嚯,天津锦州道,介似嘛情况!

天津今年高考的题目是“烟火气”

鹅京京的第一反正是

这仨字概括的不奏似天津的生活么!

那要嗦天津最有烟火气的地界儿

鹅京京首推这条道路

它这头儿能瞅见乐宾,那头儿能怼到恒隆,它是去年发展目标规划就列明要规划的道路之一,也是现在越来越多人关注的地界儿。

它既有历史的沉淀,又有现代的摩登

它既有古老的土著,也有新晋的网红

你可能就住这片儿,你也可能每天上下班路过;

你可能偶尔来过但没印象了,也可能像我这样刻意逛过;

它就是

贯穿南京路和平路的百年老街——

锦 州 道

100年前,这里就火了

如今一说起金街,大伙儿都熟,但在一百多年前,“金街”跟现在金街的范围,说的可不是一个地儿。

1902年,当时以锦州道为界,以北属日租界,名旭街;以南属法租界,杜总领事路,又称天津法租界21号路,俗称梨栈大街。

这一片儿街道的名字都挺日范儿:秋山街、淡路街、春日街、松岛街、吾妻街……

你才那会儿的锦州道,叫什么?嗯,叫秋山街。

锦州道是天津当时日租界和法租界的分割线,路两侧全是里弄式二层连体楼房,如今仍保留了当初的日式风格。

老道路的珍贵,不仅仅因为它的年代感,而是它所有的景、房子都原汁原味的保留了下来。

天高气爽时节,最适合走在锦州道这样的老字号风情街上。

抬头葱茏绿影,低头寻常巷陌,转角是老旧建筑、传统小区,带着温度,带着色彩,带着气味,带着触感,带着……记忆。

曾经的锦州道VS现在的锦州道

曾经的锦州道,也是有很多故事,住过很多名人的。

锦中大厦

寿荫里二层日本小楼,背后的粉色大厦,叫锦中大厦,当时它比周边的高层建筑都要早两三年,在当时也是“一览众山小”。

兴义里

兴义里3号,这里曾居住过为刘云若旧居,著名通俗小说家,刘云若还有“天津张恨水”的名号。

在90年代末有一部电视剧《红杏出墙记》,就是改编自刘云若的同名小说。

兴义里30-36号为联排建筑,宏伟壮观的外表,凸显着与周围建筑的不同。这里曾经住过两位关系极好,但又英年早逝的奉系将领韩麟春和姜登选。

文新里

锦州道上的文新里,是挂牌的历史风貌建筑,建筑档次极高,保存相当完好,入口的匾额与内部结构均为原貌。

这里曾居住过商业奇才高星桥,就是创办劝业场的那位。

文新里还住过掌控财政大权的人,他就是原北洋财政总长——张弧。

锦州道177号

锦州道175号与177号,张学良帅东北军入关后的第一任北平市长王韬曾居住于此。

这些雕梁画栋,如今已被大杂院所湮没,但仍从缝隙中流露出高贵的气质。

这些斑驳的痕迹,都是岁月的旧影,虽然老旧、破败,但从心底不愿它消失。它是天津的一部分,是天津人记忆中不可抹去、遗忘、消失的一部分。

现在的锦州道,常住着好几代天津人,老旧的小区禁止共享单车进入,鹅京京也不敢擅闯,总感觉里面是另一片天地。

小二楼上缠着电线,逆光看去,炫光很美。

街边的小卖部还是那个熟悉的老奶奶,小零嘴儿还是五毛一袋,矿泉水还是一块一瓶。

不宽的马路被树荫遮挡,寂静的夏日午后,车缓人稀,时光、仿佛凝滞。

鹅京京总喜欢拍漫天的天线、裹得厚厚的管道,现在很多新小区早已经将这些埋入地底了,也只有这些老街还可见一斑。

老小区的居民们,洗完的衣服就这么挂在自家门外,床单、秋裤、袜子……这是真实的生活,这就是天津的、烟火气。

现在锦州道上也多了很多的临街小铺,卖嘛的都有。

现在修鞋的店铺可不多见了,以前夏天的凉鞋都是带儿断了就来这儿补。

沿街的铺子很多都还没开门,真想疫情赶紧过去,一切恢复正常,好好的逛这些小店。

这些涂鸦好可爱啊,天津很少看到。

【不散bar】现在没开,否则真想进去看看,不散,真的希望你我不散,时光不散。多么好的寓意。

从这条巷子进去,看到那一溜儿红灯笼没,就是天津人吃了十几年的肥猫烤翅

这店可有年头了,06年开的,老天津人都吃过他们家。再没有地方比这里更烟火气了!

图源:大众点评

小小的四合院儿,服务员问你几个人,然后领到有位置的地方。像我这种路盲,转眼就分不清自己从哪儿进来的了。

图源:大众点评

肥猫鸡翅多有名?曾经有大V分享了一个"天津zui全的吃喝玩乐名单",肥猫鸡翅杀出重围、位列其中,一度成为天津人的撸串江湖!

图源:大众点评

还有男孩子喜欢的潮玩店——森toy,不大的一家店,自行车稍微多蹬半圈儿就错过(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但里面内有乾坤,一秒带你进入昭和时代。

店里基本上都是老物件,大部分也都是店主多年的积累,从日本一点一点背回来的中古品。比起商品而言,称之为收藏品更为合适。

假面骑士、食玩、Tomy合金小车……还有圆神、小樱这些可以算的上是时代的回忆的经典手办,满眼的日本二手古董玩具堆在墙边、柜子上、桌子上。

来,谁来完整的跟我说说,这一溜儿奥特曼的尊姓大名。

哦对了,你还会路过沈阳到古物市场,记得每周四上午来哈,每到这一天,这条不足2公里的窄道便不再是个地名,而是文物的“赶集市场”。

各界玩家、买家、卖家齐聚这里交流、交易。几十年来,这已经成了天津司机之间的“老例儿”。

■ ■ ■ ■ ■

不知你会不会像鹅京京一样,在其他城市逛商业街,总喜欢“不走寻常路”,喜欢去“探险”周边的老街,比如上海豫园周边,广州的永庆坊、长沙的太平街……

而在天津,如果你逛遛滨江道、和平路,那就跟逛别的城市步行街没啥差别。

非得另辟蹊径,深入到旁边的锦州道、长春道、兆丰路这样的周边老街里去,才能寻觅到老天津的feel。

找个周末,约上好友或者干脆自己骑个车,来这条老街遛遛,从南京路这边慢慢的走,一直杵到恒隆那边的尽头。

沿途,你的心会静,眼会亮,情绪会轻快爽朗——没错,天津老街就是有这魅力,相信我!

你对这条老街

有什么“独家记忆”吗?

评论区里一起来聊聊吧

作者丨芒小果

·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