,实际上今年有一定的特点。一是今年总体上一方面是因为季节性的因素,因为一季度我们知道银行贷款投放是以对公为主,今年一季度仍然也是延续了这个特征。我们看到新增贷款主要还是由对公贷款来支撑,零售贷款这方面,相对来说投放的量,包括新增的量是偏弱的态势。从具体的一些数字来看,比如说一季度,我们看到企业的贷款大概是增了7.25万亿,同比去年同期多增了接近1.7万亿的量。这个结构和同比量应该说是比较显著的。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零售的角度来看,它新增的量会更少一些,同比是少增的态势。这可能也部分反映出年初以来,一是受疫情的一些影响,零售的这些需求,消费类信贷,包括按揭的需求总体是相对比较弱的环境下,也导致了贷款投放的结构,我们可以看到相对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对公强,零售弱。

对公我们进一步去看它的期限来看,实际上对公量虽然多,但是它仍然还是有一些结构上的特点。反映出来就是这种短期的贷款,包括一些票据的贴现,这种类别的贷款会比较多。这也就是我们平时在分析每个月贷款的结构,或者说去了解银行贷款,进而去分析实体经济强弱的一个重要指标,我们很关注中长期限的贷款占比或者说结构。

从今年来看,呈现的特征就是对公这边量增,但是结构相对来说是比较差强人意的。反映出来的就是刚才提到的短期贷款,包括票据类别的一季度增量是比较多的。一季度大概是增加了3.2万亿规模,同比去年也是多增了接近2.3万亿。所以从结构上来看,应该说短贷和票据贴现是占据了今年新增的主力位置,也是多增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驱动因素。

中长期贷款今年大概增了不到4万亿同比去年的一季度同期,增量上面要少了5000亿左右。所以从数字的角度来看,我们看到结构上,确实这种中长期的贷款相对来说是少一些的。这可能也是从年初以来,市场总体觉得在稳增长背景底下,政策层面确实在逐步的发力。但实体融资的需求,应该说也还是在逐步释放,逐步刺激的过程中。后续在这样相对偏弱的融资结构或者环境底下,可能仍然对于后续政策层面的一些逐步发力,包括稳字上的发力还是有非常高的期待的。这是从短贷和中长贷的角度来看

03

稳增长阶段银行贷款方向

实际上除了像普惠、像绿色,包括房地产贷款这些领域,我们跟踪下来,发现一季度贷款投放刚才其实也提到了,今年以来这些对公业务比较好的,特别是大一些的对公项目基础比较好的银行,呈现出来的特点就是总体贷款的需求也比较不错,贷款投放的量也比较好。背后更多的还是在于今年相对来说,在稳增长背景底下,基建发力的力度比往年有一定程度的提升。我们也梳理了一下各地、各省市今年初以来,对于重大项目的一些开工进展,包括计划的量都比去年有不同程度的提升。所以这反映到年初在贷款的投放上面,它会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基建相关的这些大的对公贷款,它的量和比例是比较多的。

如果说我们去看人民银行公布的信贷收支表,我们去拆分投放主体,可以发现四大行,包括六大行,七大行在内,它们总体一季度贷款投放是比去年要明显多增的。中小型银行可能相对来说贷款的投放力度会弱一些。我们知道像股份制银行,因为之前可能投放的比较多的像房地产,包括一些平台类的贷款。今年可能总体在需求层面相对来说比较弱的背景下,它们的投放力度会弱一些。中小行像城商和农商,有一定程度的分化。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国家城商行有一百多家,农商行有非常多,还有数目庞大的一些村镇银行,这些中小型的银行。因为区域的原因,因为本身业务特征的原因,它们经营的状况是有很大程度分化的。所以在区域层面,或者说业务特征层面,就会体现出来很大的差异。

从上市的银行来看,我们跟踪的很多上市的一些城商行和农商行,因为所处的区域,包括区域的经济总量,或者增长的趋势都比较好。所以一季度呈现出来的特征就是贷款的投放方面是非常不错的,背后也还是基于我刚才提到的,区域经济比较好,相应的在基建发力的程度会更早、更前置的去发力。所以在一季度,包括可能延续到现在的四、五月份,仍然还是会有比较大力度的一些对公的,特别是基建相关的一些贷款投放。这可能是今年以来,贷款投放量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支撑。这是我们认为可能今年初以来,总体上相对来说偏对公、偏基建的这些城商行和农商行,表现比较靠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后续来看,随着从季节性的角度来看,随着进入二季度、三季度,传统意义上来看,会慢慢进入到零售贷款,包括一些普惠个人经营贷款投放的季节,或者说一个时间点。但是今年相对来说又有一定特殊的原因,包括疫情的一些影响,可能全国各地都有一些散发的状况。所以可能部分上会抑制了零售贷款的复苏需求,这也是我们后面需要持续跟踪和观察的一个重要的点。

从今年政策的面来看,一方面是刚才提到的,年初以来已经有比较多的基建相关的贷款投放。我们看到像配套的这种专项债的发行,因为今年的力度和幅度,包括节奏上面也是比较前置的。所以这些都比较利好于后续各地的基建或者一些重大的项目贷款的持续推进和落地。这可能也是银行在这个阶段,仍然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本盘和压舱石,主要是这方面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