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创暴雷:孙宏斌的江湖,已画上休止符?

曾经的江湖,是血雨腥风,一场厮杀,有胜有输;

现在的江湖,是遍野哀鸿,比的是内力、是韧劲。

二十余年,时势竟如此艰难,可谁又能保证,明年会比今年好!

曾对外宣称“除了我们以外都有可能暴雷”的融创中国,如今也暴雷了。

5月12日,因为4月份陆续到期的4笔美元债利息无法在相关的宽限期内偿还,还在停牌中的融创中国对外发布了公告,向债权人致歉,并主动官宣“债务爆雷”。

作为曾经仅次于恒大的“地产老二”,在恒大“债务暴雷”之后,融创中国便一直都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可惜的是,虽然去年已经经历了多次的甩卖资产,老板孙宏斌也屡次自掏腰包,为融创融资做担保,但最终融创中国还是未能躲过“债务暴雷”的结局。

从目前来看,无力偿还的7亿美元债利息不过是融创中国债务的冰山一角,在高达9971亿的总债务压力下,融创中国的债务危机恐怕才刚刚开始;而地产大佬孙宏斌,在经历过顺驰的危机之后,如今又倒在了同一个“坑”下,只不过当时的孙宏斌还藏着融创中国这个“备胎”,而如今的孙宏斌想要东山再起,恐怕就没有那么多的机会了。

第一个“地产坑”

实际上,对于孙宏斌而言,“债务暴雷”这个词恐怕并不陌生。

早在2007年的时候,孙宏斌就曾经因为债务问题,不得不低价转让了自己辛苦打拼下来的地产帝国,不过那个时候这个地产帝国的名字不叫融创中国,而叫“顺驰”。

关于孙宏斌和“顺驰”的经历,最早还要追溯到28年前的1994年。当时,刚刚从监狱提前出狱的孙宏斌找到了老领导柳传志借钱创业,在获得了柳传志借来的50万元启动资金之后,孙宏斌火急火燎地成立了“顺驰中介”,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段房地产之旅。

作为从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孙宏斌具有极高的商业天赋,凭借着曾经的联想背景,孙宏斌的第一次地产创业之旅走得格外顺利,在公司刚刚成立的第二年,顺驰便与联想一起投资开发了香榭里小区,而孙宏斌也成功获得了第一桶金。

在那个房企都偏保守的时代,孙宏斌的顺驰却一直都以激进著称。为了能早日做出成绩,孙宏斌的顺驰开启了“快周转模式”,不但激进拿地,还将拿地到销售的工期从18个月缩短到7个月,凭借着这一模式,顺驰很快就从行业中脱颖而出。

到2003年的时候,快速成长中的顺驰在天津累计开发了30个项目,建筑面积达数百万平方米,占到天津全市房产开发总量的20%;值得一提的是,随着顺驰在行业中的名气越来越大,当年的孙宏斌在中房网的一次论坛上还公开挑战王石:“我们的中长期战略是要做全国第一,也就是要超过在座的诸位,包括王总。”

不过,凭借着激进式扩张快速获得成功的顺驰,自然而然地也倒在了激进式扩张当中。

很显然,在还没有出现债务暴雷之前,投资者就已经开始用脚投票了。

当下,融创中国的负债压力十分庞大。截至2021年的上半年,融创中国的总负债高达9971.22亿,其中短期借款为909.62亿,应付账款及票据为2482.82亿,两项合计就已经超过了3000亿,而其当时的账上资金为1010.99亿,资金缺口较大。

在巨额债务的压力下,5月12日的7亿美元债利息很可能只是融创中国债务的冰山一角,融创中国的债务危机,恐怕才刚刚开始。

而对于当下的融创中国和孙宏斌来说,引入战略投资者,可能是融创中国为数不多化险为夷的机会。据媒体报道,5月10日,融创中国在和几名潜在买家洽谈出售位于深圳的冰雪文旅城项目51%股权的事项,在潜在的买家名单中,深圳地铁集团正和融创方面接触,洽谈接手股权一事,目前融创出售股权一事仍在洽谈中,并未最终确定接手方和签署合同。

不过,即便是成功转手了手中的项目,对于融创中国而言,也不过只是缓解了暂时的危机,在近万亿的负债面前,孙宏斌想要再次创造奇迹,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孙宏斌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了两次

进入5月,坊间一直流传融创要债务违约的消息,届时,很多人还选择不信。

毕竟孙宏斌曾扮演白衣骑士,曾经多次救人于水火,难道救人的人还需要人救?

