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探索共同富裕一年间

在浙江安吉县余村的向日葵田间,技术人员正在查看农业数据采集系统里最新收集的数据。张卉/摄

——————————

在浙江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第一年,义乌“百县万品”帮扶工程的展销中心新增了山海协作馆。这个协作馆,一头牵着浙江山区26县的特色产品,一头连接义乌大市场,成为“共同富裕看‘浙’里”的新窗口。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中旬,山海协作馆累计销售额已达1800多万元。

5月20日,扎实推动共同富裕高峰论坛(以下简称“论坛”)在杭州举行,务实的浙江干部更愿意用“探索”来概括这一年的努力。

念好新时代“山海经”

这一年,浙江行动迅速。

这一年,浙江走得很稳。

习近平经济思想研究中心主任史育龙在论坛上表示,浙江的探索实践表明,必须以高质量发展夯实共同富裕的物质基础。只有不断提高发展质量效益,才能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持续做大做优社会财富“蛋糕”,为保障和改善民生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

下姜村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时帮扶过的村子。为了让更多乡村享受到下姜村的发展红利,淳安县专门成立大下姜乡村振兴联合体,启动“我们一起富”行动,带领大下姜25个村、2.5万名群众抱团发展。2021年,当地实现年家庭人均收入1万元以下农户全面清零。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分享了他一年来对大下姜乡村联合体发展模式的深入研究。他表示,浙江乡村振兴的一系列重大改革,探索了联村、抱团、组团等多种乡村共富发展模式,在提高农民收入、缩小城乡差距等方面具有推广价值。

2021年,浙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52万元,连续37年位居全国各省区第一;城乡收入倍差由2020年的1.96下降到1.94,城乡消费倍差由1.68下降到1.66,均位居全国前列。

2021年,山区26县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1536亿元,比上年增长12.8%。截至目前,遂昌金属制品、永嘉泵阀、淳安水饮料等7个“一县一业”年产值已超百亿元,“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总数达360家,实现县县全覆盖。

山海呼应,协作力量转化为发展能量。目前,全省建有山海协作“飞地”园区79个,其中37个园区带动3000多个集体经济薄弱村增收4亿多元。

推进山区26县高质量发展,最终落脚点在“民生”二字。群众最期盼的,莫过于共享优质教育资源、医疗资源。通过实施“千校(园)结对”帮扶行动、医疗卫生“山海”提升工程,更大力度实现公共服务优质共享。

山区攀登之路,并非一片坦途。山区26县普遍面临能耗双控、土地指标等压力,基础设施相对滞后,经济总量、人均GDP等指标不到全省平均水平。山区26县高质量发展工作专班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他们将加强统筹协调,补齐“短板,持续增强山区人民幸福感,努力推动山区26县迈向现代化、实现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穷地方”也有好经验

在一些人看来,浙江经济基础好,有强大经济投入做支持,发展共同富裕并不难,而这种优势做法,其他地方也无法模仿。事实上,浙江也有相对落后的地方,比如丽水。

在实践共同富裕的道路上,丽水政府精准研判,为当地产量不大但有特色的农产品打造区域共同品牌“丽水山耕”。“丽水山耕”品牌农产品历年累计销售额已超百亿元;之后,又陆续推出“丽水山居”“丽水山景”“丽水山路”“丽水山泉”等区域共同品牌,真正实现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教授、前海国际事务研究院院长郑永年表示,浙江共同富裕地方实践的全国和世界意义十分显见。改革开放以来,浙江从资源小省发展成经济大省,且在探索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兼顾了发展和公平。均衡性是浙江经济发展经验最显著的特征。“把浙江作为一个典型来研究,从学术的角度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郑永年认为,浙江处理好了六个重要的关系。第一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浙江呈现出“小政府、大社会”的特点。在浙江,“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体现为政府在经济生活中的协调作用;第二是国企与民企的关系。国企强,民企也强,两者之间进行了有效的劳动分工,这使得浙江能够有效动员和发挥民间资本的能动性;第三是内资与外资的关系。浙江不排斥外资,但浙江的资本以内资为主。浙江的劳动关系更为和谐;第四是大型企业与中小微型企业的关系。国内很多大型的民营企业都出自浙江,但同时,浙江的中小微型企业也非常发达;第五是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关系。浙江的服务业是为制造业服务的,浙江始终把发展的重点放在制造业上;第六是工业与农业的关系。浙江既是工业和制造业大省,也是农业强省。

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主任赵昌文表示,在高质量发展中推进共同富裕,最主要的就是改革、开放、创新这三个关键词,改革的推进可以成为很多其他地方学习和借鉴的经验。

5月18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重访安吉县余村,习近平总书记曾在那里考察,并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如今,余村联动周边村镇和余村大景区,深化村村、村企、村民的利益联结,打造利益共同体,实现了共享式规模化发展。当天,村里正在举办露天集市活动,青年们出售自己设计的文创产品,特色农产品也销售火爆。正值油菜收割,村干部告诉记者,村里马上要种上很受市场欢迎的五彩水稻。

在余村健康智慧驿站,老人可以通过网络就诊,医生远程开药,老人直接在线下智能药柜拿药。2021年,余村成功获评全国首批示范性老年友好型社区。曾经的废弃矿山小村,如今有室内运动中心、室外运动空间,矿山遗址公园,还有10公里环村绿道,15分钟健康运动生活圈。村里还为儿童设置幸福学堂、余村书房、儿童成长中心,提供托育照看、图书阅读、兴趣课堂等服务。一“老”一“小”,都融入了未来乡村的美好图景。

一年来,浙江在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大场景下谋划推进数字化改革,“系统+跑道”“平台+大脑”“改革+应用”“理论+制度”逐步完善、集成突破,形成了一批具有浙江辨识度、全国影响力的标志性成果,破解了一批传统手段难以解决的共同富裕普遍性难题。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雨彤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