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访日将有大动作: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

【文/观察者网 鞠峰】

本周,拜登即将开启为期4天的日韩之旅。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5月17日在记者会上透露,拜登将在访日期间正式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简称IPEF)。

彭博社直言,“印太经济框架”是美国政府为抗衡中国在亚洲影响力而提出的。特朗普任内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亚太地区出现“经济影响真空”的美国希望“另起炉灶”。去年10月,拜登在东亚峰会(EAS)上首次提出“印太经济框架”构想。

据彭博社5月17日报道,美国商务部正牵头就“印太经济框架”进行谈判,重点放在供应链弹性、清洁能源、基础设施、税收和反腐败等领域。美国政府还努力将数字问题纳入谈判议题,例如数据本地化和跨境数据流动。

“我们确实对此充满热情,”雷蒙多17日对记者们表示,“我花了很多时间与印太地区政府官员交谈,他们强烈要求美国更多地参与进来,并制定积极的经济战略。”

日本广播协会援引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称,正推进有关事宜,以便在日美首脑会谈上回应美方表示日本参加。韩媒《朝鲜日报》报道称,韩国总统尹锡悦对此表示支持,预计会在本周六与拜登在首尔会谈时宣布加入该框架计划,成为初始成员国。韩联社称,由于韩方获悉拜登可能于访日期间宣布“印太经济框架”启动,所以近期加快了与有关方的协商进度。

此外,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此前也对该框架表示赞扬和欢迎,该国预计成为初始成员国之一。印度虽然“以积极角度看待”这个合作框架,但在某些核心方面“有顾虑”。印媒称,美国十分看重印度的参与,可能会允许印度以更加灵活的方式加入其中。

然而,柬埔寨《高棉时报》指出,“印太经济框架”是美国政府用来鼓励该地区国家与中国市场“脱钩”的,这对亚洲来说不是好事。IPEF实质上在该地区引入了一个封闭的、排他性的、对抗性的协定,其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意图明显,与多边主义原则背道而驰。

拜登 资料图

“印太经济框架”是什么?

据美国国会下设的“国会研究服务处”(CRS)介绍,拜登去年10月在东亚峰会(EAS)上首次提出“印太经济框架”(IPEF)构想,旨在共同应对数字化、供应链、清洁能源等新的贸易议题。

IPEF将是美国政府在该地区的第一个重大贸易和经济倡议,它将“不以一个传统贸易协定的形式出现”,会涵盖四大“版块”——贸易、供应链、基础设施与减碳、税收与反腐。参与国必须签署一个“版块”中的所有协定内容,但不必参与所有“版块”。在IPEF框架下,成员国将制定贸易和投资的共同规则。

据路透社的消息,东盟的大多数成员国并不会成为“印太经济框架”的初始成员。一名美国政府人士表示,最初至少有6个国家将与美国签署协议,包括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韩国、菲律宾、新加坡。有分析称,美国政府希望越南和印尼也加该框架,但这两国在“跨境数据流动”的标准方面存在问题。

此外,刚上任的韩国国家安保室第一次长金泰孝5月18日介绍,已经有8个国家确定加入IPEF,可能还会有一到两个国家加入。他并未披露具体是哪8个国家。

根据目前披露的信息,“印太经济框架”的一些细节还不甚清楚,但拜登政府强调它不会包括降低关税或让美国市场准入更容易。同样,有美国议员批评该计划缺乏实质内容。两党参议员在今年3月的一次听证会上抨击拜登贸易方面的工作,并指责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缺乏谈判达成新协议的追求”。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若要实现美国的经济和战略利益,“印太经济框架”需要得到精心的设计和管理,并向美国盟友展示美国对该地区的持久承诺,使之成为地区内相较于其他倡议的可靠的替代方案。

据韩联社报道,有评论称,“印太经济框架”具有将中国挤出全球供应链的“反华联盟”性质,因此,韩国今后如何处理同中国的关系将成为尹锡悦面临的一大课题。日本共同社称,该框架意在抗衡中国推进的“一带一路”经济带构想,促进公平贸易并强化半导体等的供应链。

在拜登赴日前夕,美国驻日大使拉姆·伊曼纽尔宣称,美国在太平洋有着强大力量,拜登的访日之行会对中国起到“敲响警钟”的作用。伊曼纽尔还表示中国不可能加入由美国主导的“印太经济框架”。

《南华早报》指出,由于“印太经济框架”不是由美参议院批准的条约,其成立与否将取决于美国总统的行政命令,因而有可能被下一届政府抛弃。

日本积极配合响应

其实,拜登选择在日本启动这个计划在此前就有预告。日本驻美大使富田浩司5月9日透露,预计拜登将在本月下旬对访日时正式启动 “印太经济框架”。

富田称,拜登访日将释放出有力信号,即美日将在更广泛的印太地区发挥“领导作用”。据他介绍,日美两国正在努力充实这一框架的一些细节,“它需要在包容性和高标准之间达到一个平衡。”

据《日本经济新闻》5月6日报道,日本希望“印太经济框架”迅速启动。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萩生田光一月初与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商务部长雷蒙多会谈后对记者表示,“我们同意应该召集尽可能多的志同道合的国家,并在不久的将来推出它(IPEF)。”

日本政府对美国主导的经济框架颇为积极。“我们欢迎美国更多参与’印太’地区的经济活动,”萩生田光一说,“我们希望为IPEF成为现实做出贡献。”

