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审判 彰显司法保护创新的“中国智慧”

文 | 张明瑛

4月20日,温州知识产权法庭正式揭牌成立,跨区域管辖浙江温州、金华、丽水三地的专利技术类案件及垄断纠纷等重大知识产权案件。

这是构建我国知识产权专业化审判格局的又一项重要举措。此外,最高人民法院于日前作出批复,原则上同意在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内设专门审理知识产权案件的机构。

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主动融入和服务国家战略,深入推进知识产权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建设。面对新时代建设知识产权强国的战略机遇和挑战,北京、上海、广州及海南自由贸易港四地知识产权法院及各地知识产权法庭,发挥司法专业化优势,坚持改革创新,持续提升知识产权司法保障水平,探索中国特色知识产权专门化审判道路,努力成为世界观察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窗口”。

设立专门法院 强化创新保护

4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海南省三亚市崖州湾科技城考察调研,了解海南支持种业创新、发展海洋科技等情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就必须把种子牢牢攥在自己手里。要围绕保障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供给集中攻关,实现种业科技自立自强、种源自主可控,用中国种子保障中国粮食安全。

种业的创新发展离不开司法的有力保护。成立于2020年12月31日的海南自由贸易港知识产权法院,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和对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重要指示,通过强化种业知识产权司法服务、建立重点园区司法保护联系点、惩治假冒伪劣和套牌侵权、制止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价值引领作用。

海南自由贸易港知识产权法院是继北京、上海、广州之后设立的第四家知识产权专门法院。该院在知识产权法院中率先实行知识产权审判民事、行政、刑事“三合一”,进一步完善了知识产权法院的全国布局。“海南自由贸易港知识产权法院围绕产业发展需求,深入开展司法保护调研,探索设立司法保护联系点,致力于为重点行业提供精准司法服务,努力打造海南自由贸易港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新高地。”海南自由贸易港知识产权法院院长夏君丽在介绍该院运行状况时说。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围绕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作出一系列重大部署:实施知识产权战略,加强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健全技术创新激励机制;探索建立知识产权法院;完善激励创新的产权制度、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和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体制机制;深化知识产权领域改革,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强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健全技术创新激励机制,探索建立知识产权法院。2014年8月3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关于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决定》。当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出台《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选任工作指导意见(试行)》,保证随后成立的知识产权法院正常运转。

2014年11月6日,全国首家知识产权审判专业机构——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运行。随后,广州、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相继成立,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从此进入新时代。“知识产权法院的设立,标志着知识产权审判从机制改革转入体制改革,也成为新一轮司法改革的重大举措之一。”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易继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这个领域一直吸引着知识产权法官去探究新问题。现在我们有了更好的平台,可以沉浸在一个更为专业的氛围中,尽情享受钻研的乐趣。”全国审判业务专家、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陈惠珍说。陈惠珍原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担任知识产权庭庭长,2014年12月调任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知识产权审判二庭庭长,她亲眼见证了知识产权审判事业在上海的发展历程。

像陈惠珍一样被知识产权法院的“磁铁效应”吸引来的专业型人才比比皆是。昔日全国首家知识产权审判庭——原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首任庭长宿迟曾担任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首任院长。“最美奋斗者”宋鱼水、北京市审判业务专家冯刚、北京法院“为民榜样”周丽婷等全国知名法官均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任职。因为相同的热爱和追求,他们走到了一起,憧憬着更美好的未来。

2017年以来,为优化知识产权案件管辖格局、合理配置审判资源,江苏、湖北、四川、重庆、新疆等地陆续设立知识产权法庭。这些知识产权法庭是在综合考虑地方知识产权司法保护需求、优化知识产权案件管辖布局、提高知识产权审判专业化水平等因素的基础上设立的。在案件管辖方面,专门知识产权法庭原则上管辖省级区域内跨区域专利等技术类案件,以便于统一技术类案件裁判标准。

