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陉关,为啥不在井陉境内?谁知道!

平生慷慨悲歌士,今日驱车燕赵间。

无限苍茫怀古意,题诗独上井陉关。

——题记

井陉西口之固关驿道

2021年1月1日,阳历新年元旦,天气晴朗。我约了好朋友老郝、小李和同事冯女士,奔赴太行山深处的井陉关,开始了新年文化之旅的第一站。

对井陉和井陉关这个名字,我一点也不陌生,它不仅与我的家乡为邻,在大学时代老师讲楚汉之争就提到它。及至参加工作后,我的两位师兄--井陉窑考古专家孟繁峰先生、《井陉县志》总纂梁建楼先生,经常谈及井陉之事。几年前,文史专家王律先生送我一本《古道雄关赋》,读后对井陉古道及井陉关的雄奇险要和沧桑巨变,感触极深。虽如此,但我始终对井陉关的全貌缺乏认识,于是决定利用假期去实地领略一番。

井陉处于晋冀交通要道上,平时去井陉,经常遭遇堵车,就是后来修建了公路、铁路、甚至高速公路、高速铁路,也仍然没有改变井陉道路繁忙拥堵的景象。由于和山西接壤,井陉文化中保存了许多山西的元素,比如晋剧就是井陉的主要剧种,位于晋冀边界的村落,更体现了古村、古道、古树、古关的一些风貌。

前几天,下了一场小雪,部分路段和山梁上还残存一层薄薄的积雪。我们乘车沿着井陉人民新修的“太行天路”,穿行在盘山公路上,自南障城、支沙口、蒋家村、吕家村,穿过大梁江隧道,进入山西境内,来到了石太高速公路固关桥下。两旁有标语,上写“平定人民欢迎你”等字样。同行的冯女士惊呼,去井陉关不去井陉县,怎么来到人家山西了?

这就涉及到历史的变迁,需要讲讲历史故事了。

井陉西口之固关长城

井陉古村落之吕家村街道

井陉县境内新修之“井陉天路”

“太行蜿蜒来,井陉扼其吭。”(清·曹懋坚)在崎岖的太行山路上,井陉处于扼控咽喉的位置。事实上,井陉不仅指今天的井陉县,它首先是指太行山内一条狭长的山路。

人们在谈到“井陉”时,往往引用宋代的地理著作《太平寰宇记》,说井陉“四方高,中央下,如井之深,如灶之陉”,意思是说井陉像一个盆地,四周高、中间低。实际上早在先秦时期就有关于“井陉”的记载,《吕氏春秋·有始览》说道:“何谓九塞?大汾、冥厄、荆阮、方城、殽、井陉、令疵、句注、居庸。”书中列举了雄居天下的九处关塞,井陉位列“第六塞”,这是目前已知关于井陉的最早记载。

唐代地理学家李吉甫名著《元和郡县志》卷十七记载:“井陉口,今名土门口,县(获鹿县)西南十里。即太行八陉之第五陉也,四面高、中央下,似井,故名之。”并引用了晋代著作《述征记》谓“其山首自河内,有八陉,井陉第五。”在这里,不仅说明了井陉是盆地、是关口,还明确了井陉是太行山的第五陉。太行山自南而北,峰高涧深坡陡,险峻不可攀越,独有八处断裂小路,称为八陉,一曰轵关陉(在河南济源),二曰太行陉(在河南沁阳),三曰白陉(在山西陵川),四曰滏口陉,五曰井陉,六曰飞狐陉(在涞源与蔚县之间),七曰蒲阴陉(在易县),八曰军都陉(在北京昌平)。在太行八陉中,前三陉在河南和山西省,后三陉在太行山北段,位于今北京的西南和西北方向,第四陉滏口陉处在邯郸峰峰矿区。而在太行山中部绵亘500里的广袤山地上,只有井陉,是连接古真定府与太原府的交通要道,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陉,就是山地的断裂带而形成的沟谷。陉者,径也,在古代二者通用,就是指山间小路。但要成为道路,如没有人工的修建是难以成行的。《史记》说韩信、张耳领兵东下井陉口击赵,“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骑不能成列”,是条狭窄的羊肠小道。那井陉古道是什么时间开通的呢?查阅相关资料都没有明确记载,最近读河北省文物专家孟繁峰所著《曼葭及井陉的开通》一文,从中找到了答案。

