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财智库|如何看待越南与中国制造业之争?

央财智库,致力于成为企业可持续发展首席参谋官,与企业共建、共享「政商媒销消」跨界融合,共赢新时代中国特色经济发展,赋能企业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敬请有问题的您与我们探讨企业发展路上的得与失,与我们交流咨询。

央财智库

一、中国制造带动亚洲国家,

对美贸易量高速增长

1.1 远东发展中国家

对美贸易量高速增长

从亚洲整体出口规模来看,近十年间(2011-2021 年)亚洲整体货物出口金额增速为 3.59%,其中美国自 亚洲的进口金额(按 CIF 计算)增速为 4.02%,2016 年美国自亚洲进口金额占亚洲整体出口额达到峰值 16.3%。伴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等事件,亚洲对美贸易占比下降至 15%左右。

从亚洲整体出口海运集装箱贸易量来看,过去 6 年间整体出口集运量增速维持在 4%左右,亚洲至北美集 装箱海运贸易量自 2019 年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后明显下降,而新冠疫情爆发后的 2020 年下半年,亚洲至北美 集运量再次显著上升,月均集运量维持在 200 万 TEU 左右,淡旺季不再明显。原先 2015-2019 年亚洲至北美集 装箱海运量占整体出口量的 34%-38%,2020 年下半年以后占比提升至 40%-43%。

远洋航线中,亚洲对美贸易主要通过远东-美国航线,相比于亚洲范围内的 48 个国家,远东主要包括 18 个 国家和地区。

从远东至美国集装箱海运量来看,近十年间(2011-2021 年)整体集运量增速为 4.90%,2021 年同比增速 高达 15.26%,2022 年 Q1 同比增速为 3.92%,美国进口需求持续旺盛。

从远东至美国集装箱海运的单箱货值来看,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国基本生活用品需求、家庭装修的建材需 求等大幅提升,导致 2020 年平均单箱货值由 2019 年的 50553 美元显著下降至 44751 美元,2022 年 Q1 已逐步 回升至 45935 美元。

1.2 东盟对美集运量

2019 年显著增长,

源于中国转口贸易

远东至美国集装箱出口量中,越南仅次于中国位居第二,占比超过 11%。分国家来看,远东至美国集装箱 货运量占比居前的国家分别为中国(包括中国台湾、香港和澳门)、越南、韩国和印度,2022 年 Q1 占比分别 为 63.37%、11.38%、5.17%和 4.99%,中国和越南合计占比接近 75%。其中,日本至美国集运量占比由 2014 年的 4.48%逐步下降至 2022 年 Q1 的 2.93%。

从远东各国家至美国集运量增速来看,2019 年越南至美国集运量增速高达 33.1%,其他东盟国家包括柬埔 寨、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 2019 年均维持较高增速,分别为 48.0%、25.2%、21.5%和 17.7%,而中国(包 括中国台湾、香港和澳门)2019 年同比下降 9.6%。

需要注意的是,与 2019 年越南出口至美国集运量快速增长同步出现的是中越贸易差额的显著上升,2019 年中越贸易差额增速猛增至 69.0%,改变了 2014 年以来同比下降的趋势;同时,越南自中国进口额占整体进口 总额比例 2019 年重拾升势,达 38.0%。因此,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国至越南的转口贸易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越 南至美国出口量的高速增长。假设 2019 年中越贸易差额增加值均为中国至越南的转口贸易所致,则 2019 年中 国至越南转口贸易额约为 138.6 亿美元;再假设中国至越南转口贸易最终流向为美国,则越南至美国出口总额 中约 20%源于中国的转口贸易,不考虑中国转口贸易的条件下,2019 年越南至美国出口总额与 2018 年持平。可以说,越南是中国转口贸易的主要基地之一。

从中国与东盟国家(包括柬埔寨、菲律宾和缅甸等国家)的进出口贸易差额来看,2019 年贸易差额增速猛 增至 49.9%,与越南的转口贸易情况类似。

1.3 中国、东盟等

对美出口货值远低于日韩,

源于货种结构差异

从远东各国家至美国集装箱海运的平均单箱货值来看,2021 年日本以平均单箱货值 16.83 万美元/TEU 遥 遥领先,其次是韩国的 7.50 万美元/TEU,中国以 3.94 万美元/TEU 位于中下游,越南为 3.28 万美元/TEU,低 于其他所有远东国家和地区。

从远东各国家至美国主要出口货物品类来看,日本和韩国前两大出口商品均为机械设备类(包括计算机及 零配件)和交通工具(包括汽车及零配件),合计占比均在 40%以上,故平均单箱货值远高于其他远东国家和 地区。越南主要出口商品为家具、电气设备(包括手机及零配件)、鞋类、塑料及制品和服装,占比分别为 42.7%、 8.1%、6.0%、5.0%和 4.5%,其中电气设备主要为手机零部件组装后出口,劳动密集型产业货物出口合计占比 达 66.2%。

