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那曲县:种活一棵悬赏30万、为树修建玻璃房,如今怎样了?

我国幅员辽阔,国土面积巨大,各地区地形、气候不尽相同,地况复杂多变。加上有一些地区由于海拔因素的限制,形成了十分独特的地形地貌。

西藏,是我国最大的一块“净土”,在我国所有行政区中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不少地区因为海拔高而终年积雪,氧气稀薄,动植物很难生存。

而我们今天要介绍的,是曾经西藏自治区内唯一一个没有树的地级行政单位——那曲县。

那曲县为什么没有树?即便是当地政府鼓励人们在这里积极种树,甚至还开出了种活一棵树30万的奖金,到现在也依然没有人拿到这笔钱,这又是为什么呢?

那曲

独特的气候和地理环境造就的“不毛之地”

不熟悉我国地理的朋友,肯定会对那曲这个地名非常陌生,只会凭刻板印象感觉整个西藏都是“高寒”的存在。其实,西藏自治区幅员辽阔,其大部分土地都位于青藏高原的腹地,海拔高是共性。

由于人口稀少、自然条件十分不宜居住,这里的环境受到人类工业文明进程的打扰程度较轻,即便是有人居住的地方,生活方式也都是较为粗放的原始形态,动物的数量远远多于人类,这也是我们一直把西藏称作“净土”的原因。

但那曲县这块净土,干净得有点过分,因为它干净到别说是工业文明了,连棵树都没有!

那曲

那曲市是西藏自治区的地级市,位于西藏北部的青藏高原腹地,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相隔昆仑山脉接壤,与青海省交界处为青藏高原中心。那曲地区是怒江、拉萨河、易贡藏布等大江大河的源头所在地。

截至2020年6月,那曲市下辖1个区、10个县,常住人口50.48万,人口构成由藏民为主,总面积约43万平方公里。

43万平方公里是什么概念呢?比我国东部三个经济强省山东(15.8万)、江苏(10.7万)和浙江(10.6万)加起来还要大,是我国第一大岛屿台湾岛面积的10倍。经过调整后的那曲地区作为地级市行政单位,是全国面积最大的地级市。

那曲市的中心区域即那曲县,面积1.6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年平均气温2摄氏度,氧气稀薄,冻土层厚,终年积雪。寒冷的地方都很干旱,就算有水资源也是山顶的积雪和难以开采的地下水资源,整体气候十分干燥。

有穿越过藏区的“驴友”们说,那里海拔高导致缺氧,其氧气浓度只有平原地区的一半水平。

那曲

且昼夜温差极大,晚上的气温经常会降到零下40度,反复的温差导致土地以冻土为主,新枝木质化成都较低,导致了当年生的新枝被生理抽干、冻害现象十分严重。

根据当地的气候数据,那曲县每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刮风,而且是那种非常凛冽的寒风,风速极快,彻骨寒冷。这意味着树木即便在这里扎了根,也会因为温度过低或者汲取不到水分而死亡。

在那曲县居住的村民,当然比任何人都希望能够改善这里的生态环境。可是,上述极其恶劣的生态环境,导致那曲县成为了一片“不毛之地”。大株树木无法存活,只有一些耐寒能力极强的野草得以存活下来。

自然界毕竟有其特定的生存法则,而在西藏,人们对于自然的崇拜就更多一些。以至于很多藏民都觉得,这里根本无法种树,任何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

那曲

为鼓励种树的30万奖金竟花落无门

在那曲县的地方志里记录着,“中国唯一一个没有树木的城市”,可想而知这里环境的特殊性和恶劣性。

要想富先修路。当年修建青藏铁路的时候,铁路工人在没有树木的环境下,将木材和铁轨一车一车拉过来,累了的时候甚至没有个扶手的地方,可想而知环境究竟有多么恶劣。

那曲地区的行政区划调整之后,当地政府把改善生态环境定位为那曲县的首要发展任务。

改善生态环境,意味着要在这样的高寒地区种植树木,防风固土、涵养水土。也就是说,要在那曲这个全国唯一没有树的城市里种树。

其实早在当初修建青藏铁路以及川藏公路的时候,负责修建任务的部队首长已经给战士们下达了任务:每种一棵树并成功扎根活过2年,就给记个人三等功一次。

青藏铁路

在这样的“悬赏”之下,战士们纷纷选择了响应国家号召,努力寻求种树的方法。然而,由于气候原因,根本没有多少树能活下来,绝大多数的树苗没等到第二年发芽就已经被冻死了,或者是因为汲取不到水分而渴死了。