然而无风不起浪,5月12日,融创一则“内幕消息”坐实了传言:

融创4月陆续到期的4笔美元债利息,合计1.05亿美元(约7.07亿元人民币),无法在相关的宽限期内进行利息偿还。

对于房地产头部企业,财大气粗时,7亿并不算大数。但今时不同往日,这也可能是压跨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此之前,融创并没有选择躺平,而是积极自救,曾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掌舵者孙宏斌拿出4.5亿元家底无息借给融创,另外还通过股权融资、资产出售等措施回笼资金近400亿。

一个很简单的算法,流入的没有流出的多,危机还是不期而至。

高杠杆下的后遗症,是彼时之蜜糖,是今日之砒霜。

作为港股上市公司,一纸公告自爆违约,是向债权人、股民及社会坦白交代,没有畏首畏尾,谈不上躺平受虐,只是想让外界知道融创的真实状况。

毕竟手头上还有那么多优质资产,融创挽回危局并非不可能!

孙宏斌,1963年出生于陕西省运城市临猗县角杯乡潘西村。

潘西村,毗邻黄河,三面临沟,自然环境较差,然而就是在这里培育出了一代商业大佬。

他兄妹四人,孙宏斌是老大。年幼时,母亲是村里的妇女主任,父亲在太原西山矿务局工作。

和很多父母一样,他们只管孙宏斌兄妹吃穿用度,其他一切,任其野蛮生长。是龙是虫,那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孙宏斌自幼不爱说话,但天资聪慧,且喜欢读书。这又是一个被高考改变命运的农村孩子。

在高考恢复第二年,孙宏斌如愿考上了武汉水利电力学院。

三年后,北上帝都顺利考取清华大学研究生,后取得工学硕士学位。一个乡野穷小子的命运行将改变。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时还是计划经济,国家包分配,孙宏斌在北京某院所得到了一份稳定工作。

作为从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这已然是件光宗耀祖的事情,但孙宏斌志不在此。

1988年,改革开放进入第10年,北京市第一批私营企业注册,全国人大通过宪法修正案,“私营经济”的提法第一次出现。

孙宏斌感受到了这个时代异乎寻常的悸动,他要在更广阔的天地里大有作为。

这个时候,联想公司的招聘启事成功吸引了他。

彼时的联想不过成立才4年时间,还是一家从警卫室搬出来的小企业。

带着清华大学硕士生的光环,年仅25岁的孙宏斌加入联想后,其发展如鱼得水,其才能也是受到了柳传志的青睐。

仅用不到两年的时间,就从普通员工变成了主任经理,后被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带领一众兄弟在全国各地开辟了18家公司。

柳传志一度有意培养他为接班人,联想少帅之名不胫而走。

但颇具江湖豪气的孙宏斌显然不会被动等待,一度想在联想建立国中之国。

双方的导火线在于孙宏斌创办的一份《联想企业报》,在醒目的位置写着纲领:

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

而这个企业部就是孙宏斌分管的一个体系,将其凌驾于联想集团之上,其忤逆之心昭然若揭。

孙宏斌先是被调离岗位,接着以挪用公款的罪名锒铛入狱,届时,其才不过27岁。

一代青年才俊就这样前途尽毁了?

错!一届商业大佬的旅途才刚刚开始。

孙宏斌恃才放旷,阅历尚浅,但他精准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30人共用一间牢房,铁窗内的生活不堪想象。身陷囹圄的孙宏斌能不嫉恨那个把他送进监狱的人么?