二、越南出口“崛起”

在于承接大量劳动密集型产业

2.1 越南主要出口至美国,

严重依赖中国进口

2011 年至 2021 年的十年间,越南整体货物出口总额复合增速高达 13.2%,相对应地货物进口总额复合增 速高达 12.0%,越南进出口贸易迅速“崛起”。

从主要进出口国家来看,美国是其最大的买家,中国是越南最为主要的进口来源国。出口方面,2021 年越 南至美国出口额为 963 亿美元,占越南整体出口总额约 29%;其次是至中国的出口额 560 亿美元,占越南整体 出口总额约 17%。进口方面,2021 年越南自中国大陆的进口额为 1099 亿美元,占越南整体进口总额约 33%;其次是自韩国的进口额 562 亿美元,占越南整体进口总额约 17%,远低于中国大陆。

从主要进出口商品来看,计算机/手机及其他机械设备的零部件、纺织材料是其主要进口商品,计算机/手 机及其他机械设备、成品的纺织服装是主要出口商品。

越南自中国大陆进口大量原材料,依赖度较高。根据越南海关统计数据,2021 年越南自中国大陆进口额约 1099 亿美元,占整体进口额约三分之一,同比增长 30.4%。越南自中国大陆进口的主要货物与整体进口货种结 构相近,56%的纺织、皮革材料等(包括纱和布料等)自中国大陆进口;48%的机械设备等自中国大陆进口;42%的电话、手机及零件自中国大陆进口。

越南将原材料/零部件经过加工/组装后,再出口至美国。根据越南海关统计数据,2021 年越南至美国出口 额约 963 亿美元,占整体出口额约 30%,同比增长 24.9%。越南出口至美国的主要货物与整体出口货种结构相 近,也与自中国大陆进口的货物结构相对应。2021 年越南木材及制品整体出口额约 148 亿美元,约 63%出口至 美国;46%的纺织服装出口至美国;42%的机械设备等出口至美国。可见,越南较大比例的原材料依赖自中国 进口,后经加工再出口至美国。

2.2 越南对美

计算机、手机等出口大涨,

组装环节加速向越南转移

根据前述,越南整体出口以美国为主,并且远东至美国集装箱出口量中,越南仅次于中国位居第二,占比 超过 11%。下面着重分析越南至美国的集装箱海运贸易情况。

从越南至美国不同商品的集装箱海运量增速来看,2019 年 HS84-机械设备(主要是计算机)与 HS85-电气 设备(主要是手机)带动了整体集运量的增长,表明 2018 年 3 月中美贸易争端爆发后,以计算机、手机组装为 代表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加速向越南转移。

与中国至美国不同商品的集装箱海运量进行比较,2019 年中国大陆至美国各类商品增速有明显下滑,增速 明显下滑的货种正好对应越南 2019 年增速明显上升的货种,例如 2019 年中国大陆至美国出口的 HS84-机械设 备(主要是计算机)与 HS85-电气设备(主要是手机)分别下滑 9.8%和 9.5%。

2.3 越南进出口

均由外企主导,

外企贸易额占比约 70%

2021 年越南外资企业出口额占越南整体出口额的比重为 73.8%,自 2015 年以来始终超过 70%,并且自 2010 年越南外资企业出口额增速远高于本土企业。从越南整体进出口总额来看,2021 年越南外企进出口总额占比为 69.6%,表明越南配套工业发展相对滞后,越南外企生产所需的原材料同样依赖进口。

虽然越南外企数量不多,但对出口的贡献远高于本土企业。以木制品出口为例,越南海关数据显示,越南 外企木制品出口占整体出口额约 48%,本土企业占比约 52%;但外企数量在该行业中占比仅约 15%,而本土企 业占比约 85%。

从越南外商直接投资(FDI)流入来看,2021 年按照注册资本计算越南外商直接投资约 338.4 亿美元,同比 增长约 9.0%,实际执行资本为 197.4 亿美元,同比下降-1.2%,受到疫情影响仍然显著。

越南每年 FDI 流量占固定资本形成总额的 25%左右,FDI 存量占 GDP 比例超过 60%。根据联合国贸发会 数据,2020 年越南 FDI 存量达 1769 亿美元,占越南 GDP(按不变价计算)总额的 65.3%,2020 年 FDI 流量占 固定资本形成总额的 23.9%,表明外企在越南整体经济中起着较大贡献作用。

越南 FDI 流入来源国主要是新加坡、中国、韩国和日本等亚洲国家,约 60%的 FDI 流入越南的制造业。从越南外商直接投资(FDI)流入来源国来看,按照注册资本计算,2021 年主要来源国分别为新加坡、中国(包 括中国台湾、香港)、韩国和日本,占比分别为 34.4%、20.8%、15.9%和 12.5%。从越南外商直接投资(FDI) 具体流入行业来看,主要是制造业、房地产和零售贸易等,按照注册资本计算 2021 年占比分别为 58.2%、8.5% 和 4.5%,合计占比超过 70%。

2.4 外资为何选择越南?