孟先生在文中专门谈了井陉古道的开通问题。他上世纪在井陉县进行文物复查,领队开展井陉窑的考古发掘,基本上走遍了井陉的文物古迹、山山水水,对井陉古道进行了踏察,认为古道开通于战国时期,是赵武灵王为向北扩张吞并中山国而修建的,时间约在公元前三世纪初,即前306到前290年之间。并参照有关史籍记载,依据目前井陉境内留存的遗址考证,确认战国时期贯通井陉的大道,其走向是:

从井陉东口进入,沿虎头山南麓西行,过沈山寨,经曼葭城(今威州)向西涉绵水,越青石岭至五陉城(今天护村)向西南方向,经天长岭、井陉西南口(今固关)、上艾(今平定县境内)、平谭(今阳泉北)、马首(今寿阳县西南)到达今榆次、太原一带。

当初开辟的井陉古道可以说只是一条简易路,以通行车辆为标准,仅能容一辆车通行,部队只能是单列行走,也就是史记说的“车不得方轨,骑不能成列”。以后随着生产工具的改进,道路也在不断修建提升,中间也有过几次小小的改道,昔日的战国秦汉古道已很难觅其真迹。目前大家能领略到的井陉古道,实际上是明清以后修建的。

据《井陉县志》记载,明清以后的井陉古道仍被称为“燕晋通衢”,东西长约百里,东从获鹿县城西行十里入井陉,经头泉、下安、上安、东天门、微水、长岗、横口、北张村、郝西河、东窑岭、河东、越治城(今天长镇)、南关、朱家疃、板桥、长生口、小龙窝、核桃园,至山西省境内,出固关。在民国以前,这条路是石家庄到山西太原的唯一一条官道。

“自入土门口,肩舆宛负舟。崖悬盘马急,径窄野猿愁。” 这条道路实在是太难走了,荆棘丛生、坡陡沟深、悬崖峭壁,就是擅于攀登的猿猴也感到发愁。尽管解放后开通了307国道,修建了双向车道的柏油(水泥)马路,但崎岖的山路,左拐右拐,让人感觉头晕眼花。如果追溯到二千年前,可以想象“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骑不能成列”是多么地艰险。

井陉古村落之吕家村街道

井陉古村落之吕家村街道

井陉古村落之吕家村街道

井陉古村落之大梁江村貎

股肱重地扶燕阙,貔虎雄关控太行。

——题记

井陉西口之旧关城楼

“襟喉燕赵古称雄,回斡羊肠一径通。”(清·沈兆霖)井陉古道连接冀晋,因为地形险要、位置重要,历代统治者都非常重视,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位于古路两端的路口就是井陉口,占据了井陉口,就等于扼住了井陉古道的咽喉。

历史上关于“井陉口”的最早记载就是《史记》。《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信与张耳以兵数万,欲东下井陉击赵。赵王、成安君陈馀闻汉且袭之也,聚兵井陉口,号称二十万。”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那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战役“背水之战”。

关于韩信背水之战,《史记》中有生动的描写,既写出了井陉古道的奇险雄伟,也写出韩信的智勇双全,战场范围波及今天石家庄西南部的井陉、鹿泉、元氏、高邑、赞皇等地,双方投入兵力达三十万之多,成为古代以少胜多战役中的范例。关于战争的轨迹,《井陉县志》总纂梁建楼先生曾经专门研究过并写进了县志。公元前204年,韩信打败了魏王豹、俘获代相夏悦,挥师从山西阏与(今和顺)经井陉西口,进入井陉古道,背水设阵,诱敌深入、暗出奇兵,因赵军主帅成安君陈余不听李左车建议,被韩信追至元氏、高邑、赞皇一带,“军败鄗下,身死泜上。”最后在赞皇槐水岸边被斩杀。

井陉关的具体位置到底在哪儿?我请教过河北省文物专家、井陉窑考古领队孟繁峰先生,他曾对井陉古道进行过考察。井陉盆地处于太行山的断裂带上,它就像莲花座儿一样,有好几个关口。贯通东西口的古道是连通晋冀之间的大道或者官道,除大道外,太行山内还有若干“间道”,即小路,比如井陉西南口、南口、北口等,地理位置都很重要,从军事意义上来讲也是兵家必争之地,有时出于战争需要,也在此筑城设关。这些关和位于官道上的井陉关相互呼应,是广义上的井陉关,也可理解为是井陉关的附关。

