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户收青麦转饲料,问题出在哪了?根源还在于农民卖粮价格太低

粮食危机与“收青麦转饲料”

国以民为天,而民以食为天。所有的问题,一旦涉及到粮食,都不是小事。

最近,关于粮食的新闻牵动大众的心,最显著的是以下几个:

一个是印度发布小麦出口临时禁令公告,声称俄乌军事冲突导致的国际粮价大幅上涨,已经威胁到印度及周边国家的粮食安全,因此作出临时禁止小麦出口的决定。类似的,当地时间19日,阿富汗临时政府代理财政部长希达亚图拉·巴德里下令所有海关办公室禁止小麦出口,以满足其国内人民的需求。国际市场上,小麦价格已经飙升,G7成立全球粮食安全联盟。

另一个是国内山东、河南、安徽等地小麦被提前收作青储引发汹涌舆情。

本不相关的事儿一联系起来,味道就不一样了。先来看印度禁止小麦出口的事。在《俄乌战争:从热战到粮食战》一文中我们就提到,自俄乌战争以来,已有多个粮食出口国开始禁止本国粮食出口,叠加全球最重要的粮食产区北美大草原和南美潘帕斯草原正在遭遇史无前例的干旱,以及正在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全球粮食在今年将出现严重的歉收。

中国是人口大国,也是粮食进口大国,在当前各国粮食出口收紧的情况下,如何保障国内粮食产量是个重要话题。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梁亚滨近日撰文指出,一些粮食出口国,比如印度,正在将粮食作为地缘政治工具,试图用廉价粮食铺就其通往国际政治权力中心的道路。印度这一波操作在国内互联网上又掀起粮食危机的讨论,而恰好是在这个时候,一则“中原粮仓”河南有农户提前收割小麦做青储的新闻拨动了公众敏感的神经。

网上流传视频显示,在河南等北方一些小麦种植区域,有农民提前收割青麦卖给养殖户作饲料,一亩地可卖1500元,甚至超过2000元。视频中,装满青麦的货车排起长队,准备进入养殖厂。

视频在网上公布后,引发舆论的极大关注,这种逐利毁麦事件在网络上不断发酵,将麦农这一行为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特别是在全球粮食危机的阴影下,这一行为被赋予了更多的解释。

那么,农民提前收割青麦,到底是他们目光短浅只顾眼前利益,还有背后另有原因?

这笔账该怎么算?

麦农提前“收青麦转饲料”发酵后,网上关于其背后的原因各种猜测。有说是一些农业机械公司借此炒作推销产品的,还有人说是有外部势力企图扰乱我国粮食安全生产的。阴谋论听听就好了,要真正了解其中的原因,还得将问题拉回农民提前收割青麦这个原点。

农民提前收割青麦,涉及买卖双方。

从农民的角度看,其实很好理解。网上被引用最多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的评论,他说,目前籽粒小麦平均能卖到每亩1300元。按照一年两季,先种冬小麦,再种水稻来算的话,每亩一年的收益大概2900元,刨去成本,一亩地的纯收入只有300-400元,收益好时也就500元左右。

然而,目前一亩青贮小麦能卖到1500元,甚至2000元的高价,与其卖成熟的麦子,还不如当青储饲料卖,既节省了效益时间,还省了人工,甚至为此而多出一个月的非农就业时间来增加家庭收入,何乐而不为?

而从收购青麦当青储的养殖户来看,似乎不怎么划算。有专家也说,与青贮玉米相比,小麦作为青贮饲料营养价值比较低,只有青贮玉米的0.7倍左右。而且养殖企业收购一亩青贮玉米价格一般在1200~1300元,那么为啥要多花几百块去收青麦呢?

