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撬动”知网第一人:知网曾两次登门道歉,我不希望他们垮掉

极目新闻记者 李碗容

5月13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前期核查,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这一事冲上热搜,引得多方关注。5月14日,作为“撬动”知网第一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赵德馨教授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知网曾于2022年1月29日和5月12日,两次上门和其沟通,表达歉意。他也对知网整改提出了许多建议。

赵德馨

“他们来了两次,第一次是春节的时候。”赵德馨教授介绍,2022年1月29日,知网湖北站工作人员第一次前往他的家中进行交流。“我不希望知网垮掉,我对他们提的是善意的建议,希望他们把知网办好。”赵德馨说。

如何办好知网,在首次交流中,赵德馨给知网提了六条建议。第一,他希望知网落实此前发布的《关于“赵德馨教授起诉中国知网获赔”相关问题的说明》的相关内容,要按承诺内容进行整改。5月12日,知网工作人员再次上门与其沟通时,赵德馨告诉知网,其此前落实的措施不是很有力。

第二,希望按照国家保护知识产权的政策来办事,这有利于创新战略的落实。“国家保护知识产权的政策是全面的,我希望他们认真学习,按照这个政策来办事。保护知识产权,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是前提。”赵德馨说。

其三,知网要做有利于学术交流,促进学术繁荣的事。“知网下架文章的行为,这个事情是做得很不好。知网这个平台的任务就是要促进学术交流,是个交流平台。”赵德馨说。

其四,希望知网尊重知识的创造者和使用者,不要把他们当成利润的源泉,要成为他们的朋友。“尊重知识,既要尊重知识的创造者,还要尊重知识的使用者。现在知网是两头赚钱,创造者这边不给钱,使用者那边收钱。”赵德馨说,“天下苦知网久已,就不是朋友了。”

5月12日,在和知网的第二次交流中,赵德馨对知网下调硕士、博士学位论文下载价格的事情给予点赞,称这是其对知识分子友好的态度。“它一降价,我们学校的研究生首先就给我发短信,‘赵老师,这是你给我们谋的福利啊!’”赵德馨开心地和极目新闻记者分享。目前,作者下载自己文章,知网不再收费,这一点赵德馨表示认同。他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有不少学术领域的学者告诉自己,他们在知网下载这些文章不再收费了。“他们这些都是落实得不错的地方,别人做得好的,我们也是要认可。”赵德馨说。

第五,希望知网的举办者保持知识分子的本色,而不要异化。“办知网的也是知识分子,创作者也是知识分子,使用的也是知识分子,是同一个群体。但是,现在知网两头赚钱,把两头变成利润的来源。最终导致知网异化了。”赵德馨介绍。5月12日,知网登门时,赵德馨向其提出了这个建议。

其六,赵德馨和知网沟通了他和他的学生苏少之以及妻子周秀鸾文章下架问题。“我跟知网说过,这样的行为损害了签约方和使用者的利益,要及时整改。要他们恢复我们文章的上架。”赵德馨解释,许多高校购买了知网的数据库,专家学者发布文章到数据库里,文章被下架后,学校的学生们就看不到了。这既损害了签约方(图书馆)的利益,也损害了学生们的利益。5月12日,知网工作人员再次登门时,他们也表示,希望尽快让我们的论文重新上架。

赵德馨手写的提的建议

除了以上六点建议,赵德馨提出了一个总的建议,希望政府部门改革有关管理学术平台的政策和制度,不要促成一家独大,多培养几家学术平台,进行良性竞争。“总的原则是,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规律进行建设和监管。”赵德馨说。具体来讲,对知识的创作者来说,若引用他的文章时,要给他一定的报酬。对知识的使用者来说,若你使用他人的东西,要付出一定的报酬。知网在中间可以收一些成本费,还可以有一点利润。但是收取的是合法利润,不能像现在有这么高的暴利。

2021年年底,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赵德馨教授因为起诉“中国知网”擅自收录其100多篇论文,累计获赔70多万元,引发舆论广泛关注。赵德馨是中国经济史界著名学者,曾获评“荆楚社科名家”荣誉称号。在他之后,陆续有专家学者效仿他的的做法,将知网告上法庭,维护自己的著作权。

采访之余,赵德馨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和知网快2年的维权之路,自己一直处于喜悦之中,其中也有些辛苦。“我一生都很认真,无论是对待学术还是生活,知网维权这件事情也是如此。最初,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但是现在理解的人越来越多。虽然维权很辛苦,但是很值得。”赵德馨说。

目前已经90岁的他,在维权之余,还在进行学术创作,每天工作四小时左右。他向极目新闻记者展示了2022年即将出版的8本著作目录,如《经济史学理论与历史》、《楚国的货币(增订本)》等。

赵德馨近年来出书的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