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台湾省宜兰县头城镇大溪里钓鱼岛(還沒有編第几鄰)

你的名字只叫钓鱼岛

词:渔鱼

曲:郭仔

编:大津

贝斯:王炜

电吉他:大津/王炜

木吉他:大津

和声:小高

混音:大津(乐队)/郭仔(人声)

演唱(按顺序):

宿雨涵/郭仔/大津/师兄/JOY/小冯/吴斌/刀刀刀/小高

宿雨涵:

母亲眼里的浪还在轻轻摇

等你进入梦乡甜甜地微笑

迎面的海风是回家的桥

桥这头是你久违的怀抱

郭仔:你还疼吗我的钓鱼岛

我伸手就能触到你肩头的礁

郭仔主音/大津和声:我陪你说话吧带着祖传的傲

大津:在乡音里让血泪尽情燃烧

师兄:你还好吧我的钓鱼岛

我闭上眼能感觉你胸口的潮

师兄主音/JOY和声:你唱首渔歌吧就用闽南的调

JOY:在歌声中那伤痕也是种自豪

小冯:每一株珊瑚每一棵海草

烙印着横平竖直的记号

吴斌:每一只飞鸟每一片波涛

暴一声字正腔圆的长啸

合唱:我们回家吧顺着自家的坐标

去把旧日的酸楚统统洗掉

而源远流长的信念何曾动摇

告诉世界你的名字叫钓鱼岛

间奏

刀刀刀:你还好吧我的钓鱼岛

我闭上眼能感觉你胸口的潮

刀刀刀主音/小高和声:你唱首渔歌吧就用闽南的调

小高:在歌声中那伤痕也是种自豪

JOY/小冯/吴斌主音/小高和声:

每一株珊瑚每一棵海草

烙印着横平竖直的记号

郭仔/师兄/刀刀刀主音/大津和声:

每一只飞鸟每一片波涛

暴一声字正腔圆的长啸

合唱:

我们回家吧顺着吹响的号角

去把陈年的纷扰统统注销

为铿锵有力的心跳叫一声好

告诉明天你的名字叫钓鱼岛

转调合唱小高和声或者人声华彩):

我们回家吧顺着自家的坐标

去把旧日的酸楚统统洗掉

而源远流长的信念何曾动摇

告诉世界你的名字叫钓鱼岛

我们回家吧顺着吹响的号角

去把陈年的纷扰统统注销

为铿锵有力的心跳叫一声好

告诉明天你的名字叫钓鱼岛

小高和声:

我们回家吧,回到母亲的怀抱

《你的名字只叫钓鱼岛》

文:渔鱼

昨日,不知为何,好友照夜忽然跟我说起一首连我自己都许久不曾听的老歌——《你的名字只叫钓鱼岛》,许多关于这首歌的久远记忆,忽的一下又闪现在眼前,于是打开手机里的播放器,翻出这首歌,又循环了几次。

这首歌词写于2010年,那时某弹丸岛国上蹿下跳,无比猖狂。我在义愤填膺的状态下写下这首歌词,发在音乐论坛上,私下也曾找过我认识的作曲人,希望能把这首词变成歌曲,让它流传,也不敢说什么以天下为己任之类的漂亮话,只是想表达我作为一个普通公民的心声,我想这是所有与文艺工作沾边的人的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论坛上没有一个作曲人主动找我,我私下找的作曲人也全部拒绝了我,当时我不知道他们拒绝我的原因,总以为是歌词质量的问题,反复细读之下,还是不觉得这首歌词竟然差到那种没有一个作曲人能看得上的地步。直到后来我找到郭仔,他满口答应,这件事情才总算有个结果。歌曲出来已经是2011年了,编曲人是大津,演唱者是网上许多素未谋面的好朋友。我听了以后感到震惊,没想到这首歌曲能够做到如此之大气磅礴、热血沸腾。

写这首歌之前我就觉得,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需要有这么样的一首歌,是我们必须明确的一个立场,而且时至今日,我依然这么认为。遗憾的是,这首歌自诞生以来,始终未能造成什么影响,我曾经多次试图用我手上仅有的资源,去推这首歌,却无一例外的次次碰壁,所有我能联系上的电台、电视台、唱片公司、演艺公司、歌手,拒绝这首歌的理由都出奇的雷同,他们说这首歌涉及政治,很敏感,他们明哲保身不肯越雷池。至此,我也才明白当初为什么那些作曲人全部都拒绝我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首歌词的姊妹篇《南海!南海!》至今也只能安躺在文档里,我已经无力再去找作曲人合作了。

但我不认同他们这种看法,我认为这首歌并不是一首敏感的政治歌曲,而是建立在民族尊严、国家利益上面的一种呐喊;它是一首爱国的歌曲,而演唱、传播这样一首爱国歌曲应该是一件光明正大的事情,并不是某些人所认为的“被招安”,绝不是一件“令人蒙羞”的事情。我始终坚信,歌是一首好歌,事是一件好事。

今天是正月初十,我不知道这个年算不算已经过完了,反正身边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开始上班,只有我这个无业人员,还呆在家里面拽着年的尾巴不放。于是又想起,今年钓鱼岛依然没有回家过年!钓鱼岛还好吗?钓鱼岛还疼吗?我若问,谁来答?

一点感想

这是我每一年都要翻出来复习的歌曲。看了鱼的文字,也记起了2011年元旦在大津和竹子家玩的时候,大津正在为这首歌编曲。而且有幸听到了郭仔最初的小样。第一感觉就是:感动。

好多年以来,有意无意地也听过很多晚会颂歌,听了也就听了,没什么感触,不过是高大上的假大空。没有记忆点,也没有情感停留。

可是真正好歌不同,在第一声旋律,第一声人声开始的时候,就有一根无形的线紧紧抓住了漂浮的心。美好的情感就是这样的吧?从万千虚无的繁华与喧闹中,听到一声清啸,心中的热血由此沸腾,爱国的情绪也该是这样的吧?

如鱼所说,这首并不是政治歌曲,她没有那些颂扬的口号,有的只是平实的情感,来自于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一群普通的音乐人的爱国情绪。所谓“歌以咏志”,这是我们曾经燃烧过的热血。即使在多年以后的今天,在听到歌声的那一刹那,依然可以感觉到情绪升腾,热泪盈眶。

是的,没有大道理需要宣扬,我们只是可以确定,即使俗世生活磨平了棱角,消磨了锐气,我们还是有一抹热血留着,在眼角眉间之外,在弹剑长歌之时。(文/照夜)

编辑:照夜

撰稿:渔鱼

素材选自音核 | 图片来源网络

音核原创音乐:www.zhu-zi.com

该音乐作品版权归创作人所有,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