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那曲县政府。为了提升当地人民的绿化积极性,在西藏自治区党委和政府的支持下,那曲县政府发布了一条政策:种植一棵树成功,奖励10万元,军人则记三等功。

而种树成功的奖励,也一路从最初的10万翻了三倍,达到了30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30万不是一笔小数目了。然而,这30万却没有人能领得到。

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种树者对树苗的选择可以说是十分严格、精挑细选。

早在九十年代初期就已经有人开始在这里种树,林业技术人员在当地农牧局院内建立了那曲的第一处植树试验基地,面积2亩。

战士在植树

技术人员从与那曲地区相邻的阿里地区,树木种类繁多,那曲县政府从阿里引入了一些树苗来试种,种类有胡杨、班公柳、高山柳等,还有一些云山、北京杨,用来试验该地区的种树成果,然而收效一般。

当地的林业部门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比如在树坑底下塞棉被以缓冲冻土层、填满沙土以隔绝温度,但这样的方法只能是隔靴搔痒,隔绝后树根的生长无法吸取到土壤中的水分,树木的存活率依然非常低。

当时唯一一棵能够在这里发芽的树,是一名叫做李军的战士种下的。

那是在1995年,这名战士选择了一棵较为耐寒的树种,将其种在地里,他所在的部队还派了专人来保护,甚至还为这棵树修建了玻璃房子,以免其遭受极端天气的影响。

修筑的玻璃房

然而,树木只是第一年抽了芽,第二年便枯萎了。

所以说,奖金没拿到并不代表这里真的没有树可以种,或者从一开始就种不活,而是树木需要在此扎根、成长、发芽,这个过程在那曲县严酷的生态环境下是很难实现的。

直到今天,驻扎在那曲的解放军边防部队,依然在和当地居民一同努力着,希望能给那曲县多添一抹绿色。

解放军战士在植树

高海拔科技种树的创新尝试

关于那曲地区是否适宜种树,多年来有关部门一直在讨论。目前得出的总体结论是,虽然这里千百年来始终没有本地树种,但植树造林能够最大限度防止土地沙化、水土流失,提升当地物种多样性。

而对于植被稀疏的西藏来说,植树造林的意义更为重大。

植树造林,又不只是简单挖个坑、埋下树苗这么简单,那曲县一直以来都被看做是“不毛之地”。在这里种树的人们,绝不仅仅是希望得到那30万的奖金,更重要的是,保护那曲脆弱的生态环境。

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对于那曲县的生态保护工作极为重视,根据党中央的指示,那曲地区党委政府强调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当地的生态环境。

那曲

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只要真想做,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2008年开始,那曲林业局尝试加大资金投入,从全国各地请来林业专家,提升种植技术,不断改变方法,试图打破那曲地区树木不成活的历史。

科研人员发现了一个问题:此前人们的植树行为,大多由于客观条件受限,只能单独栽种,没能给树木创造更好的环境。

我国有句古话叫“独木不成林”,即便是樟子松这样极度耐寒且耐寒的树种,也很难通过单打独斗在艰苦严苛的环境下存活下来。于是,创新方法就成为了必然。

那曲植树地区

从2015年春季开始,那曲县开始尝试创新的方法在这里种树,县林业部门组织当地村民,开始采用大田育苗的方式来栽种耐高寒树种云杉——所谓大田育苗,就是用种庄稼的方式去种树,而且是耐寒树木。