布局落子,一家家专门法院和专门法庭的设立,彰显了我国知识产权审判体系的发展方向、实现路径及保护创新的司法担当。

立足审判职能 提升专业化水平

知识产权案件庭审,有时会是最艰涩难懂的庭审现场。大量的专业术语一串串地蹦出来,旁听人员如坠雾中,法官有时也会感到困惑。

随着技术调查官制度的建立,这种“尴尬”正在逐渐消减。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明确提出,将探索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技术调查官制度。此后,各地法院根据自身实际情况,选拔任用技术调查官。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根据技术调查官工作职责,出台《关于技术调查官选任和管理暂行办法》,并于2015年4月22日在全国范围内首次派出技术调查官参与庭审活动。此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逐步建立以“技术调查官+咨询服务+专家库”为架构的多元技术查明机制,破解技术类案件事实查明难题。

近年来,技术调查官制度逐渐成熟,更多优势开始显露。

“技术调查官参与案件技术事实的查明工作,就案件中涉及的各种技术问题出具认定意见供合议庭参考。”据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技术调查室负责人周丽婷介绍,技术调查官已成为破解案件技术难题的重要助手。

“有时要通过类比、画思维导图的方式,帮助法官跨界理解专业技术和前沿问题。”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技术调查官张辉说。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技术调查室成立于2015年10月22日。现有的兼职技术调查官大多来自企事业单位、高校、科研机构、国家专利机关、专利代理人协会等多个渠道,均具有专业技术资质,大多具有副教授或副研究员职称,研究领域涵盖光电、通信、医药、生化、材料、机械、计算机等多个审判实践中经常涉及的专业技术方向。

2020年4月,经上海市公务员局批准,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向社会公开招录计算机软件专业和机械专业技术调查官各1名。这是全国法院首次在编制内招录具有聘任制公务员身份的技术调查官。此外,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探索建立了技术调查、技术咨询、专家陪审和技术鉴定“四位一体”的技术事实查明机制,并实现了常态化运行。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法官、技术调查官、法官助理组织双方当事人对证物进行仔细比对 供图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苏州知识产权法庭在全国首创技术调查官担任法院特邀调解员和人民陪审员的“一官二员”新机制,实现技术调查官队伍效用最大化。此外,苏州知识产权法庭还积极协助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组建“全国法院技术调查官人才库”及来苏开展技术勘验、巡回审判工作,应邀向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派出技术调查官,提供技术支持。

从专业化的技术事实查明机制到专业化的审判机制,从专业化的审判队伍到专业化的智库……人民法院不断在“专”字上下功夫,用司法智慧为知识产权审判的发展提供支持。

回忆起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工作的那些年,曾任该院审判委员会委员、专利审判庭庭长,现任广东省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的郑志柱觉得就是一部“创业史”。作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遴选出的第一批主审法官,在进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之前,他曾做过八九年的知识产权审判工作。一看到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招考,他立即应试,并顺利成为10名主审法官中的一员。

2014年至2015年,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先后分三批遴选了26名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作风过硬的知识产权专业法官。

2014年10月,北京根据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的《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精神,设立了全国法院系统首个法官遴选委员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遴选委员会。遴选委员会成立后,迅速出台章程,并确定了法官选任方案,主导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选任的全部工作。

从无到有,从萌芽到茁壮,高素质、高水平、专业化的审判队伍是知识产权法院迅速成长的源泉。

2019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获评北京法院首个“特色人才高地”荣誉称号,挂牌设立“北京法院知识产权审判人才培养基地”。经过几年的努力,基本形成了以领军型人才、专家型人才为龙头,以资深专业人才为主体,以优秀青年人才为“蓄水池”的知识产权审判人才梯队。先后培育出“京知名师讲堂”“京知司法技能讲堂”“京知英语说”等品牌。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完善高素质法官队伍培养机制,除选派部分法官到最高人民法院交流和学习外,还有部分法官走出国门,前往美国、德国等国法院进行交流和培训,开阔视野,提升专业化审判水平。与此同时,该院深化与上海市法学会、同济大学、华东政法大学等院校合作共建机制,开展人才交流培训。以“三味讲堂”“上知学苑”为平台,定期开展专题讲座和研讨活动,营造浓厚学习氛围。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充分运用与港澳地区司法协作、与葡萄牙语国家司法交流等工作机制及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国际研讨会等交流平台,加强知识产权司法国际交流合作,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知识产权审判人才。另外,还先后与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20余所高校在课题研究、专家互聘、人才培养等方面开展合作,依托实习法官助理制度,培养了一大批法学人才,取得了合作共赢的良好成效。

