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释放数字经济三大发展信号

文 | 王磊 曾铮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较快、成就显著,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数字技术、数字经济在抗击疫情、恢复生产生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前,百年变局、世纪疫情叠加地缘政治冲突等影响,我国数字经济、民营经济发展内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面临的挑战和困难也显著增多。与此同时,我国数字经济治理体系逐步完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不断提高,但是数字经济企业在适应新的治理环境中碰到一些新的问题。

在此背景下,5月17日全国政协在京召开“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专题协商会,旨在科学研判形势,增强发展信心,凝聚各方共识,稳定市场预期,合力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

全国政协专门组织官产学研各界,就数字经济、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专题协商,近年来尚属首次。这充分体现了各界对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使之更好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高度重视,摒除了各类讹音、噪音和杂音,消弭分歧、谬论和误读,及时回应市场关切和忧虑,稳定市场预期,形成发展共识,让数字经济、民营经济领域的投资者、经营者、消费者等各类市场主体吃下“定心丸”。

此次会议释放出三方面重要政策信号。

一是加快发展我国数字经济的战略导向没有变。数字经济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重构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我国加快发展数字经济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的战略选择,事关国家发展全局。

二是支持平台经济、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政策方向没有变。平台经济、民营经济在推动发展、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扩大开放和保障安全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其是新发展格局下我国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市场力量。针对当前平台经济、民营经济发展面临的困难挑战以及相关方面对政策的错误认识,会议强调企业家是最重要的创新主体,要支持平台经济、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三是支持数字企业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的取向没有变。数字经济初创企业往往具有轻资产、高投入、高不确定性、高死亡率的特点,财政和传统投融资模式难以适应数字经济企业投融资规律,境内外上市融资是破解企业发展资金瓶颈、跨越“死亡之谷”、实现快速发展壮大的关键所在,也是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等创新创业资本正常退出的重要渠道。针对中概股退市风波以及数字企业、创新创业资本等各类市场主体对融资渠道受限受阻的担忧,会议强调要支持平台经济、数字经济合法合规境内外上市融资。

下一步,促进民营经济、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关键要从以下几方面着力。

一是发挥中央和地方两种积极性,加快推进《“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更好更快地落到实处,持续构筑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新优势和核心竞争力。

二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综合采取产业、金融、财政、科研、人才等措施,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创新要素支撑和政策保障。

三是统筹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加强数字经济国际合作,全方位提升数字经济对外开放水平,积极参与全球数字治理进程,为我国数字经济企业出海弄潮提供便利机制。

四是兼顾好发展和安全两件大事,增强网络安全防护能力,提升数据安全保障水平,建立健全数字经济市场治理规则体系,为我国数字经济、民营经济发展打造稳定透明、公平竞争、激励创新的技术底层、制度规则和营商环境。

五是协调好政策和实效两层关系,进一步研究和细化支持平台经济、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具体措施,提高政策实施的精准度和实效性,确保政策措施不折不扣落实到位,让广大市场主体真正有获得感。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大国地位稳固,未来发展前景广阔。我们要在乱云飞渡中把牢历史发展大势,在风险挑战面前砥砺发展雄心胆识,坚定信心,让数字经济真正实现持续健康发展。

(作者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