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王心凌:有一群男人和一套房子,当“甜心奶奶”又何妨?

作者:好房君

来源:装个好房子(ID:ihaofangzi)

上海女作家陈丹燕,曾在《上海的金枝玉叶》中写过这样一段话:

“戴西怎么会知道,自己有一天竟会面对这样的屈辱?而且她还能从那些屈辱中活下来,甚至没有成为一个因心碎而刻毒的老人。”

若是将故事对标到现实生活中,那么,这几天突然复火的王心凌,就给了房君带来了这样的感觉。

她穿着一身青春洋溢的学生制服、扎着高马尾,站在浪姐的舞台上,唱起了那首陪伴90后长大的《爱你》。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男生都疯了。

他们不仅晒出学生时代收藏的海报、杂志、写真、磁带,还站在电视机前笨拙却可爱地跟着跳《爱你》。

甚至还在上班、下班、买菜和做核酸的重复日常里,哼两句她的老歌。

不过,王心凌的翻红是令很多人都始料不及的,包括节目组。

在浪姐的第一期节目里,和其他姐姐们比起来,她的镜头少得可怜,无论是在演播厅还是回到宿舍后,话也不多、存在感极弱。

好像下了舞台,她就不再是那个可爱、自信、大方的“王心凌”。

为了让王心凌留得更久,“中年男粉”们开始蓄力,他们甚至连口号都想好了。

就像当年周杰伦的“老年粉丝”们纷纷下载回微博打榜,把他送上人气榜第一名一样。

但浪姐毕竟只播了一期,王心凌能往后走多久还是个未知数。

可她,终究还是成了这个初夏,最红的那一个。

要说蹲守在电视机前为台偶疯狂的年代,谁的青春里没有几首王心凌呢?

2003年,21岁的她凭借第一张专辑《Cyndi Begin》,以偶像歌手的身份正式出道。

那个“神仙打架”的年代,同期的周杰伦、孙燕姿、蔡依林、林俊杰等,每个都是具有时代意义的巨星。

而她作为初代甜妹,在以偶像歌手的身份出道后,从一众大神中脱颖而出。

2004年,她举办了万人演唱会,座无虚席,那时候她刚刚22岁。

2005年,歌曲《Honey》中的甜蜜舞步,将她送上了“甜心教主”的宝座。

同年,第四张专辑里的主打歌《睫毛弯弯》,时至今日仍是选秀舞台上时常出现。

而她一帆风顺的走红之路,还在继续。

凭借着个子娇小、嗓音甜美、五官精致带点幼态、笑容清澈无害的外表,她与当时台湾偶像剧最喜欢用的女主角完美契合了。

天真善良、勇敢元气、被所有人喜欢的乖巧女孩,王心凌不用演,光是站在那儿,就已经很有说服力了。

2004年,她主演的偶像剧《天国的嫁衣》,夺得台湾年度收视冠军;

2006年,出演了堪称无数90后的台偶启蒙的《微笑Pasta》,与张栋梁饰演的男主甜甜蜜蜜地谈恋爱;

2009年,她主演的偶像剧《桃花小妹》,获得颇高关注……

王心凌的人生,好像真的像开了挂一般。

虽然是偶像歌手,但唱跳俱佳,演唱的歌曲首首爆火且经典,顶级偶像剧资源更是拿到手软。

那个时候,她就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真公主。

但事实上,王心凌的真实人生和她的“公主”剧本,是迥然相异的。

成名前的她,其实是个标准的灰姑娘,原生家庭和情感经历,都曾给她带来过巨大伤害。

1982年,王心凌出生在台湾省新竹县的一个普通家庭。

因为经济压力,父母在争吵中草草结束婚姻,她跟着母亲一起生活,父亲则带走了弟弟。

没过多久,做生意破产了的父亲把弟弟“扔”回母女俩身边,自己一个人走了,母亲为了拉扯姐弟俩长大,一直打着好几份临时工。

贫穷,一直是三个人的阴影,经济条件最紧张时,需要跟三个人分吃一个小便当。

生活的重担将母亲压得喘不了气,时间久了,她精神几近崩溃,几乎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甚至还因为精神疾病,经常对王心凌又打又骂,将生活的困苦与不顺,全部宣泄在她的身上。

但年幼却懂事的她,却早早学会了理解和责任,她没有埋怨母亲,反而接起了起养家和照顾弟弟的担子。

除了母亲的态度,一直以来缺席的父爱,也是她人生中的不可名状之伤。

多年来,她一直渴望着能够找回父爱。

后来,她的父亲出现了,却是为了打着已经成名的她的名义赚钱。

不少人劝王心凌将他告上法庭,还自己一个清白,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原谅。

童年与少年时代没有被爱过的她,逐渐学会了用忍让和妥协,换取表面上的平静和安稳。

这份牺牲,却让她在爱情里,成了一粒在荆棘之路里行走的尘埃,步步泥泞、处处溃烂、姿态低得不能再低,甚至连后面的人生,都被几乎全部毁掉。

王心凌的初恋,是个同校同学,交往仅2个月时,就发现他在房间里,偷偷藏了其他女孩。

但这时的她,依然期待且相信爱情,直到她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叫范植伟的男人。

王心凌和范植伟是隐私生情的,就在她抱着与对方白头偕老的希冀时,他却先后出轨了许茹芸和杨筑雅。

每当事情曝光,他都会疯狂地请求她原谅,就这样两个人拉扯了6年,耗费了所有青春时光。

自此之后,王心凌不再对爱情抱有任何幻想,将全部精力和时间放在了自己的事业上。

可范植伟并不想放过她。

两个人分手的第五年,他忽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自己和王心凌的亲密照,还自称一直爱着她。

