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攻重庆拿下蒋介石,日军最具野心的计划,为何被裕仁天皇叫停?

就在1942年,也就在偷袭珍珠港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日军向南迅速占领了赤道以南的新几内亚以及所罗门群岛;向西进入印度洋,不但登陆东南亚进攻印度和锡兰,并且使得英国在东亚部署的舰队全部撤回到了非洲东海岸地区;日本海、陆军更是直接北上占据了美国的阿留申群岛的阿图岛和斯基卡岛。

这一系列的胜利对于日本来说是历史上对外扩张最辉煌的时刻,当时的日本政府处于极度狂热的状态,整个军方都相信日军足以踏平整个太平洋战区,他们希望可以通过一场正面较量直接冲垮中国的国民政府,想要以最短的时间来结束中日战争。

而这个极具野心的计划便是“五号作战计划”,可是最终还没有实施就被天皇叫停,那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本期视频就带大家一起来了解一下。

要知道日本之所以要发动太平洋战争,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要通过对英美的宣战,来解除中国政府寻求外援的机会,进而可以让中国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毕竟当时日本大本营就对侵华日军做出了指示:在攻取南方重要城市的同时,还必须要快速解决占领的问题。

而且在太平洋战争刚开始的3个月时间里,日本大本营将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英美身上,对侵华日军的要求就是保持现有态势,通过封锁作战等方式尽可能摧毁中国军民的抵抗力,并且要尽最大努力做到自给自足,在占领区获得充足的资源补给。

此外还需要占领缅甸切断中国与国际援助的唯一线路。从这些都能看出,当时的日军主要就是确保占领区稳定的同时尽可能为太平洋战争提供帮助。

由于日军在太平洋战争的初期顺风顺水,便开始准备对华采取下一步的战略进攻,在1942年2月20号,日本大本营陆续接到了驻华部队的申请,其中就包括在夏秋季节对长沙、常德发起进攻和向西进军西安的作战意图,以此来尽可能消灭国民党主力部队,并且对重庆构成包夹之势以向蒋介石施加压力。

日本参谋本部在这个基础上开始制定第二阶段的军事部署,参谋总长杉山元认为日本陆军目前应该将打通印度、西亚同德国相互策应作为主要目的,于五月底占领缅甸,六月后便协同海军直插斐济作战,驻华部队应该在秋季之后单独完成对中国问题的快速解决。

此外,杉山元还进一步指出应该从其他战场抽调部队和驻华部队一起完成一场大规模会战,毕其功于一役直接解决掉国民党中央军,或者占据有利地形,从而迫使重庆政权接受谈判,进而通过分裂瓦解的办法弱化其作战部队,达到重庆政权失去领导地位的最终作战目标。

这个想法被称作为“四川作战”,并在当年的5月16日被日本大本营陆军部所采纳准备实施,随后参谋次长田边盛武前往南京和中国派遣军司令官田俊六进行了磋商,指出日本目前在太平洋战争之后想通过“南方作战”收获战果,集中主力军团以华北和华中作为突破口向四川方向展开攻击,然后回击重庆,从而一举解决掉中日战争的战略计划,无论今后形式如何变化,日军都会尽全部的力量来加速解决中国问题。

田边盛武还告诉官田俊六,现在日本大本营已经决定要在1942年9月之后向西安发动攻势,动用近乎五个师团的兵力突破天险黄河,歼灭一直守卫在关中地区的中国军队主力,然后占领西安和宝鸡,以此来获得从北边直插四川腹地的出击点。

1943年春季过后,日军将全面发动四川攻势,准备启用八个师团的兵力从西安方向直取四川腹地,然后再以三个师团从宜昌方向进攻重庆,如此一来便可以彻底捣毁国民政府,提前结束掉战争,并且命令驻华日军开始着手准备相关事宜。

这个计划后来被日本参谋本部称作是“五号计划”,整个作战将分为两个部分展开,日军兵分三路,分别从渭水、汉江以及长江溯江而上,最终攻占重庆。

第一个阶段的作战从1943年春季开始,由第五方面军于山西强行突破封锁横渡黄河。第一方面军和第七方面军则是沿着渭河向北运动,以发动对西安的进攻,两军交汇攻占西安后便一起进军宝鸡。一部从延安东北和以东的地区,西渡黄河,和渭河以北的日军第七方面军协同拿下延安。然后第一方面军的主力部队从宝鸡进发至凤县、汉中一带,用来切断经由徽县、文县通往西北要地兰州、新疆的交通枢纽;另一部则从蓝田、西安和郿县,向南进发越过秦岭后抵达汉江上游,在和汉中的主力部队会合之后,直取四川北部的门户广元,以此来打通日军进入四川腹地的通道。