日经报道截图

韩国表示加入,称该框架“不排斥中国”

据韩联社5月18日报道,韩国政府决定作为初始成员国,加入美国创建的多边经济合作机制——“印太经济框架”。韩联社称,由于韩方获悉拜登可能于访日期间宣布“印太经济框架”启动,所以近期加快了与有关方的协商进度。

韩联社同日报道称,有观点认为,韩国此举将引起中国反对、进而不符合韩国利益。对此,韩国国家安全室第一次长(副部长级)金泰孝表示,该框架“不排斥中国”。值得指出的是,如上文所说,美国驻日大使拉姆·伊曼纽尔此前已明确表示“中国不可能加入印太经济框架”。

专家分析指出,韩国的决定也在意料之中,韩国政府此举类似“投名状”,有意在经济领域主动加强韩美同盟关系。

自尹锡悦上任以来,韩国已多次对加入IPEF释放积极信号。

在5月16日,韩国总统尹锡悦发表首场施政演说。他首次直接提及加入由美国主导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的可能性,其身边人士指出,这凸显了他对于加强韩美战略的重视。

图片来源:韩联社

5月15日,韩国外长朴振在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会议上表示,IPEF很可能成为此次韩美首脑会谈的议题。韩国总统室方面透露,鉴于这是开放的协商机制,韩国将顺应大局参与其中。

新加坡:欢迎

据新加坡媒体“亚洲新闻台”(CNA)5月12日报道,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周四(5月12日)表示,美国提出的“印太经济框架”为了扩大参与,需要“包容”并提供“切实利益”,而新加坡对这个框架表示欢迎。

李显龙是在美国-东盟商业委员会和美国商务部的一次会谈中做出上述发言的。他表示,“我们鼓励东盟更广泛地参加这个框架,也希望美国直接邀请东盟国家。”

图自新加坡媒体

印度:积极看待,但有顾虑

美国早前已向南亚大国印度抛出“橄榄枝”,并对印度放宽了准入条件。

据《印度斯坦时报》5月13日报道,美国国务院称美国认为印度加入IPEF“非常重要”,美国将印度视为参与“印太”地区经济的“重要伙伴”且已经开始和印度政府共同探讨解决该框架的一些问题。

美国务院一发言人对《印度斯坦时报》表示,美国政府还考虑设计更“灵活和包容”的框架,让参与国可以不必加入IPEF“四大核心”的全部,这可以让印度更加灵活地加入此框架。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印度从“积极的角度”看待该框架,并注意到印美在供应链弹性方面特别一致。印度财政部长西塔拉曼4月访美期间称IPEF是一个“绝佳的想法”。按照她的说法,美国已与印度共享该框架,而印度总理莫迪表示将给予适当考虑。

据了解,印度对框架的一些方面,特别是贸易等感到担忧。印度政府正与美国政府多部门密切接触,以了解框架的细节以及印度需要做什么。

印度政府对于“以一种灵活的方式”加入该框架持开放态度,即在某些核心领域先开始合作,同时就别的核心内容进行协商讨论。而美国政府对这种方式也颇为宽容,国务院一名发言人称“我们预计该框架内不同部分的对话将以不同的速度进行。我们将追求更长期的目标,同时也希望巩固可以在短期内达成的合作领域。”

“对亚洲不是好事”

英国国际问题专家汤姆·福迪(Tom Fowdy)此前在中国媒体撰文认为,美国欲借此框架打造孤立中国的经贸联盟,插手地区经济事务,制定经贸规则和标准,将自身利益凌驾于地区国家之上。对亚太国家而言,中国是最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同中国经济深度一体化才是现实选择。美国强迫地区国家“站队”是行不通的。

柬埔寨主流英文媒体《高棉时报》(Khmer Times)5月16日发表评论称,“印太经济框架”是美国政府用来鼓励该地区国家与中国市场“脱钩”的,美国政府希望借此将中国排除在亚太地区的经贸和供应链之外。而这对亚洲来说不是好事。这实质上在该地区引入了一个封闭的、排他性的、对抗性的协定,其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意图明显,与多边主义原则背道而驰。

《高棉时报》称,鉴于中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规模和影响力,以及人为分裂贸易体系和切断供应链的可能后果,这样的协议不利于亚太地区的统一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此外,有猜测称美国试图拉拢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越南加入IPEF,而将柬埔寨、老挝、缅甸和文莱排除在外,这无疑会影响东盟发展,破坏东盟团结。

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日本地区负责人罗伯特·沃德(Robert Ward)表示,IPEF不会有效替代《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合作关系协定》(CPTPP),中国现在正在寻求加入那个框架。

“这个IPEF到底是什么?就是个‘备胎’(place-filler),”沃德上周接受采访时说,“在‘印太’地区的经济战略这方面,拜登政府做的不足,而中国做了长久的努力。”

5月12日,被问及对美国最快可能于5月启动“印太经济框架”有何看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中方认为任何亚太地区的区域合作框架,都应顺应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增进地区国家间互信与合作,都应体现开放、透明、包容、平等、互尊、互信和互利理念,坚持尊重主权、不干涉内政原则。亚太是合作发展的热土,不是地缘政治的棋局。中方愿同各方一道,秉持开放合作、互利共赢的宗旨,抵制冷战思维的小圈子,共筑亚太合作的大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