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头古城会不会是城中村改造的新模板?面对争议对话钱源

城市更新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何达成潮流与传统、原住民和新移民的有机平衡,此次以南头古城为案例,专访万科城市研究院院长——钱源先生。

南头古城“千里挑一”

万科领头 深度运营

业态丰富且多元

南头古城入口处牌坊

位于南山和宝安交界处的南头古城,不仅是一座千年历史古城,还是人口密集、空间复杂、流动人口占比高的城中村,有近3万人在此生活。

2017年作为第七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的主展场,吸引了大批建筑爱好者和年轻人关注。

2019年,万科作为代建单位正式入驻,进行规划、设计、施工一体化建设管理,负责统筹招商、企划推广、街区营运与物业管理等整体工作;

2020古城南北街示范段正式开街,2021年东西街对外开放;

2021年初,南头古城等7家单位被授牌确定为首批“深圳特色文化街区”。

南头古城鸟瞰图

钱源先生解释了政府如何从一千多个城中村中选中了南头古城,从人文、历史和文化角度看:

“深圳人除了金钱的驱动,还会有历史、文化等因素的驱动。”

“从深圳一千多个城中村中脱颖而出,是因为自带历史的厚度。”

“南头古城原本就拥有中山公园的优质自然资源。”

南头古城目前已入驻有历史文化展馆、创意体验、休闲餐饮、配套住宿、特色零售、文创办公等业态,适合全年龄段的游人短期或长期居住。

通过限制租金的涨幅和反复筛选租户的资质,万科招商团队邀请来一批港澳本土的餐饮和文化品牌。

深圳中山公园 图一图源网络

早上在中山公园慢跑、露营、放个风筝,在古城找家地道又实惠的小店品尝美食,下午逛逛各式小店,晚上在酒吧小酌一杯,返回特色民宿住一宿,便可完整体验一番充满趣味的都市假期生活。

千年古城历久弥新

多方力量参与建设

自循环,才能可持续

北街改造前后对比 图源网络

南街改造前后对比 图源网络

南头古城的改造,受到了外界褒贬不一的评价。

常规城市更新是通过改变原有建筑形态来放大城市空间,价值在于为人服务、推动城市创新进程。

南头古城改造总体规划负责人钱源接受「我在IAM」采访

钱源院长认为城市更新进程中,建筑师不是主导者,而是通过专业知识和经验来解决问题的:“城市更新与原住民、资本和政府的需求息息相关,其实建筑师是短期参与者。”

深圳在经历快速、高强度的城市化阶段,已形成高密度的人口布局,居民的公共空间无法避免被压缩。钱源先生提到南头古城在更新改造前,整体空间质量较差、基础设施落后、缺乏能满足居民日常生活所需要的公共活动空间和基础设施。所以改造最重要的就是利用一些”破败”或未被有效利用的消极空间,通过重新规划设计,进一步提升古城居民的生活质量。

南城门广场改造前后对比 ACF

口袋公园——砥园改造前后对比 G-WORKS

城市更新过程中,既要考虑更新对象错综复杂的权益关系,又要考虑投入产出比;既要兼顾建筑的实体价值和社会价值,还需考虑建筑是否实现了文化、历史或精神价值。

NT111改造前后对比 张超

书院广场NT134改造前后对比 行知影像

南头古城在城市更新的过程中,仅拆除了部分违法和危险建筑。在面对多方诉求的前提下,主街的风貌延续了岭南广府的建筑风格,大部分的建筑的改造都尊重了原有建筑的层积性和原真性,让它们恢复到了最初建成之时的样子,奠定舒适干净的风貌基础;而剩下的少部分建筑则邀请了不同艺术家和建筑师参与设计,加入了更多有趣的思考。

南头古城 · 十字主街

南头古城街景

通过“尊重建筑原真性和增强可持续性”的改造手段,每栋建筑各具特色、相辅相成,观赏性强,达成视觉效果上的统一。

南城门广场—瓮城和城门

南头古城—信国公文氏祠

城市更新如同文物修复,文物修复工作者往往不主张将文物修复得焕然一新,而应保持原有文物的古朴“沧桑感”,古城改造亦是如此。有些“古城”项目开发为旅游景点后,密密麻麻皆是全新仿古建筑,游人们便失去了探寻文化和历史的意趣。

原住民&新移民

城市的包容性

相互尊重与文化交融

最新一期《微醺城市:展览选址城中村 一场蒙太奇般的文化碰撞》中,嘉宾们曾提到过“士绅化”现象,钱源院长就谈论南头古城的城市更新时,也提出自己的想法。

每一个城市更新的背后都存在一定新移民“挤压”原住民生存空间的情况,“士绅化”现象在城市更新过程中无法避免,但可以做到过程的相对公平,如通过善意和耐心的沟通,双方彼此做出一定让步,减缓城市发展的“阵痛”。

鸟瞰图的德国汉堡HafenCity 图源网络

放眼世界来看,德国汉堡的HafenCity作为目前欧洲最大的城市更新项目所在地之一,从充分尊重历史的角度出发,实现了过去与当下的有机结合。

通过精细化管控的用地功能、高标准的可持续设计,在157公顷的土地上,打造了充满活力、富有海洋气息的新城,成为滨水地区更新项目的标杆。

分布在德国各城市的土耳其聚集区 图源网络

二战后,德国涌入了大量土耳其等邻国的新移民,近年又接纳了不少战乱国家的难民,虽然带来充足的年轻劳动力,却因文化和语言的不同渐渐形成了本地居民居住区和移民居住区,新移民多生活在城市边缘,难以融入当地生活。

而根据统计,深圳有70%的外来人口来自于广东省以外的其他省市,来自全国各地的新移民们并未单一地根据地域“划分领地”,反而更多以通勤距离、租金/房价和生活便利程度分散居住,聚集在各个大厂周边。通过与原住民深入地文化交流,共同建设了这座城市,带来了无限的活力。

整体来看,南头古城不同于普通的历史文化街区或古城古镇,身份的多元性造就了它的独一无二,既是一个典型的城中村,更是承载深圳历史发展的古城。

随着二期“小巷更新计划”的改造深入,相信南头古城势必将走向更远的地方,从“网红”打卡地变成大湾区的新文化符号。

编辑 / 我在君

红 猫 设 计

我在好视频

欢迎分享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