井陉古道示意图采自《初论井陉窑》一书

井陉关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军事上,特别是在诸侯割据、天下动乱纷争时,往往有重兵把守。但什么时间开始修建“关”城,目前不太清楚。在沿途考察了旧关、固关、娘子关和土门关后,我似乎感觉到井陉关的演变过程是这样的:古道天险,军事要地,先有兵士把守,后来演变成安营扎寨,再后来筑城设关,常年驻军,扼守交通要道。

一般来说,战争年代出于军事需要,会注重关隘的建设。一旦战争和解就会马放南山、铸剑为犁。反之,战争风云如起,统治者就会再修关城,井陉关的建设也是这个道理。历史上的井陉关,就是围绕井陉古道的东西两口建设的。根据政权更替和战争需要,关口不断移动和修建。对于它们之间的沿革更替,史书上没有清晰的记载。我认真学习研究了谭启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查阅了相关的图书资料,大体看来,先秦时称井陉塞,秦汉时称井陉口,北朝至隋时称井陉关,唐朝时期分别称井陉故关和土门关(井陉口),五代和宋辽金时,政治中心发生变化,在井陉西口一带设承天军(寨),元明清时代,井陉关指的就是今天的旧关和固关了。

井陉西口之固关城楼

井陉关最早指的就是今天的旧关。旧关位于古道的险要之处井陉西口(亦称西南口),这里不仅是是冀晋之间的咽喉,从地理位置上来讲,处于太行山自高向低的下坡处,军事作用更为突出。但究竟何年何月在此筑关,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汉魏北朝时代,由于战争频繁、民族纷争、王朝更替,统治者便在此筑城设关。估计在北朝后期,由于东魏和北齐的政治中心东移,为保证河北、山西的畅通,此关可能废弃不用,这一点可从唐朝李吉甫的《元和郡县图志》得到证明。李吉甫在《元和郡县图志》卷第十三“广阳县”条中记载:井陉故关在县(按:广阳县,今平定县)东北八十里。李吉甫是唐代政治家、地理学家,他称井陉关为“井陉故关”,而称“土门口”为“井陉关”。至少说明到了唐代,位于西口的井陉关已经被位于东口的土门关代替了。

到了明代,不甘心失败的蒙古残余势力,经常袭扰大明王朝。他们沿太行山南下至井陉故关,因为年久失修,蒙古差点攻破关口。为此,明正统二年(1437)明朝曾对关城进行修缮。后来鉴于此处不是太理想,又西移十里,选择了地形更为险要的地方构筑新关。

长期以来,这里就叫故关,位于晋冀两省的交界处。在石太铁路未建成之前,这里是通往京城的大道。在明朝嘉靖年间关口西移建立固关后,这里就被叫作旧关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这里成为晋冀两省间公路交通的要冲。正因为此,每次开展重大道路基础设施建设,它都首当其冲,比如在修307国道时把北天门城楼拆掉,修建石太高速时又把其余的建筑拆掉了。目前旧关的老建筑都已不存在,只留存一个后人修建的关门楼。

从旧关沿苇旧线到娘子关,中间就是古道上最为艰险的道路--俗称“九公里坡”,民间也叫关沟,就是指从旧关到娘子关的山路,原来就是无名小路,主要是便于两关之间联系。这一路段可说是真正的盘山公路,弯多、坡陡、路窄,有一年我从山西回河北路过此地,曾遇堵车四小时。

近年来,山西省平定县对此路段进行了整修,扩建了太行一号旅游公路,道路比以前畅通多了。站在坡岭上远望九公里坡山路,真是无限苍茫、感慨万千。历史上在井陉发生的战争很多,从秦汉之际的背水之战,到近代的百团大战,一次次战役战斗,就是一段悲壮的历史。“太行之山何崔嵬,岩幽谷隐藏风雷。”(明·石珤)穿越历史的迷雾,我仿佛看到夜景下、山谷中、绵河畔,方圆百里的战场上,刀光剑影,金戈铁马,杀声震天。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古道沿途各村都在开发旅游、挖掘历史文化故事,那历史的鼓角好像仍在山谷中回荡。