越南逐步成为海外公司进入其他东盟市场理想位置,是海外公司即将在东南亚开展业务的战略要点。

1)越南签署多份外贸协定,

经商环境持续改善

自 2007 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越南与多国签署了自贸协定,是全球签署自贸协定最多的国家之一。近几年, 越南所签订的自贸协定陆续生效,包括《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越南与欧盟自由贸易 协定》(EVFTA)、《越南与英国自由贸易协定》(UKVFTA),《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

同时,越南政府自 2000 年以来持续为外资企业提供了极具竞争力的财政激励措施,包括对汇往海外的股息 征收零预扣税,并将企业所得税(CIT)税率降低到 20%,使越南逐步成为众多海外公司的首要选择。

2)越南制造业劳动力成本较低,

相对于其他东南亚国家仍有优势

目前越南制造业劳动力成本每小时 2.99 美元,中国每小时为 6.50 美元,约为中国的 50%;同时,从人均 国内生产总值的角度来看,越南劳动力成本相对于其他东南亚国家仍具优势。随着越南劳动力人口逐年增长, 越南工人价格相对低廉、年轻,并且技能水平越来越高。

3)越南国内消费快速增长,

持续吸引海外投资者

越南国内消费预计将维持每年 10%的增速,持续吸引海外投资者进入。越南拥有超过 9700 万人口和东南 亚增长最快的中产阶级,逐步成为外国商品的重要战略市场。自 2013 年以来,越南零售销售额增速始终维持在 10%左右,预计这一增速仍将维持。

4)越南航运网络等基建设施逐步完善

联合国贸发会发布的班轮航运连通性指数(LSCI)反映了一国融入全球班轮航运网络的程度,以 2006 年第 一季度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互联互通指数为基准,选取为 100,中国始终为该指数国家中的最大值。2021 年底越 南的班轮航运连通性指数为 78.77,相较于 2010 年底的 43.32,涨幅为 81.83%,表明越南航运网络等基建设施 正在快速完善。

三、船公司纷纷布局越南市场,

东南亚运价水平相对更高

3.1 越南集装箱吞吐量

主要集中于胡志明港口

从越南整体口集装箱吞吐量来看,2020 年全年越南港口吞吐量为 1700 万 TEU,其中胡志明港吞吐量为 572 万 TEU,占比约 33.6%;其次是海防港吞吐量为 130 万 TEU,占比约 7.6%。

从越南出口至美国的集装箱量来看,越南主要出口港口是胡志明港(包括头顿港)占越南整体出口的 68.8%, 其次是海防港占比约 20.9%。越南加工工厂主要集中在越南南部的胡志明和首都河内附近。

3.2 船公司加快布局越南市场,

中远海控市占率位居前列

从越南至美国各船公司承运的集运量来看,2021 年马士基(包括汉堡南美)承运量为 35.5 万 TEU,占比 约 15.6%,市占率排名第一;中远海运与东方海外国际合计承运量为 35.3 万 TEU,占比约 15.5%,基本和马士 基体量接近。

从越南至美国各船公司承运的集运量增速来看,2020-2021 年马士基与地中海投放运力较多,承运量相较于 2019 年的涨幅分别为 121%和 155%,中远海运与东方海外国际合计涨幅为 27.7%。

3.3 越南、日本至美国运价

均显著高于中国

截至 2022 年 3 月亚洲至美国整体运价为 11,129 美元/大柜,其中上海、越南和日本至美国运价分别为 9,570 美元/大柜、12,000 美元/大柜和 14,380 美元/大柜。历史上,越南、日本至美国平均集运运价水平也均高于中国。

四、中国与越南产业链互补,

促进亚洲整体出口贸易

4.1 中国供应链“外溢”至越南,

二者更多是互补关系

综合前述,自 2007 年开始中国制造业便逐步向越南进行所谓的“转移”,实际上是中国供应链的“溢出”, 尤其是在 2018 年美国对中国额外征收 25%关税后,进一步加快了劳动密集型产业向越南转移的速度。

