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小区防疫卡口“守夜人”:夜里三点最难熬 期望疫情早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