井陉西口之井陉故关(旧关)

平定县“太行一号旅游公路”路标

平定太行一号公路之“九公里坡”

扼塞井陉西南矗,总领隘口三十六。

——题记

井陉西口之娘子关城楼

从旧关出发沿九公里坡往北就是娘子关。娘子关在唐朝以前叫苇泽关,这里也是连通山西与河北的一条山路,亦被人看作井陉西口。娘子关之名最早见于金朝元好问的《游承天悬泉》,诗句中有“娘子关头更奇崛”之句。因民间传说唐平阳公主曾率“娘子军”驻守于此,可能是历史上女将守关的故事比较少,出于对女英雄的仰慕,故娘子关一名一直传用至今。

娘子关因其战略位置的特殊性,历代都把它作为军事要塞来管理。隋朝开皇16年(596年),在井陉县置井州和苇泽县,这里归苇泽县管辖,故名苇泽关。隋大业元年(605年),苇泽县又并入井陉县,大业13年(617年),苇泽县又分离单设,到贞观元年(627年)再次将苇泽县并入井陉县。所以,《元和郡县图志》称苇泽关为苇泽故关。唐代以后,苇泽故关再次被朝廷委以重任,成为军事重镇。唐大历年间(767年—779年)修建“承天军城”,宋代建“承天寨”,金代设“承天军”,明代为“承天镇”,清代增建“固关营”,分设把总驻守。因为是军事重镇,它的管理体制和固关一样,由直隶巡抚管辖。

目前看到的这座娘子关,是明代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所筑。有南、东两座关门和长约650米的城墙。南城门也称内城门,雄伟高大,蔚为壮观,门楼复印檐下悬有巨大匾额,上书“天下第九关”,门洞方额上书写“京畿藩屏”四个大字。东城门为砖券门洞,又称外城门,雄伟坚固,门洞上方镌刻“直隶娘子关”五个字。关上有对联云:“雄关百二谁为最?要塞三千此关名。”娘子关素有“三晋门户”之称,登上关楼远望,颇感雄关漫道。关城和长城融为一体,关下是滔滔河水,把守此关,确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关外古道,蜿蜒起伏,新修的铁路大桥和公路相互辉映,共同构成一道靓丽风景线。

从娘子关到井陉天长镇,中间就是古道上有名的古村落--乏驴岭。据说八仙之一的张果老骑的宝驴曾困乏于此,因故得名。这条路历来就是交通要道、兵家必争之地,抗战时期的国民革命军十七师与日寇曾激战于此。旧石太铁路上著名的乏驴岭铁桥就位于此,铁桥是上个世纪初法国人修建的,现在大桥铁架上还有“巴黎1905”的字样。日寇侵占井陉后,修建碉堡在此守护,1943年后,铁路改线走熊猴湾,铁桥拆走钢轨,但由于村民出行需要,大桥保留了下来,如今乏驴岭村正利用历史文化资源,开发乡村旅游。乏驴岭大铁桥如盘龙般端坐在那里,这座建于1905年的大铁桥,仿佛向人们诉说着古道、古桥、古关的沧桑巨变。

井陉西口之娘子关城门洞

井陉西口之娘子关长城

井陉乏驴岭大铁桥正面

井陉乏驴岭大铁桥侧面

井陉乏驴岭古村落

位于井陉东口的土门关,和西口的旧关(固关、娘子关)相对应,在汉唐时代一直都是秦晋与冀鲁之间的门户。特别是到了隋唐时代,山西、陕西一带成为政治中心,为防备河北藩将对京师的威胁,朝廷重点对井陉东口加强防护,土门关的地位开始上升,当时人们把土门关称为井陉关。李吉甫在《元和郡县图志》卷第十三中把井陉西口的关称为“井陉故关”,并说“今按井陉亦名土门。”该书第十七卷“获鹿县”条中又说“井陉口,今名土门口,县(获鹿县)西南十里。即太行八陉之第五陉也,”说明唐代的井陉关就是指土门关了。遗留到现在的关门楼上,仍保留有“三省通衢”、“晋陕通衢”、“土门关”等字样。清代举人魏琇在《初修土门西阁记》称“土门重地也,东扼滹水燕赵疆焉。其西南万峰插天,羊肠一线。而远通秦晋,诚东西之咽喉,而往来之冲要也。汉唐时为关隘,屯兵宿戌,几与潼关、蒲坂等。”意思是说土门关是战略重地,汉唐以来派重兵把守,和潼关、蒲坂关(亦名蒲津关,位于今陕西省大荔县)一样是军事要塞,在这里除发生过背水之战外,最有名的就是安史之乱中的土门关战斗了。