(1)2007-2008 年越南外商直接投资额显著上升,对应第一轮中国供应链转移,该轮转移主要是纺织服装、 鞋类等劳动密集型行业,由于纺织行业对人工成本较为敏感,叠加中国大陆劳动力成本逐步上涨,该轮转移一 直持续至 2015 年左右。根据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的数据,越南已发展为对美国出口鞋类和服装的第二大供应商。

(2)2018 年中美贸易战摩擦愈演愈烈,第二轮供应链转移加速,主要是计算机、手机等组装行业。其中, 对该行业出口影响较大的是 2018 年三星开始将其位于广东惠州的工厂迁至越南,随后三星对越累计投资 180 亿 美元,越南成为三星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超过 50%的手机货量均由越南生产。2021 年越南三星公司出口额超 过 655 亿美元,同比增长 16%。

可以看到,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并不是某个整体产业,而是产业生产流程中的某些特定环节,主要是对供 应链需求较低、人工成本占比较高的环节,一般是最终的组装环节。中国与越南在产业链上更多是互补关系, 而不是竞争关系。

同时,从中国与越南之间贸易量高速增长也可以看出,越南需要从中国大量进口原料或零部件,再进行组 装出口。产业链重构促进了中越贸易关系发展,中国保持为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出口市场,越南也保 持中国在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

4.2 中国已经加入 RECP,

表明并不担心制造业“转移”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实际上将加快中国低附加值的制造环节向东南亚国家的转移速度, 某些行业的不同细分领域或将集中于越南或其他东南亚国家。既然中国已经加入了 RECP,表明中国政府并不 会太担心所谓制造业转移的问题。

1)关税减免将加快推动 RCEP 区域内产业链供应链一体化。RCEP 协定下中国与东盟、澳大利亚、新西 兰之间的立即零关税比例超过 65%,与韩国相互立即零关税比例达到 39%和 50%,与日本相互立即零关税比 例分别达到 25%和 57%。从涉及金额来看,与中国之间立减关税贸易金额较大的国家是越南和澳大利亚,均超 过 100 亿美元。

根据世界银行报告预测,越南有望成为 RCEP 成员国中收入和贸易额增长最快的国家。2020 年至 2025 年, 越南平均进口税率将从 0.8%降至 0.2%,同时出口税率将从 0.6%降至 0.1%。按照最乐观的情景,越南收入水 平将增长 4.9%,高于 RCEP 其他成员国。越南出口增速有望达到 11.4%,同时进口增速将达到 9.2%。

2)RCEP 投资方面协定将加快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资本流入。RCEP 投资章是当前亚洲地区规模最大的投 资协定,是在原有 5 个“东盟 10+1 自由贸易协定”投资规则基础上的全面整合和升级,实现了共同的投资规则 和市场准入政策。其中,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禁止业绩要求(包括当地含量、购买国货、强制技术转 让等)、严格征收和国有化行为等内容将显著加快部分低附加值产业转移。

RECP 协定下中国部分低端制造业将直面东盟国家的激烈竞争,同时中高端产业也将受到来自日韩产品的 竞争,将有助于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催生高附加值产业的发展。未来中国的出口货种结构或将向日本、韩国 的出口货种结构转变,带来平均单箱货值的提升。

4.3 越南出口主要由外资主导,

产业升级仍需时日

根据前述,越南制造业仍集中于纺织业和零部件组装环节,附加值相对较低;并且出口主要由外资企业主 导,在在生产设施、上游产品等方面较大比例依赖进口,本土企业实力依然较小。因此,未来越南能否实现产 业升级仍需一定时日。

同时,更为关键的问题在于越南自身的体量限制,难以建立较为齐全的工业门类,优势将集中于某些行业 的细分领域或环节,产业升级面临一定难度。越南与东盟绝大多数成员国之间在产业上同质性较强,竞争也较 为激烈。产业升级需要建立比较齐全的工业门类,确保主要工业品和原料自产,但限于越南整体有限的国家体 量,难以在国内形成一套完整的供应链,预计仍将严重依赖进口。

4.4 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加入国际分工,

促进亚洲整体出口贸易

2013 年起中国通过推行“一带一路”倡议,逐步构建一个互联互通的人员、信息、资本和物流网络,借助 这一综合网络。借助“一带一路”越南等东南亚国家逐步进入全球分工体系,融入了全球生产网络,中国在全 球分工体系中的地位也由之提升,中国与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之间远非替代关系。

未来中国将通过自身庞大的市场和创新能力,带动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发展,将强化亚洲整体贸易出口的优势。相对于墨西哥等其他国家和地区,欧美国家未来更有可能选择亚洲产品,促进亚洲整体出口量持续提升。

(本文仅供参考,不代表我们的任何投资建议。如需使用相关信息,请参阅报告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