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怎么啦,年老又怎么啦,我照样48岁上学堂,53岁往法国留学

葛健豪

1941年,年近半百,来自今湖南省双峰县荷叶镇有着48岁的葛兰英,站在湘乡县衙的大堂里,铿锵有力地介绍自己的新名字。这是她为了入学女子教员养成所,由“葛兰英”改成的一个响亮的名字——葛健豪。

纵观整个湖南省的一些学府里,从没有收过这么大的女学生,葛健豪的出现,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消息一出,整个湖南“一石激起千层浪”。

葛健豪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何有这么大的魄力为已是祖辈的自己求学?

01 “潇湘三女杰”之一——葛健豪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有这样一个了不起的家庭。

在这个家庭中,先后出现了一批了不起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葛健豪一家三代

儿子蔡和森,中国共产党创建人之一;儿媳向警予,中国共产党创建人之一 ,妇女解放运动先驱;女儿蔡畅,妇女解放运动先驱,共和国第一任妇联主席;女婿李富春,曾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央书记处书记。

他们共有着一位伟大的母亲——葛健豪。

也就是这样一个小脚老太太,积极支持子女从事革命,自身也冒着生命危险投身革命活动,培养出了大量革命干部。她的这些举动无论在当时还是如今身为一个母亲,乃至大丈夫不论是作为先辈还是后辈都是钦佩不已。

葛健豪是中国早期女权活动先驱,女子教育先驱,女革命家。她和秋瑾,唐群英,被世人合称“潇湘三女杰”。

02 一个女性,在封建社会里,“夫为妻纲”的时代,敢于从丈夫压迫中解放出来。

1881年,16岁的葛兰英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从荷叶葛家,嫁到永丰的蔡家。

荷叶在当地有三大望族:清代名臣曾国藩曾氏家族、“鉴湖女侠”秋瑾的婆家王氏家族,和葛兰英娘家葛氏家族。

曾国藩弟弟的女儿嫁给了葛家的葛葆吾,生下的女儿名为葛兰英。

而当时荷叶的蔡家与永丰一大户曾家同在曾国藩创办的湘军任职,二人一见如故,志同道合,并早早为自己的儿女定下了亲事。也就是蔡兰英与曾蓉峰。

在这个以“夫为妻纲”的时代里,葛兰英有着自己的想法和见解。婚后的她不甘囤于家庭中贤妻良母这个身份。

她从小思想悟性极高,在那样动荡的社会里,她心系天下,心系民生。

儿子蔡和森

在丈夫曾蓉峰前往上海机器局任职后,没多久他就陶醉在这个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里,很快沾染了官僚气息,不仅沉迷于女色,还惹上了吸大烟的恶习。

回到家中,更是对着葛兰英与年幼的儿子(蔡和森)横挑鼻子竖挑脸。

这一切的行为让葛兰英忍无可忍,1899年,在这里生活不到两年时间的葛兰英,毅然决然地带着儿子离开了上海,回到了娘家荷叶。

03 结识巾帼奇人秋瑾,打开更宽,更广的视野与心襟

当时,由浙江绍兴嫁到荷叶王家的巾帼奇人秋瑾对封建社会的礼制反抗,吸来了葛兰英的佩服的目光。

秋瑾

她带着小女儿蔡畅亲自去拜访这位女革命,谈话间,二人便惺惺相惜,一场秉烛夜谈后,葛兰英被秋瑾的豪情、身上的那股侠义深深折服。

秋瑾对她说:女子的不幸,都是女子不谋自己养活自己的学问艺业,一生唯知依男子所致!女子只有自立自强,方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

这些认知让她在思想上又打开了一扇窗,内心上开始真正觉醒,秋瑾一段见解的谈话,让她窥见另一个完全与自己不同的世界,真正唤醒了她内心中被封建礼仪麻痹的觉悟。

她开始憧憬着秋瑾那样的人生,也希望也能够像她一样,怀着满腔激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去改变自己,从此改变自己的人生。

秋瑾

04 48岁携带儿孙前往县城求学

时机很快来了。1913年,丈夫瞒着葛兰英收下永丰一地主5000银元,以卖掉13岁的女儿给60岁的地主作媳妇,而对方也如蔡蓉峰一般无二,是个惹上大烟的烟鬼。

葛兰英激烈反对,立即与前在省城求学的儿子蔡和森商议,决定让蔡畅逃婚出走,去长沙投奔亲戚,后来蔡畅在哥哥蔡和森的帮助下进入周南女子学校就读。

这件事情后,丈夫葛蓉峰负气离家出走,从此对家不闻不问,丈夫这些行动丝毫动憾不了一个有着崭新思想的葛兰英。

她没有一点伤心与难过,而是在儿子蔡和森的帮助下带着大女儿蔡庆熙和4岁的外孙女一起走出了荷叶,走向县城。这就有了开头求学的一幕。

女子教员养成所,是培养女子成为师资的一所速成学校,葛兰英毅然敲响了这所不为她开放的大门。

向警予

学校见她不仅年纪大,还带着儿孙来求学,第一反应就是拒收,但是这点困难又怎么能阻挡了从几百里之外变卖自己嫁妆,一无所有义无反顾而来此求学的葛兰英呢?

更何况她受到秋瑾那样有着开明思想的人的启发之后,区区的阻挡就算得了什么呢?接下来她让儿子写下状纸,一纸告到了县衙门。

当县衙例开始行公事问她:“叫什么名字呀?”