很多人大概还记得去年河南7月份大雨,此后几个月一直绵延,很多青贮玉米被大雨摧毁,也影响了青贮玉米的收割,很多养殖户没有买到足够的青贮。央视农业频道曾采访河南省某畜牧企业负责人,该负责人说:好多的牧场都没有收够青贮玉米,我了解的好多厂,有些大概缺30%~50%。

既然国内一些养殖户缺青贮,而养殖企业所需的饲料主要是玉米和大豆,我国的玉米和大豆又非常依赖国外进口。今年受俄乌战争、美元通胀等因素影响,国际粮价上涨,直接带动了玉米和大豆的价格上涨,从而推高了饲料的价格,这个时候溢价收购一些小麦青苗作为补充也不难理解。

事实上,不仅仅是今年,几乎每年四五月份的时候,都会有一些养殖户因为玉米青贮饲料青黄不接而收购小麦青贮,这是应急之法,而非长期使用。

所以说,所谓的农户提前收割青苗,不过是理性经济人在适当的时候作出的一个恰当的选择而已。既没有必要阴谋论,更没有必要将矛头指向农民和养殖户,正如有网友评论,“在不影响国家粮食安全的情况下,小范围将青麦作为青贮,以缓解养殖户饲料缺口的问题,同样能稳定牛羊肉的价格,一样可以造福国人”。

然而,如果农户提前收割青麦正常,养殖户小范围收购青贮正常,那么,这一事件到底哪里不正常呢?

问题出在哪儿?

舆论在关注“收青麦转饲料”事件中,提到最多的,是粮食安全。这也是社会关注的重点,农户提前收割青麦,会不会影响中国的粮食安全?

可以肯定的是,小范围的肯定不会。在我国粮食储备中,小麦储量占全球比重高达50%,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首席分析师王晓辉曾指出,小麦和稻谷有一部分用作饲料,不会对我国口粮安全产生任何影响;中国进口的玉米与大豆,也有一部分本来就是作为饲料用的;甚至我们种植的小麦与玉米中,本来就有一部分是作为青贮用的。

至于那些怒斥农民“短视”,认为该行为损害了我国粮食安全,或者发文要求严肃处理农民收青麦转饲料的,也是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

站在农民的角度,种粮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两个,一个是作为基本生存的口粮,一个是作为商品增加收入。某种意义上说,后一目的的重要性越来越超过前一目的,因为当前的农业生产早已经不再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状态了,农业生产如果没有获得足够的收入,就无法购买种子、农药、化肥等再生产的物资,农业生产也将无法持续。

因此,“三农”问题的根本在于农民收入问题,而农民收入长期偏低,农民如果无法通过卖粮来获得购买农资的成本,无法通过种田拿到和外出打工一样的“工资”,未来谁来种田,又谈何保障粮食安全?

所以,根源还在于,农民卖粮价格太低,无法获得与其付出的劳动同等的收入。试想,如果农民卖成熟的麦子比青苗更划算,有哪个农民会卖青苗?要想农民不卖青苗,关键还得重建粮价机制,用利益来引导农户做选择。

如何重建粮价机制?

《汉书·食货志上》说,“籴甚贵,伤民;甚贱,伤农。民伤则离散,农伤则国贫。”说的是在农业生产活动中,在丰收的年份,农民的收入却反而减少了,这在我国民间被形象地概括为“谷贱伤农”。

“谷贱伤农”一方面是因为粮食的需求缺乏弹性,当粮食获得丰收的时候,供给增加,但是需求并没有大幅度增加,农民为了卖掉手中的粮食,只能竞相降价。如果出现粮价下跌的百分比超过粮食增产的百分比,则就出现增产不增收甚至减收的状况,挫伤农民的积极性。

但谷贱伤农反映出的问题更重要的方面是,在整个国民经济部门里面,农业部门一直以来缺乏话语权、定价权。这在“收青麦转饲料”事件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本来农民种粮,何时种,何时收,丰收时价格低一点,歉收时价格高一点,决定权都应该在农民,这样粮食就能和其他商品一样受价格规律决定。但由于粮食是最基本的生活资料、且粮食关系到国际政治斗争权力,绝大多数国家重视本国粮食安全,为此采取了各种保证粮食价格稳定的政策,比如粮食收储机制,制定粮食收储指导价格,农民基本无法掌握粮食的卖出价格。

