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简称“桂”,你知道桂林最初在哪里吗?可惜这里没有成为首府

广西的简称为“桂”,其简称来自于“桂林”。当然,这里的“桂林”并非是现在的桂林市,而是古代的桂林郡。不过桂林郡在哪里也是一个比较有争议的话题。本文就来谈谈这个问题。

广西在先秦时期为百越之中的“西瓯”地区。公元前219年,秦始皇对百越发动了全面的兼并战争,其军队分为五路,一路攻取东瓯和闽越(浙江、福建),两路攻南越(广东),其余两路攻西瓯(广西)。攻打的东瓯、闽越的战争较为顺利,秦朝随之在此设立了闽中郡。

不过,攻打南越、西瓯却遭到了巨大的挫折。西瓯人在热带雨林中和秦人打起来游击战,导致秦人“伏尸流血数十万”,主将屠睢也战死。214年,秦朝发动第二次战争,这次由于开通了灵渠,因而秦军能够从湘江进入漓江,深入西江干流,最终击败了南越和西瓯。此后,秦国在珠江流域设置了南海、桂林、象郡三郡,其中南海郡位于广州,象郡位于交趾,也就是越南北部,而桂林郡位于广西。

秦朝末期,南海郡尉赵佗乘秦亡之际,封关绝道,兼并岭南的桂林郡、象郡,建立了南越国。直到公元前111年,南越国才被汉朝吞并。此后,汉朝又在南越版图范围内设置了九个郡,桂林郡也是其中之一。可是奇怪的是,汉朝的《史记》《汉书》都没有准确记载桂林郡的首府在哪里,这就留下了诸多争议。

交州九郡

现在主要的观点有三个:第一种说法认为桂林郡在现在的桂平市,第二种说法认为桂林郡首府在贵县,第三种说法认为其首府在西江上游的凌云、凤山 、巴马一带。无论哪一种观点,都不赞成桂林郡位于现在的桂林市。

那么以上三种说法,哪一种说法最合理的呢?我支持桂平说。桂林郡在西汉恢复不久,就改名为了“郁林郡”。《汉书》记载:“郁林郡,故秦桂林郡,属尉佗。武帝元鼎六年开,更名 。”当然,汉朝的郁林郡只是南越九郡之一,其管辖面积比秦朝的桂林郡更小。现在,只需要搞清楚郁林郡的首府在哪里就可以了。

中国的古籍中,最早明确记载郁林郡首府位置的信息出现于《旧唐书·地理志》,其原文对桂平的介绍是写道:“汉布山县,郁林郡所治。”《大明一统志》进一步阐释:“布山废县,在今府治西五十里。”这里布山县就是桂平古名,其遗址是桂平县的古城村。后来的《桂平县志》、《 广西通志》(清嘉庆刻本)、 《中国 古今地名大辞典》都认同桂平就是古代郁林郡所在之处。

有《新唐书》《大明统一志》的史料作为依据,桂平说显然更具有说服力。而贵港说都是依赖于地方志,如《浔州府志》《贵县志》,这些资料出现时间晚,同时也要尽量维护地方利益,所以在可信度上远远不如国家修编的官方史书。

至于凌云、凤山 、巴马说,则是越南史学界的观点。越南史学界也比较流行“去中国化”,他们认为象郡并非在越南,而是在广西西南,如此就能够撇清和秦朝的关系。如果将象郡北移到了广西西南,就“挤压”了桂林郡的空间,于是他们将桂林郡的位置又北移到了贵州和广西交界一带,也就是凌云、凤山、巴马一带。有意思的是,谭其骧身处于那个不得已的年代,为了所谓的“国际友谊”,也采取了这种荒唐的学说,将象郡标注在凭祥,将桂林郡标注在了西江以北。

另外一个比较支持桂平的资料就是《水经注》。《水经注》记载当时经过郁林的一条大河是郁水。有人认为郁水就是郁江,这是错误的。《水经注》写道“郁水即夜郎豚水也”,从这些信息来看,这里的“夜郎豚水”也就是牂牁江下游,是从贵州方向流下来的,显然,这条河流不是郁江,而是西江干流。而贵港位于郁江之上,郁江位于西江之南,是西江支流,是从西南发源注入西江。

那么,秦朝为什么要将桂林郡设置在桂平呢?我们可以联系灵渠来看。秦朝在百越地区设置了郡治,都位于水路交通要害之处,如闽中郡位于闽江出海口——福州、南海郡位于珠江入海口——广州,象郡位于红河干流咽喉——河内。而桂林郡自然也是位于水路交通咽喉。

桂平位于郁江和西江干流的交汇处,可以说是古代广西的水上交通中心。秦朝的物资、粮草可以在这里进行集散、中转,同时这里也能够作为秦朝军队控制四方的据点。现在来看广西的版图,桂平相对来说也是比较居中的。广西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桂林、柳州、南宁的省会之争,桂林的位置太靠东北,南宁偏安西南,而柳州远离了西江航道,三个地区在地理位置上都不如桂平。如果当初将广西的首府选择在桂平,那么广西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从这一点也能够看出秦始皇还是非常有战略眼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