唐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平原太守颜真卿联络从兄常山太守颜杲卿共同抗敌。颜杲卿、颜季明父子设计杀死镇守土门要塞的叛将李钦凑,夺回土门,并由颜季明把守土门关,河北诸郡纷纷起兵响应颜杲卿、反攻叛军。安禄山闻河北有变,派史思明回兵常山。颜杲卿孤军奋战,城破被俘,父子均惨遭杀害。安史之乱平定之后,颜真卿派人找到侄子颜季明和兄长颜杲卿部分尸骨予以埋葬,并用悲愤之笔写下了《祭侄文稿》,忠义热血,一气呵成。文稿表达了对兄侄的怀念和对叛军的控诉,书写了战争的残烈,彰显了作者的忠义情怀和书法功力,这在整个中国书法史上都是无与伦比的,堪称空前绝后。可以说,《祭侄文稿》是极具文献价值和艺术价值的书法珍品,被誉为中国书法行书范本,它的流传还促进了土门关的扬名于世。

安史之乱后,土门关的作用日趋衰落。唐、五代、宋以后,这里是辽金元明清的京畿腹地,其作为军事重镇已经不再。特别是明朝时期,重点防备西北部的蒙古残余势力,朝廷派兵主要把守北京周边的关口以屏障京师,因此井陉西口就成为战略重点,土门关作为军事重镇作用就不重要了,且年久失修,日趋荒废。《获鹿县志》上有一首明朝杨睿先生写的“获鹿八景诗”,提到土门关时说是“残碑剥落遗韩庙”。清代魏琇在《初修土门西关阁记》中所言,“天下一家,隶于内地,加以沧桑多感,陵谷频移。汉淮阴侯之金戈铁马,今日之瓦砾土桴;李司空之壁垒旌旗,今日之颓垣败石。”意思是说天下一统,土门关位于京畿内地,世间沧桑巨变,关口不断移动变换。当年汉朝韩信、唐朝李光弼的战功遗迹,如今变成一片瓦砾败石,土门关日趋颓废,真的是“古道西风瘦马”了。一直到几年前,当地人为发展旅游,在土门关附近新建了一个旅游小镇,但和昔日的土门关不可同日而语。

土门关驿道小镇远眺

井陉古村落之于家村

苍崖翠壑几层环,乱插危峰见固关。

径窄难容人并过,城高不放雁轻还。

——题记

井陉西口之固关城门楼

在回顾梳理了井陉关的发展演变脉络之后,我们回过头来,再接着欣赏固关。

站在固关门前,我们上下观看。一道来的同事兼司机小李以前曾来过这里,他讲了一个很拗口的说法,固关是新关,旧关是故关,又谈到当地人还有一个说法,“固关没有故关古,故关没有固关固”。如果不了解关城变迁的历史,是无法理解这其中含义的。

前面谈到,故关就是井陉关。到明代嘉靖年间,蒙古经常窜到内地扰乱, 沿太行山南下率军攻打故关,因故关地形险要不足,险些被虏寇攻破。为加强防御,嘉靖皇帝下诏移关设城,真定直隶巡抚征用八县民工两千多人,于1542年将故关西迁十里筑隘口,改故为固,即今“固关”,意为“固若金汤”,这就是固关名称的来历。但因故关和固关在读音上难以区分,人们就把故关称为旧关,固关称作新关。