以2021年为例,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早籼稻(三等,下同)、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分别为每50公斤122元、128元和130元,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早稻单位面积产量395公斤/亩计算,亩产收入为963.8元。即使算两季水稻,一亩田的年收入还不足两千元。刨去种田所需的种子、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种田的农民几乎没有利润可言,如果农民也给自己计算“工资”(参照外出打工的工资),那么种粮对于普通的小农来说,基本是一个赔本的买卖。

这也解释了,为啥种小麦的农户,会为了多出来的那三两百块钱而提前卖青贮,如果小麦的收购价格不提高,价格机制不发挥作用,谷贱伤农的后果就是提前割青。

要避免谷贱伤农,确保粮食安全,最通常的做法有两种,一是通过提高耕地补贴、农资补贴,降低种粮的成本,提高农民种粮收入。目前各地都有补贴政策,但从实际效果来看,落到农户手中的并不多。比如江苏溧阳市近期完成2021年稻谷补贴工作,全部支出3518.92万元,核定补贴面积32.37万亩,平均每亩补贴仅108.7元,怕也仅是聊胜于无了。

二是通过提高粮食最低保护价,建立国家收储的机制,在丰收时稳定收储价格,避免谷贱伤农的现象。

这里有一个关键问题,因为国内小麦玉米大豆等谷物生产成本高于欧美等产粮大国,一般来说,只有国家粮库的收购价高于国际市场价,才能确保国内种粮的农户有合理的辛劳回报,否则进口粮食比国内粮食更便宜,必然导致国内种粮户失去市场,撂荒必然普遍出现。

此前我们提到过中美大豆战,美国因为通过转基因技术,大幅度提高大豆的产量和出油率,从而降低大豆生产成本,国内大豆种植户以及榨油企业毫无竞争力,导致中国大豆的进口依赖率飙升。

所以,有专家建议,有必要建立国家粮库粮食收购价相对于进口粮价的动态联动以及上浮机制,且上浮幅度足以调动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假如只联动,不上浮,那么还应该给予种粮农户适度的补贴,以便促使农民乐于种地。

站在农民视角谈问题

一直以来,网络上很多“三农”问题的讨论,都脱离了农民视角,这既与城市人群掌握了网络话语权有关,也与工业革命以来的国民经济体系有关。

长江商学院周春生教授在他的新作《新二元经济——新经济繁荣与传统经济再造》一书中提到,发展经济学理论把落后的农业部门与现代工业部门并存的经济称之为二元经济,农业部门一直以来都被当做工业部门的基础,导致二元经济部门鸿沟越来越大,刘易斯的二元经济模型就假设农业部门的生产率远低于工业部门。

今天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将这之间的差异逐步缩小。

当前,我们讲乡村振兴、讲粮食安全,关注小麦青苗被收割,不能忽略主角之一是农户。这些种田、养殖的农户,他们到底需要什么,他们缺少什么,他们烦恼什么,我们都知道吗?不明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你看到的是农户提前收割青麦,但在人家那里,是一年的辛劳终于能多一点收成。

中国的粮食安全,归根到底是农业安全,而农业安全归根到底是要让农民种粮养殖有奔头,确保种粮农民收益,让种粮有“钱途”。唯有如此,中国人的饭碗才能越端越稳。

参考资料:

【1】江西省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青贮小麦现象产生的原因、影响及其治理措施》;

【2】成都商报,《一亩地1500元,“收青麦转饲料”遭严查 谁在收青麦?》;

【3】周春生,《新二元经济——新经济繁荣与传统经济再造》;

【4】梁亚滨,《印度禁止小麦出口,再度敲响粮食安全警钟 | 新京报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