云杉喜凉、耐阴耐寒,属于浅根性树种,2400-3600米海拔的酸性土壤最为适宜,但是生长缓慢,且常与同类型树种混生。那曲地区是较为适宜种植云杉的区域,除了海拔稍高,其他条件基本可以符合。

通过不断的努力,云杉的成活率从最初的不足30%提高到了80%,这个成果让那曲林业局的技术人员们欣喜若狂。

2017年11月,那曲县专门成立了国家重点专项课题试验基地以及那曲林业局高寒造林试验基地,专门用来研究那曲县种植树木的环境和条件。

植树实验

而且,那曲林业局还通过科学选育树苗、科学管护等方式创新了植树方法,开始尝试扩大种植面积——在党政机关单位院内、中小学校等14家单位进行试种。

树种有高山柳、北京杨、油松、樟子松、沙地柏等耐寒耐旱树木,也有榆树、柳树等常见树木,当然还有最早试种的云杉。采取集中连片试种和扦插育苗的方式,共种植1.2万株树苗,且为树苗提供较为良好的育种环境。

截至2020年底,云杉、樟子松、沙地柏等树木长势良好,完全超乎预期。两家试验基地和市直共49家单位的科学试种,已经形成了初步规模。

那曲市的浙江西路,还开展起了街道绿化,总长度为1.2公里,树种有云杉、樟子松、沙棘和高山柳共612株,长势喜人,平均成活率也能超过60%。

植树成效

这样的尝试非常值得提倡,也符合当地民众对于树木防风固沙、涵养水源的需求。

那曲县政府表示,随后会继续从阿里地区、拉萨乃至全国各地引种更多的树种,对于试种的树种也会逐步增加,不断创新,寻求科学植树的方法。

经过不懈努力,那曲县终于摘掉了“全国唯一无树木城市”的帽子,而人们也没有再去纠结30万植树成功奖金的发放了,因为这根本不是最重要的目的。

西藏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功能区、生态安全屏障,青藏高原又是我国乃至全亚洲的“水塔”,重要意义不言而喻。而那曲地区坚硬的冻土下,蕴藏着极为丰富的冰山水源和地下水资源。

除了水源,还有更加丰富的矿藏资源:大大小小的矿产在整个那曲地区共有32处,既是“水塔”,又是“矿山”。

那曲地区

而且那曲地区的宝藏还远远不止这些——这里的动物资源丰富,被列为国家保护动物的物种就有超过40种,比如人们非常熟悉的牦牛、藏羚羊和藏狐等;

由于海拔高,那曲地区的日照强度也更高,每年的光照时间在2886小时以上,太阳能有着极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当地的许多企业、城乡居民充分利用现有资源,投入到了太阳能的使用,而太阳能又是最为清洁的能源之一,可以替代传统的化石能源,有效防止环境被污染......

那曲县的确是一块宝藏之地,而树木充满盎然生机的勃勃绿色,会成为它新宝藏的答案。

那曲动物

“宁可发展慢一点,也绝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那曲地区种树计划的成功实施,给西藏生态环境的保护打了一针强心剂,让当地的居民、干部和各行各业的人们对于那曲乃至西藏的发展,有了充足的信心。

而这个信心,是区区30万无法相比的。即便是没有人拿到这份钱,热爱这片土地的人们也不会因此而苦恼。

看着那曲县城区和乡村的街道上种起了小树,看着原本光秃秃的高原冻土上开始闪现零星绿色的“火苗”,脑中会浮现出类似《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保尔·柯察金的那句著名的话:

“当我凝视这片土地的时候,我可以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为壮丽的事业——为保护西藏生态环境而斗争。”

参考资料

[1]扎巴旺青,丹增罗布,贾丹,刘金鹏.高海拔种树,那曲打破树木不成活历史[N].中国西藏新闻网,2018-03-23.

[2]中国绿发会.那曲种树种不得,绿会研究室致函建议倡导科学植树[N].澎湃新闻,2022-01-07.

[3]普琼.攻坚20余年,那曲点缀出了属于自己的绿色[N].西藏商报,2022-04-06.

[4]马岩.西藏那曲科技种树从无到有20年[N].新京报,2019-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