井陉西口之固关城门洞

说到旧关变新关、故关变固关,还要提到一个人,江西人王士翘,他于嘉靖二十六年(1547),出任巡按西关御史,巡察居庸、紫荆、倒马、固关四关。因巡按御史“巡历一年,满日复命,造册画图,贴说进呈”,巡察一年期满后,要回京复命,把四关情况造册画图,附上说明呈给朝廷。所以,他在任期间,广集资料,悉心巡察,最后编纂出了一部记述京西四关的方志书——《西关志》。今天固关景区的石碑介绍引用《西关志》说:“故关,古井陉口。按史,韩信、张耳下井陉出背水镇破赵,斩成安君,即此地也。国朝正统二年(1437),于井陉南界平定州地方,创筑城垣,防守官军,隶属真定。因其旧为关隘,名曰故关。嘉靖二十一年(1542),虏寇太原密迩故关,地当要冲,而旧城险不足,乃西(原碑文为北)筑隘口,去井陉四十里,即今新城”。为此,王士翘赋诗一首说明了关名更改事宜,其诗《固关旧以故名今改固云》就镌刻在固关景区的石碑上,供游人鉴赏。

井陉西口之固关景区石碑

固关长城是这里的特色建筑,非常雄伟。据固关旅游景点介绍说,经长城专家罗哲文教授考证,认为这段长城属于中山国长城,约建于公元前369年左右,比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修筑的万里长城早155年,是我国唯一现存保留比较完整的石砌长城。中山国修长城史书上确有记载,《史记·赵世家》中记载“赵成侯六年(公元前369年),中山国筑长城”,但中山国修筑的长城是不是这一段呢?公元前406年中山国被魏国所灭,残余势力进入山中,至公元前380年左右,中山桓公复国并迁都于灵寿,也有可能中山人为了强国御敌而悄悄进山修长城,但当时的真实情况是井陉官道还没有修,太行山属于天然屏障。中山人是通过什么方式、又是如何越过沟谷天险到太行山脊背修长城,需要进一步考证。

明代万历十七年(1589年),对固关长城进行复修,同时对关城进行加固维修。因为地理位置重要,关城修得非常气派。城内建有三座衙门,俗称为大衙门、二衙门、三衙门。大衙门有三品武官嘉靖皇帝的四叔“庄懿王”坐镇指挥;二衙门设在后街,“把总”负责办理军事公务;三衙门设在固关关口附近,为“守备”负责把守,征收关税。《明史·地理志二》平定州条下记载:东南有新固关守御千户所。说明固关军事地位还是很高的。顺便说一下,守御千户所是明朝卫所制度中的一特殊编制,设置与一般千户所相同,正千户一人为正五品。它的特殊性就在于不隶属于当地卫所,而是直属于都指挥司。所以,固关和娘子关为什么归直隶管辖,就是这个原因。

今天来到关城,仍然能看到旧车辙、旧长城和关口。原关城已毁,现在看到的关城是近年来新关村村民自己重建的,是个不错的旅游点。据在此值守的村民说,他们村里的人都是从河北真定府迁过来的,是守关人的后代。听说我们从河北来,当地老乡很亲切,还给我们讲了于成龙过固关题诗的故事。当年于成龙任直隶巡抚,回老家葬母事毕后,朝廷任命其为两江总督,于成龙辞乡赴任,是年已经65岁了。在出固关离晋之际,心潮澎湃,感慨万千,挥笔写下了《恩假归里葬亲过固关作》,诗曰:行行复过井陉口,白发皤皤非旧颜。回首粤川多壮志,劳心闽楚少余闲。钦承帝命巡畿辅,新沐皇恩出固关。四十年前经过地,于今一别到三山。全诗既有对自己仕途的历程回顾,又有对皇恩加身的感谢。今日读来,仍能感受其忠君报国之心和离乡出关的家国情怀。

固关门前之于成龙塑像

“扼塞井陉西南矗,总领隘口三十六”。井陉盆地的出口不止一个,还有北口、南口、东南口等许多,这次我们只是沿着东西大道进行了行走,有许多地方还没有去实地察看。千百年来,由于关口的变化,人们对井陉关的认识也不一致,查阅《辞海》、《辞源》、《汉语大词典》等权威工具书,网上搜索,解释的也是仁智各见。比如《辞海》第六版第1157页“井陉关”词条解释说:“古关名,又名土门关。太行八陉之一,故址在今河北井陉北井陉山上。又县西有故关,乃井陉西出之口”。而对于土门关,则连词条都没有。