如果是这样,那他就不是孙宏斌了。

他在监狱内好好改造,争取到了多次减刑。就在孙宏斌即将出狱的时候,借着帮助狱警采买电脑等物资的间隙,托人请柳传志吃饭。

席间,孙宏斌因当年不当做法诚恳向柳传志道歉。这让柳感动不已,相逢一笑泯恩仇。

1994年,孙宏斌出狱后,柳传志一度让其再次加入,但被孙婉拒,他要干一番自己的事业。

20世纪90年代,住房制度改革不断深化、居民收入水平显著提高,商品房成为了新的消费热点。

这样一个行当,成功吸引了孙宏斌的目光。

柳传志慷慨解囊,给他20万安家费,并借给他50万助力其发展,由孙宏斌一手缔造的顺驰公司破土而生。

虽然房地产行业技术含量不高,但人脉资源非常重要。

当时孙宏斌最大的人脉资源是谁?这时,他再次想到了柳传志。

柳传志不但自己去帮忙,还拉来中科集团周小宁,1995年,顺驰和联想、中科共同成立天津中科联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这家公司做大以后,联想和中科把股权系数转让给了顺驰。

1997年,孙宏斌的顺驰公司在天津推出第一个开发项目“香榭丽”小区,从此便一发而不可收拾。

顺驰强势崛起,蒸蒸日上的房地产业给了他尽情施展才华的空间,而似乎也只有房地产这样一个行当才能承载孙宏斌的梦想与疯狂。

他曾在一场业内大咖云集的座谈会上放言:

要打败万科,做中国房地产销售冠军。

而万科的王石正在席间坐着,直呼孙宏斌睁眼说瞎话。

孙宏斌的狂妄可见一斑,但顺驰接下来的表现确实给其作了完美注脚。

2003年9月,石家庄009号地拍卖,别的企业老总亲自坐镇,但顺驰只派一位高管出场。现场抬价不断,顺驰甚至不用向老板汇报就可以直接出价,经过一百多轮的激烈角逐,该地块还是被顺驰拿下。

2003年12月,北京土地“第一拍”大兴黄村地块,引来华润、富力等产业巨头,最后却被顺驰夺标,一下子在帝都声名鹊起。

2004年1月,苏州工业园地块拍卖,被顺驰一举拿下。

……

本就是突飞猛进的房地产业,顺驰更是冲在了最前面。

在这背后,是孙宏斌难以自抑的勃勃野心。

成,由狂妄;而输,亦由狂妄。

市场经济的舞台,需要有人奏响最激情的乐曲,但曲落时难免让人唏嘘。

2005年左右,政府相继发布国八条、国六条,严控房贷政策,抑制房地产过热现象。而孙宏斌的顺驰就出现在这一时期。

先是管理失控、接着上市搁浅,最根本的是连续扩张造成资金缺口。

那时的孙宏斌也曾四处筹钱,也曾把家里的存款拿出来给公司运营,几乎使尽的回身解数,却难以维续。最后不得不作价12.8亿出让55%股权,将顺驰卖掉。

还有孙宏斌手里面一张王牌,那就是融创。

商海浮沉,成王败寇,成功的商人一抓一大把,难的是失败后又重新站起来的人。古往今来,少之又少,孙宏斌应该属于后者。

2008年,经济危机席卷全球。

王石判断,现在的房价已经让他心惊肉跳,不再具有上涨的理性空间,由此他提出了著名的“拐点论”。

然而王石不知道的是4万亿经济刺激,拐点是出现了,落下后旋即上升,房地产业迎来了V型复苏。

草莽英雄孙宏斌再次踩对了点。

这一年的12月,北京海淀区西北旺地块以20.1亿元成交,人们发现摘地的是名不见经传的融创,而融创的老板就是孙宏斌。

孙宏斌对这一时期的自己这样评价:

对我自己来说,没变的是理想、激情,变了的地方是要讲究平衡,不走极端。

在2010年,融创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市场,借助资本的力量为其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2014年融创成立仅11年,就成功跻身全国房企销售排行TOP10。

如果仅仅把孙宏斌定义成一位成功的地产商人,那一定不是他的全部。在他身上,还有更多自己的特质。

他是性情中人,呼朋引伴谈笑风生,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他是地产寡头,眼光毒辣激流勇进,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谈起来都是朋友,做起来皆为利益。

他能化敌为友,容别人所不能容。所以,被打入囹圄,还能视柳传志如兄如父。

他能曲能伸,能就失言当众向另一家企业老总道歉。

他高调并购绿城,却黯然退场;他意气驰援乐视,却惨遭算计。

他从商之路曲曲折折,你看他输了败了,但他明白失之桑榆,得之东隅。

此次融创暴雷,谁能说不是他又一次演绎精彩人生的机会!

在一片哀嚎的房地产业,股民、业主们都期待着孙宏斌的地产江湖奏响新的音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