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江苏一母亲,为3套房产将女儿强送精神病院,女子写信自救

如何鉴别精神病人?当一个正常人被自己的亲人强送精神病院,是不是会表现出愤怒、急于为自己辩解的反应?但自己的亲人甚至可能是亲生母亲,一口咬定女儿患有精神病,讲述女儿发病时的情况,并且还开出了一张假证明,这种情况下,医院极有可能相信母亲的言辞,将女儿急躁的表现视为她发病的情况。

虽然说“虎毒不食子”,大多数人认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但母亲为霸占女儿的财产,将女儿强送精神病院的情况,却不止发生过一起,前有广东邹某均,后有江苏的朱某红。

2007年,在日本生活多年的朱某红因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回到了江苏南通老家,她想到了让母亲代为出租的在南通、上海、北京的三处房产,准备收回。然而朱某红没多久,其母唐某兰以及姐姐等人就打电话给朱某红的朋友与同学,称朱某红患上了精神病。

朱某红的大伯也曾接到过唐某兰的电话,被告知此事情,不过朱某红也到过医院做检查,结果显示她没病。但唐某兰以及朱某红的姐姐、姐夫似乎并不打算放过朱某红,于2008年12月、2009年5月分别两次试图强行带走朱某红,即使出勤民警和热心人士对唐某兰进行劝阻,但唐某兰不依不饶的表示朱某红有病,必须送进医院看病……

不过这两次,唐某兰并未得逞,但她也没有停止自己的行为,于2010年3月再次动手,最终将朱某红强送进了精神病院,并且在朱某红入院的第二天,唐某兰并迫不及待的向法院提起诉讼,以监护人的身份要求认定朱某红为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将朱某红名下的所有财产都交由她打理。

唐某兰究竟是何心理?旁人未必不知,而这事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朱某红被关在精神病院长达半年,失去了人身自由,被迫吃药,甚至接受电击治疗,无疑是场折磨。

但唐某兰却能够理直气壮的表示“最光彩最荣耀的是我这个小女儿(指朱某红),没想到我女儿对我竟然这样……”面对众人的质疑,唐某兰还能叫屈,以朱某红的婚姻做文章,说朱某红遭到过抢劫,而且女婿出轨,朱某红对她讲过其丈夫要药死她,晚上睡觉都觉得丈夫天天给她打毒针。

唐某兰一再强调女儿患有妄想精神分裂症,女婿也是因此与女儿离了婚,在记者拿着的镜头前,唐某兰“深情”表演,但即便如此,唐某兰的话并没有多少人信。一想到没病的朱某红被自己的亲妈强送进精神病院,就不禁令人胆寒。

不过倍感失望的朱某红写下遗书,却还是想要有人能救她,因此找到了机会向同学写信自救,同学则帮她请了律师,又有媒体报道,一时间,许多人都在关注这件事情。

但在朱某红出院的事情上,医院根据行业常规必须“谁送来谁接走”,也就说让唐某兰把人接走,唐某兰则以此为挟,必须让朱某红签了财产转让委托书才接人,而朱某红其实也是不愿与娘家人走的,场面陷入了僵局,但事情总得解决,由相关部门协调,朱某红的同学朋友签订一系列承诺书,准备接朱某红走时,唐某兰又立马把人接走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国法律中,监护是指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和成年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进行监督和保护的一种民事法律制度。实际上法院并未认定朱某红为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唐某兰撤诉了。

同时,此类事件无疑引起了众人的恐慌,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被亲生父母送进精神病院,那心情多绝望!自己明明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却轻而易举的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即使多方发声,最终被亲人接出,却无时无刻不被亲人监视,我们又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2012年10月,我国通过了《精神卫生法》,于2013年5月1日起施行,根据该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开展精神障碍诊断、治疗活动,应当具备下列条件,并依照医疗机构的管理规定办理有关手续:

(一)有与从事的精神障碍诊断、治疗相适应的精神科执业医师、护士;

(二)有满足开展精神障碍诊断、治疗需要的设施和设备;

(三)有完善的精神障碍诊断、治疗管理制度和质量监控制度。

从事精神障碍诊断、治疗的专科医疗机构还应当配备从事心理治疗的人员。

精神卫生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精神障碍的诊断、治疗,应当遵循维护患者合法权益、尊重患者人格尊严的原则,保障患者在现有条件下获得良好的精神卫生服务。

精神障碍分类、诊断标准和治疗规范,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组织制定。

而本法施行后,唐某兰还没有彻底放弃自己的打算,大概是觉得自己是朱某兰的亲生母亲,就能够主宰女儿的一切,不过最终结果却是明确告知了唐某兰,即使是亲生母亲,也不能损害女儿的合法权益,其实从朱某红曾将房产交由母亲代为经营,是充分信任唐某兰的,没成想,唐某兰却为了霸占三套房产,已无半点亲情可言,也是让人心寒。

(注:部分图片为网图;文章禁止转载、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