列宁曾经指出:“据说,历史喜欢作弄人,喜欢同人们开玩笑。本来要到这个房间,结果却走进了另一个房间。”目前,关于井陉关的这几个地名,都不在井陉县的行政范围内。无论是旧关、娘子关、固关,还是土门关等,都在去井陉化,比如石太高速山西段,既不叫太石高速也不叫太井高速,而是叫“太旧高速”(太原到旧关),更有好事者甚至还把谭嗣同“题诗独上井陉关”改成“题诗独上土门关”。如果不从历史的角度来考察,很难从中找出井陉的字眼。由于地理上的分割,给研究者带来极大的不便,这不能不说是井陉古道、古关的一个遗憾。

实际上,历史上由于政权的更替、诸侯(军阀)割据,一些险要关口前后移动也是常见的。典型的就是函谷关,战国时的函谷关与汉代的函谷关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前者在河南灵宝县境内,后者则东迁到洛阳新安县境内了。井陉关也一样,伴随朝代更替和地方势力的影响,风云多变,沧海桑田,关口移动、变迁和重修也是正常的。

行走在井陉古道上,目睹着井陉关的风雨沧桑,感受着井陉关的时代变迁,突然觉到考证井陉关的所属管理并不重要了。因为天下一统,交通四通八达,作为关塞的井陉关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但经过历史的积淀,井陉关文化已经深深地印记在人们的脑海里。

井陉关文化是一种交通文化。先秦时期开通井陉古道,便利了太行山两侧人民的交往,尽管由于军事需要筑城设关,但经济文化交流仍是其主流。宋代大诗人陆游在《观运粮图》中说“马声萧萧阵堂堂,直跨井陉登太行。”正是井陉古道繁忙的真实写照。近代以来,为提升井陉古道的运输能力,先后修建了公路、铁路,近年来又修建了高速公路、高速铁路。井陉古道雄关的背后,反映了古往今来的交通运输业,反映了晋冀间的经济文化交流。

井陉关文化是一种战争文化。“只今斑马萧萧处,不必从军亦断肠。”(清·高清典)在冷兵器时代,排兵布阵,运筹帷幄,短兵交接,刀枪剑戟,谁占据有利地形谁就掌握战争主动权。井陉关因其独特的位置成为重要的军事关口、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发生在这里的战斗有二十多次,著名的有战国时王翦领兵灭赵、韩信背水之战、颜杲卿土门关之战、刘光才抗法之战,每一战都对后世产生深刻影响。比如背水之战韩信提出的“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李左车提出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不仅是对孙子兵法的应用发展,而且充满了辩证法,在中国战争史上写下了精彩的一笔。

井陉关文化是一种诗词文化。古往今来,多少帝王将相、文人墨客,或以井陉关自然风光为题、或咏史怀旧抒情等,留下了绝美的诗篇。友人王律先生主编的《古道雄关赋》就对此进行了搜集整理。既有杜甫、陆游、孔尚任等文学大家的杰作,也有康熙、于成龙、张之洞等帝王将相的咏史感叹,更有颜真卿、文天祥、谭嗣同那样的忠臣烈士之作。多少年来,这些优美的诗篇,不仅歌颂咏赞了井陉关的雄险沧桑,还激励了后人不畏艰难奋勇向前。

井陉关文化还是一种创业文化。古道雄关是个整体,关和路相连,路和村直通。遥想当年,我们的祖先为了连通太行山的东西两侧,披荆斩棘、移石填沟、开通古道,真可谓是历尽艰辛、筚路蓝缕、手胼足胝。正因为开通了井陉古道,促进了太行山两侧的来往交流,从而也彰显出其地理位置的重要。后世生活在这一地区的人们,继承了先辈们艰苦创业、不畏艰险的精神,不断地开发建设着井陉盆地。就是在当代,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井陉人民修建了绵右灌渠,最近又修建了井陉天路,这种传承,不就是中华精神、中华文脉的继承弘扬吗!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井陉古道及井陉关,涉及河北石家庄、山西阳泉两省两市和井陉、鹿泉、平定三县区,希望两地的专家学者共同关注这一历史课题,挖掘历史文化瑰宝,推动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娘子关之城门洞

娘子关之城区一角

井陉县之旧县城天长镇

维护中的土门关城楼

作者简介:岩石,历史文化学者,大学客座教授,中国历史唯物主义学会理事。

来源 | 若思容止 井陉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