葛健豪站在厅中不卑不亢,大声答:“我原叫葛兰英,现改名叫葛健豪,‘健’就是要做改造社会的健将,‘豪’就是要打倒封建豪强。”

县官闻言,不由得刮目相看,又问:“为什么要读书?”

她掷地有声回答:“要寻求救国道理,男女都要读书。”

这样一段慷慨激昂的话,不仅让在座的人听了热血沸腾,就连县官也觉得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妇人,还在她的所呈的文上批上“奇志可嘉”四字,使得学校免考破格被录取。

葛健豪顺利地在这所培养师资的学校安顿了下来,在学校里她如饥似渴地学习知识,她的积极、努力、勤奋得到了老师的好评和同学的肯定,大家都喜欢这位特殊的学生。

女婿李富春与女儿蔡畅

05 回家乡兴办女子学校,靠知识去改变女性根深入蒂固的封建思想。

1915年结业时间很快到了,葛健豪回到了永丰,得到了县政府的同意,在当地办起了湘乡县第二所女子学校。

葛健豪任为女子学校校长,该校实施文科、缝纫、织业三大学业为主,鼓励妇女求学和开辟就业门路。

她认为女子也该同男子一样学文化知识,从知识上去改变她们以往的封建思想,宣传民主与科学新思想。

当时在校学生中,放足,留短发,提倡妇女自立自强,反对封建包办婚姻,一时蔚然成风。

但这些行为得到了封建势力的阻挠与镇压,他们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受到了威胁。最后因停发教育经费而不得不暂时停办。

06 租房提供谈论时政场所,接触革命活动

1917年,葛健豪来到省城,在这里,她极力支持与儿子一起的这批有志青年的革命活动。

她甚至为了方便这群年轻人谈时论政,特别租来一间房子,给他们提供场所。

她的家成了谈论时政、交流思想的聚会场所。新民学会成立后,她常常当“旁听生”,领悟其中的道理,从中接受新思想,慢慢参与到其中。

07 53岁的葛健豪与儿女一同前往法国留学

图中左二:葛健豪

1919年,在“五四”运动推动下,兴起了赴法勤工俭学运动。向警予、蔡畅等发起“湖南女子留法勤工俭学会”,与新民学会组织的赴法勤工俭学运动相互呼应。

但出国经费短缺,葛健豪便利用关系,向裕丰纱厂借银洋600元,解决了部分人的困难。

接下来,葛健豪与蔡和森、蔡畅、向警予等30多位学生,从上海启程赴法国留学。

对于法语,初去的年轻人学起来也是挺困难的,更甭用说像葛健豪这样一个53岁的老太太了。

但这些困难都阻止不了她前进的步伐,她每天起早贪黑,比年轻人多花上几个小时的时间去学法语。

在她的房间里,床头上,桌面上,墙壁上,凡是方便一眼能触及的地方都被她贴上了法文单词,仅用了三个月,她就学会了用法语交流。

不仅如此,她还把湘绣带到了法国。

葛健豪的湘绣

她除了学习,利用空余时间绣湘绣。由于她绣工精湛,她所绣出的作品非常受法国人的喜爱,她靠着这些酬劳,不仅解决了个人生存问题,还资助了在法国留学的学生。

一次,葛健豪去法国一博物馆参观,看到展品有一双中国妇女三寸金莲绣花鞋。

当时,旁边一位法国小姐看到这双小鞋,对比自己的大脚,觉得很不可思议,当她看到旁边参观的葛健豪的小脚时,嘲弄的表情更是一览无遗。

三寸金莲绣花鞋

此话一出,让这位法国小小姐收敛奚落的表情,对这位中国小脚太太瞬间肃然起敬。

葛健豪在给孩子们的信中说:“女人呀,不但要从死里求生存,而且一定要生存的有尊严,有意义!”

这样一个传奇的母亲,对子女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变卖自己的嫁妆,送儿子去省城学习,自己年近半百,仍不停止学习的脚步。

反观现今一些生活在现代的年轻人,却是不思进取,一些重男轻女的家庭中,认为女孩读完初中就送出去打工,这些真正是时代的悲哀啊!

而我们这位被世人尊称“潇湘三女杰”,实在是实至名归,当得下这个称呼,年近半百,她硬是活出了“佘太君百岁挂帅出征,姜太公八十岁学艺“的气魄!

“遵一家教,从三代言,不出闺房半步,小奴家何苦束手就缚;学五车书,练两手技,闯荡江湖万里,新女性岂能宰割任人。”这是她当时题写的言志联。

1943年,葛健豪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享年78岁,毛先生在延安得知葛健豪逝世的消息,提笔写了“老妇人,新妇道;儿英烈,女英雄”的挽联,这是对葛健豪最好的褒奖。

蔡和林故居

2007年,双峰县被全国妇联正式命名为“中华女杰之乡”。

如今,葛健豪的家乡双峰县为了纪念这一批伟大的革命女性,于2008年建立了女杰广场雕像,秋瑾、葛健豪、向警予、蔡畅、向群英等,这一些作为历史上有着我国革命事业与女性思想解放立下了汗马功劳。

#我家乡的人物文化#

写在最后:

葛健豪作为一个母亲,她不仅引导儿女走在革命的路上,更是以自身终生学习的行为给儿女们一个积极向上的好榜样,她是时代的楷模,她也是现代女性需要学习的,一个成长型母亲的典范。

时代在变化,有些人和事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忘在历史的长河里。但历史上那些对祖国有着巨大贡献的英雄,是永远不会因时间的洗礼而褪色,反而经过风雨的洗礼,越发显得熠熠生辉起来。

葛健豪一家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