第二十八军从河南开封进攻老河口一带,然后顺汉江向西进发抵达安康地区。分路越过大巴山之后,直抵四川北部的达县等地。第十一军从湖北宜昌启程,顺着长江两岸向西开始推进,直至占领四川东部的万县等地。如此一来,日军便部署在了广元、达县以及万县等地,从川北、川东北和川东三个方面形成了对成都和重庆的包夹姿态,经上述地区修整一个月之后,再发动最后的攻势。第二个阶段的作战便是直接攻占成都、重庆。

进入四川境内的日军部队,由第五方面军全权指挥。第一方面军从广元向南开进,经绵阳进入成都境内,第二十八军从达县方向往西南开进,以策应第一方面军攻占成都,第十一军主力部队则从长江以南的恩施、黔江、彭水、武隆、南川等地,其余部队则是从长江以北的万县向西安推进,两厢合并进攻直取重庆。

但是根据日本大本营的最终核算,要想彻底实现这一作战任务,那么就需要至少16个师团和2两个混成旅团的陆军部队再加上2个飞行师团作为空中支援的巨大兵力,这样大规模的会战将会超过之前日军所发动的任何一场战争。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日军陆军部必须要从日本本土、东南亚地区以及中国东北和朝鲜向中国腹地增兵36万之多。

除了向中国腹地增派部队之外,日军还需要有源源不断的后勤物质保障,其中就包括船舶10万吨、钢铁5万吨、汽油5万吨,但是按照当时日本的国力来说要想支撑起这样一场战争根本就是不太现实的。因此,这个方案出来之后,包括日本海军、关东军等方面的都表示坚决的反对,而日军参谋本部在得到消极反馈后也对此有所怀疑,毕竟这样的大决战几乎就是将日军作战的全部能力赌上去,一旦失败将会导致日本前期所有的优势全被推倒。

可是好战的东条英机却对“五号计划”有着近乎疯狂的执念,在他看来要想获得大东亚战争的最终胜利果实,那么解决中国问题就是当务之急,不然根本没有办法从东亚抽身出来,那么太平洋战场的初步胜利就等于是白费了。

于是在9月4日,杉山元正式对驻华部队司令部下达了关于“五号计划”的全部作战指令,驻华部队司令部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开始对即将展开的大规模会战进行前期侦察行动,他们通过特务机关对四川的情报进行详细筛查,甚至派出很多特务前往四川。

随后驻华司令部组织作战参谋乘坐飞机对进攻路线以及四川省内的地形进行细致的空中侦察,并且以最快的速度编训山岳大队,准备在进攻四川的时候担任先头部队,同时日本大本营也开始秘密调集大量的物质运往中国。

日军的一举一动都让重庆政府的神经紧绷,其实蒋介石也明白中日之间终究会有一场决战,但是却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突然,不过他在获得日军准备进攻四川的情报之后,也立刻召集军事委员会商讨对策,随后命令西安胡宗南所在的第八战区,务必要加强黄河沿岸的布防以及陕南地区的防御,命令湖北老河口李宗仁所在的第五战区,必须对武当山以东地区严加守卫,尤其是入川、入陕的交通要道要死死守住,命令湖北恩施陈诚所在的第六战区,尽全部努力要保住长江及其南北两岸的各个要地,以此来扼守住川东地区的门户。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太平洋战场的形势急转直下,1942年6月,日本海军在中途岛海战中损失惨重,失去了在太平洋战场上的主动权,日军大本营不但无法从太平洋战场上抽调兵力用来增援驻华部队,反倒是需要从中国战场抽调大量的兵力奔赴太平洋战场,左右开弓的日军在这个时候陷入了两难的地步。

由于兵力相形见绌的缘故,使得日军参谋本部策划的“五号计划”也就此化作泡影,可是陆军中仍然还有一些人不死心,他们认为只要倾尽全力实现“五号计划”,那么即便是太平洋战场上的劣势也能得出解决,如果放弃这个计划,那么就意味着日本还将维持双线作战的尴尬局面,但最终直接被裕仁天皇叫停,并且命令将“五号计划”封存起来不可启用。

其实天皇之所以要叫停“五号计划”,主要原因就是从当时日军在中国的战略态势来看,这份计划无疑是一场极端冒险的行动,第一就是日军的大量兵力已经被中国军民的坚持抗战给牢牢牵制住了,而且蒋介石手下的第五战区、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足足有100个师的兵力,即便是日军发动突袭也能够坚挺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就足以让美军在太平洋战场继续扩大战果了。

第二就是日军当时已经是多线作战的状态,而“五号计划”又需要十分庞大的物质供给,这对于当时的日本政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压力,要知道当时的日本国内早就已经物质匮乏了,如果再发动这样一场大规模会战,那么很可能会引发更多的问题。

第三就是日本陆海军在下一步扩张的战略重点上发生了分歧,海军希望能够在太平洋战场投入更大的兵力,但是陆军则坚持认为必须以重庆作为中心向西推进,双方相互掣肘使得日军内部矛盾激化。正是因为这一系列原因,迫使“五号计划”最终流产,而想要进攻重庆也成为了日本军国主义者可望而可不及的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