海南自由贸易港知识产权法院积极推进学习型法院建设,通过“聆听初心”党史线上共学平台、“云周测”以考促学平台、“数字化文化墙”学习宣传平台、“海知角”学习交流平台,为年轻干警学习党史、开展业务交流、培养涉外能力营造良好氛围。

参与国际治理 发出中国声音

知识产权的司法发展必须专业化,才能为高质量创新驱动保驾护航。知识产权的司法发展也必须国际化,因为只有赢得更大的国际空间,才能使中国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司法环境在国际上赢得话语权。

2021年11月,国际商标协会2021年年会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举办,并举行了国际商标协会与中国法官代表团双边交流会。中国三级法院法官代表、国际商标协会相关负责人、各分委会委员、全球咨询顾问等30余人参会研讨。

作为中国法官代表团成员之一,周丽婷围绕“商标授权确权案件诉讼程序繁简分流”进行主题发言。会议中,双方代表围绕商标恶意抢注、知识产权恶意诉讼中的恶意认定标准及司法救济路径等问题,展开了充分的交流和探讨。

在专业领域的国际交流中为全球治理贡献中国司法智慧,是我国知识产权法院应有的责任与担当。在我国知识产权法院成立之初,时任世界法学家协会主席的亚历山大·贝拉洛维克曾说,中国建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做法,体现了对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高度重视及大胆探索,值得持续关注和期待。

近年来,各地知识产权法院受理的案件涉及美国、英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在涉外案件审理中,中国法院始终坚持平等保护原则,公正高效审理,赢得国际社会的积极评价。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黄武双说:“成为当事人优先选择诉讼案件的受理法院,是综合衡量一个区域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水平的客观标志。目前,上海已经成为权利人青睐的起诉地之一。”

2021年4月26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收到来自英国驻沪总领事馆和英国某公司寄来的两封感谢信。

据悉,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在审理原告英国某公司与被告陈某、上海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中,认定“小猪佩奇”商标为驰名商标,判令被告陈某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3万元。该案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英国驻沪总领事馆在寄来的感谢信中,对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在涉及英国某公司的知识产权案件中所体现的公平公正及付出表示感谢,同时表示,“这也是促进中国与包括英国在内的世界经济体开展进一步繁荣经贸往来的坚实基础”。

英国某公司称,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对证据的细节审查到位,审理专业公正,法院的判决扎扎实实地起到了警示和普法作用”。同时表示,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坚持公平正义,依法依规审理案件,极大地保护了外商投资企业在中国经营的合法权益,为营造公平、有序的营商环境付出了不懈努力,从而也更加坚定了该公司在中国的投资和业务拓展。

早在2014年9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就在上海设立了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国际交流(上海)基地。该基地不仅是中国法院了解和获取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国际经验的一个重要渠道,也是展示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良好形象的一个重要“窗口”,更是中国法院参与知识产权保护国际治理体系的一个重要平台。

2021年10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发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诉讼举证参考》(中英文)。这是《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纲要(2021-2035年)》印发以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发布的首个中英文双语版本的商业秘密保护方面的参考,也是在新发展格局下服务国内外当事人的有力举措。

近年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以更加开放的姿态依法平等保护国内外主体合法权益。从依法维护“LAFITE/拉菲”“FACEBOOK”“特斯拉”等世界著名商标,到有效助力在华一大批国际知名企业在全球范围内达成优势互补和共赢合作,再到行政诉讼的立案便利化不断取得新进展,法治化营商环境得到优化的同时,法院也收获了来自国内外主体的广泛赞誉。

承载着光荣与梦想,迎接着机遇与挑战。坚持开放发展,既立足我国国情,又尊重国际规则,中国正向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不断增强在知识产权国际治理规则中的引领力。

本期封面及目录

《中国审判》杂志2022年第08期

中国审判新闻半月刊·总第29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