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划调整,晋城市的突破口仅此而已吗?阳城泽州异军突起?

我在晋城讲故事,你从故事观晋城。

前排:内容较长,谨慎阅读

2022年4月8日印发的《山西省推进资源型地区高质量发展“十四五”实施方案》提出:支持阳泉、晋城有序进行行政区划调整,拓展转型发展空间。

这也是自2021年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到“积极稳妥推进行政区划优化调整”后,时隔一年再提“行政区划调整”

刚上车就停运

晋城市的行政区划调整计划多年,终于在2018年迈出了实质性一步,随着泽州县委县政府在金村镇府城街正式挂牌,与城区纠葛22年的泽州县机关终于迁出城区。随后的2019年11月21日,晋城市委七届八次全会审议通过了《晋城市部分行政区划调整方案》晋城市正式买票上车,搭上了“多区市”的时代快车。

然而紧随其后的新冠疫情,让诸多城市暴露出了十几年的发展弊病,控制城市规模成了新的政策走向,2020年至今,国家、发改委、各地民政部门已经相继表明“要划定并坚守城市开发边界,慎重撤县设区。”

晋城市的蛋黄结构由来已久,城区面积过小已经撑不住城市的发展脚步,晋城市本不应该属于“盲目扩大城市”的行列,但是政策的风向吹来往往是不照顾弱者的晋城市刚刚买票上车,就被通知“列车停运”。

另谋出路

晋城市范围内除了泽州县改区外,阳城县同样在谋划区划改革,2018年9月9日,晋城市委七届五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同意阳城县撤县设市的决议》

无论是泽州改区还是阳城改市,都是两地从“乡镇化”迈向“城市化”的重要一步,也是摆脱“农村属性”走向“城市属性”的必备基础。

县城松绑

2022年5月6日,央办国办印发《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县城终于可以摆脱“较大的农村”帽子,被提到“城镇化建设”的核心地位。

《意见》提到:要完善市政设施体系,夯实县城运行基础支撑,其中包括完善市政交通设施、畅通对外连接通道、健全防洪排涝设施、增强防灾减灾能力、加强老化管网改造、推动老旧小区改造、推进数字化改造。

上述基础设施建设内容,通常只出现在市一级中心城市的建设内容中,而如今却要开始向县城下沉,推动县城基础设施迭代升级,正如上文跳转的本号关于“县域高中发展”的分享内容,不断提高县城基础设施承载力、稳定县城教育水平、确保城市新生代人口聚的起留的住,将是未来几年县域(县城)发展的重要工作。

除此之外,产业和就业平台的创建将直接影响县城的“造血能力”。《意见》提到:要培育发展特色优势产业,稳定扩大县城就业岗位,包括增强县城产业支撑能力、提升产业平台功能、健全商贸流通网络、完善消费基础设施、强化职业技能培训等。

发展县城经济,除了中心城市卫星县和专业功能县之外,县域一般要着力发展的就是制造业,更加快速带动经济发展,解决就业。各个县域结合自己的产业特色形成产业集聚区,从而带来较为稳定的就业平台,通过定制化的职业技能培训获得本地充足的产业工人,由此而来的商务物流和消费经济自然水涨船高。

产业和基础设施是第一位的,但同步到配套设施也会及时跟进。《意见》提到:要强化公共服务供给,增进县城民生福祉,包括完善医疗卫生、教育、养老托育、文化体育、社会福利等后勤保障设施

除了这些,为了避免县城发展重蹈城市发展的覆辙,意见还特别提到要加强历史文化和生态保护,提升县城人居环境质量,同时在农业人口市民化、建设用地、投融资渠道等方面向县城“松绑”。另外,县城还肩负着向乡村延伸基础设施和服务的使命,完成城市发展的未竟之志

谁行谁上

当然,国家对县城的支持不是一哄而上,而是将县城分成了大城市周边县、专业功能县、农业主产区县、重点功能区生态县、人口流失转型县五种类型,而其中一批具有良好区位优势和产业基础、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集聚人口经济条件较好的县城的建设到2035年要取得明显成效。另外提到的人口流失转型县则被要求“有序引导人口向邻近的经济发展优势区域转移”,终归可能难逃撤并的命运。

我省的人口小县改革自2020年4月实施,浮山、河曲等县开始了机构改革,今年第二批人口小县改革将继续推进,山西省的县域改革有望朝着更深更广的领域推进。

我市下辖5个县市,虽然在全国排不到县域经济百强,但是放在省内来看实力还算不错,其中四个县市基本都可以算作“具有良好区位优势和产业基础、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集聚人口经济条件较好的县城”,而陵川县可以专注机会,找准定位,努力朝着重点功能区生态县方向前进,逐步有序承接生态地区超载人口转移,完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增强公共服务供给能力,发展适宜产业和清洁能源,为保护修复生态环境、筑牢生态安全屏障提供支撑。

还有利好

县城要发展,首先需要解决人口和基础设施的问题,而解决这两个问题又需要解决土地和财政的问题。

在国家推动县城大发展,县城发展正欲快马加鞭的同时,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召开,提出全面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构建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基建投资相较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更能发挥稳定经济增长的‘压舱石’作用,一方面有利于提振市场信心,另一方面也能够稳定就业。但从当前我国的情况看,全面加强基础设施不需要‘大水漫灌’,而是集中在‘补短板’

针对本文相关的县城建设的补短板事项,早在2020年5月,国家发改委就发布了《关于加快开展县城城镇化补短板强弱项工作的通知》,选取了120个县及县级市开展县城新型城镇化建设示范工作。

我市阳城县位列其中,通知要求的项目内容涵盖公共服务设施提标扩面、环境卫生设施提级扩能、市政公用设施提挡升级、产业培育设施提质增效等大项,同时在土地和财政资金方面给与专项支持,以上方面基本包括了一个小型城市应具备的各项基础设施水平和财政金融手段,可以说该通知是国家《县城城镇化建设意见》的先行官。

除阳城县的“县城城镇化试点”外,泽州县也成功入选全国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县,无论是闲置宅基地“点状入市”、还是以宅换房、以宅养老、还是“流转+康养”、统建小区集中安置,五种模式的最终目的都是实现农村闲置宅基地的高效利用,尤其是市区周边的泽州县部分村镇,通过宅基地改革将土地变为经营性土地入市交易,服务于城市建设类项目用地,不仅给集体带来更大收益,也解决了“市区周边建设用地不足”的窘境。

泽州县改区的短期效益主要体现在土地和财政的运用,如果宅基地改革深入推进,再加上泽州县雄厚的财政实力,主城区范围内真正实现“城市化”并非需要死等“改区”。

丹河新城的国有土地+市区周边乡镇的集体建设用地有希望共同构成短期内晋城城市建设的重要基础保障。

结语

啰嗦至此,核心只有一个:

发展先行静候政策,城市发展了政策肯定会来;

政策先行再谋发展,政策下来了发展机遇可能就错过了。

县域经济在未来15年会是政策主要的投入方向,希望阳城、泽州、高平、沁水、陵川把握机遇,能争则争,该舍就舍,抢时间上赛道,别再发生没买票或刚买票就停运的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