因为王心凌的缘故,原本毫无人气的范植伟获得巨大的关注度。

尝到甜头后,他还洋洋得意地说自己曾在公众场所,两次动手打她:“一次是在机场,一次是在大街上。”

还在节目中,爆料她的初夜细节,大肆诬陷王心凌私生活混乱。

面对出轨、家暴、满口谎言的渣男,王心凌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击。

她像个被欺负、无力还手的小女孩,流着眼泪,责怪自己爱得太没骨气。

后来再交往的演员姚元浩,更不是一个靠谱的人。

他与前女友纠缠不清,在王心凌背上第三者骂名、影响星途时,躲在一旁做起缩头乌龟,一句帮忙解释的话都没有。

分手半年后,她和姚元浩的私密照被公布到了网络之上,广为流传。

虽然公司和好友都站出来挺她,但已经为时已晚。

原本前路一片坦荡的王心凌,口碑跌入谷底,演唱会被赞助商撤资、人气疯狂下滑。

可她依然像从前那样,试图替自己的渣男前男友们挽回面子——

“和范植伟的那个时期是模糊的,他可以对外界说他是单身。”

“不用对姚元浩做报警处理,别将他送进监狱。”

可善良的王心凌,没有被命运善待。

人们咀嚼着她跌出神坛的八卦,却没人替她问一句:“应该感到羞耻的,难道不是那个恶意传播他人隐私、出轨家暴的人?”

一代甜心教主,自此沦为无人问津的过气女星。

历尽千帆后的她,已经暂时没有了当年当甜妹的心境,开始寻求转型。

性感风、魔女风……各种风格她都尝试了一遍,完全失去了她本来的样子,复出宣告失败。

而娱乐圈里更是新人倍出,不像“王心凌”的王心凌,逐渐查无此人。

淡出娱乐圈后的王心凌,并没有就此“认命”。

2018年,沉寂已久的她带着新歌《大眠》重回大众视野:“感谢他把我当成傻子,每天都哄我上当一次,清醒一辈子也就那样子,不介意用爱来醉生梦死。”

她接受了那个不勇敢、不坚定的自己,三十多岁还依然是一个甜妹的自己。

人到30,行至水穷处,竟有一种甘受一切的豁达。

王心凌不再刻意隐藏自己的甜美,也不再去迎合当下的市场口味,更不再让自己受到感情的影响。

她给自己买了套房子,有工作时就出门赚赚钱,没工作时就呆在家里唱唱歌、做做运动。

一个人、一间房、一条狗,日子过得轻松又舒适。

更有趣的是,王心凌家的风格,和她本人完美契合了。

比如入户区,这里的底色干净且纯粹,除了一个收纳用的矮柜外,没有什么多余的家具。

但墙上粉色的装饰画,却恰到好处地为整个空间增添了几分甜美的味道。

开放式餐厅为清新自然的原木风格,四面白墙+原木餐桌,辅以暖黄色的灯光做点缀,营造出惬意悠闲的用餐氛围。

厨房很干净,但便捷的动线、能够随手拿取到的调料、宽敞的操作台和补充照明用的灯带,每个细节都表明着,王心凌是个会认认真真为自己做饭的人。

比起玄关和餐厨,客厅显得少女心十足,里面摆满了她喜欢的玩偶和艺术装置。

木质的吊顶和草绿色背景墙,则为全屋增添了一抹亮色。

除了各种可爱的摆设外,王心凌的家里还有很多生机盎然的绿植。

它们被摆在阳台的落地窗下,与木质百叶帘搭配在一起,加上奶油白+原木色的空间底色,营造出温柔甜美的感觉。非常符合「甜心教主」的气质。

郁郁葱葱的绿植、洒满房间的阳光、简单朴实的装修风格,王心凌的房子,和当下的她一样,清新、治愈、甜美且自在。

如今,那个曾被踩进泥潭的小女孩,终于为自己挣出了另一个天地。

2022年,马上要40岁的王心凌,彻底和自己的“甜美”和解,仿佛逝去的光阴,只是用来做了一场甜梦。

她站在舞台上唱着“哦情话多说一点,想你就多看一眼”,轻轻松松全开麦,音质好到宛如CD。

浪姐节目里,一段关于王心凌的采访,令房君印象很是深刻。

节目组问她:“如果一直被当成‘甜心教主’的话怎么办?”

她坦然地回答说:“这么当个甜心奶奶,不也挺好的吗?”

或许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这段看似豁达的话里,究竟藏了多少酸甜苦辣与百转千回。

看着电视里那个似乎没什么改变的她,房君忽然觉得,那个陪伴着我们长大的“甜心教主”,终于还是成了一个可爱又拧巴的中年人——

人人都明白她不是从前模样,可似乎又有几分像从前。

但这样好像也不错。

即便到了八十岁,王心凌也依然是那个独一无二的甜心教主。

正如她的歌词中所唱:“下一页的我,会去哪里,用多大的勇气,所有梦里面的风雨,我不怕那是我的试题。”

薇薇也有自己的视频号啦

点进主页关注-VIKAN薇刊

每天1分钟,看百样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