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网约车遭钓鱼执法:乘客原为征收办公职人员,执法人员曾受处分

封面新闻记者 曾业

乘坐网约车抽烟被拒,乘客便以司机没证件为由举报。涉嫌遭遇“钓鱼执法”的网约车司机随即将相关视频发布到社交平台,主管部门立即介入。

6月13日,哈尔滨市松北区对这一事件作出处理并发布官方通报。通报称,涉事乘客杨某某为哈尔滨松北区交通局借用人员,已对其予以清退;两名执法人员均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同时被调离执法岗位。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被处理的交通局运管站执法人员周某某、钟某,此前都有被处分的经历。

事发后,网友怀疑涉事乘客杨某某系哈尔滨尚行网约车服务有限公司高管,但该公司工作人员称,两人并非同一人。6月14日,封面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被借用前,杨某某曾在松北区征收办工作。有网友还发现,执法人员周某某佩戴的手表疑为劳力士牌,价值不菲。

涉事网约车司机公布的车载视频截图

乘客车内抽烟被拒

当场扬言“收拾他就完了”

当事网约车司机公布的相关视频显示,6月11日晚,副驾驶乘坐的乘客试图在车内抽烟,遭司机拒绝后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回局里吧兄弟,我打个车,还没有营业资格证,也没有网约资格证。一个小黑车,我要回家还不让我抽烟,那我就收拾他就完了呗……一会儿让你认识认识我……”

随后,该乘客又接着拨打电话,向“哥们儿”询问黑车如何处罚,对方回复“罚5000元到20000元”,该乘客又让人带上执法证,称“一个人不行,要两个执法人员”,并称可以先收罚款,“明天法治批就完了呗,你着什么急啊”。司机问乘客“是哪个单位的”,该男子回答:“我就是个热心市民。”

网约车开到乘客口中的“站里”后,两位执法人员来到现场,其中一人身着制服,另一人身着普通衣物。两人的工作证件均显示,他们是“哈尔滨市松北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工作人员,“执法类型”为交通执法。

经查,这名网约车司机证件齐全,乘客举报无效。乘客现场质问司机:“你有手续,为什么说没有?”司机回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什么身份?”

当事网约车司机公布的一份与乘客的通话录音显示,司机拒绝与其见面,并询问对方为何举报时要打私人电话而非座机。对此,乘客未正面回答,称“有什么事情见面说”。

涉事网约车乘客杨某某

多人受到处理

两名执法人员此前曾受处分

6月13日,哈尔滨市松北区就“乘客吸烟被制止喊来执法人员”事件作出处理。据中国交通报微博“交通发布”的通报,针对该事件,哈尔滨市松北区成立专项调查组,依法依规开展调查。

通报称,当事网约车乘客为哈尔滨市松北区交通局借用人员杨某某,目前已对其予以清退,相关人员受到严肃处理。

松北区交通局运管站相关工作人员在执法过程中,存在执法程序、执法行为不规范问题,区司法局存在行政执法证件日期审核把关不严问题,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依法依纪对相关人员给予严肃处理。责令区住建局、区司法局党组作出书面检查并切实整改。

涉事执法人员钟某当晚未穿制服

同时,分别给予区交通局运管站执法人员周某某、钟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调离执法岗位。主管部门及相关部门责任人,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和诫勉谈话、责令检查、批评教育处理。

封面新闻记者发现,涉事的两名执法人员周某某、钟某此前也有被处分的经历。2019年8月16日,哈尔滨市曾通报两起不担当不作为侵害群众利益问题典型案件查处情况,因存在“对非法营运行为监管缺失等问题”,松北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交通运输局)运管站工作人员周某某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运管站科员钟某被给予政务记过处分。

涉事执法人员钟某佩戴的证件

乘客有特殊身份?

知情人士称其确为公职人员

除了公布相关视频,涉事网约车司机还通过视频发表评论,认为举报他的乘客杨某某与执法人员相识,怀疑其本身就是公职人员。对此,他质疑:公职人员在公共交通工具内抽烟是否妥当,其举报行为有打击报复之嫌。

据爱企查检索的信息显示,哈尔滨尚行网约车服务有限公司高管杨某某,与涉事乘客同名。据此,有网友怀疑这两人是同一人,“那个乘客知道网约车需要营业资格证、网约资格证,而且在他打完电话之后,真的就有穿着制服、带着证件的执法人员到现场,要说没有特殊身份,恐难以服众。”

6月14日,封面新闻记者联系到哈尔滨尚行网约车服务有限公司,对方工作人员称,该公司的确有一名姓杨的管理人员,而且与涉事乘客同名,“但这两个人不是同一人,当晚发生的事和我们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当地业内人士和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也称,涉事乘客杨某某并非哈尔滨尚行网约车服务有限公司员工。

另据哈尔滨当地知情人士透露,涉事网约车乘客杨某某,的确是一名公职人员,被哈尔滨市松北区交通局借用之前,在松北区征收办工作。

涉事执法人员周某某佩戴的手表引关注

天价手表引关注

执法部门曾出现系统性腐败

官方发布处理通报后,不少网友曝出执法人员周某某当晚佩戴的手表疑为劳力士品牌,款式为绿色的“水鬼”,最便宜的一款市场价也超过了10万元,其他款式有的超过20万元。

周某某佩戴的这款手表,引来网友热议。“如此奢侈的物件,他凭借工资买得起吗?”“如果这款手表是假的,也难以置信,我不相信公职人员会戴一块假手表。”“有些网约车如果真的有问题,为了减少罚款或不被罚款,不排除私下给钱了事的可能。”

封面新闻记者检索发现,2017年至2018年期间,哈尔滨市先后查处两起涉及交通、交警系统执法部门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案件。《中国新闻周刊》曾报道称,在这两起案件中,涉案人员“分工明确、明码标价、互相掩护”,国家的执法部门俨然沦为了“生意场”,其系统性、塌方式的腐败程度令人触目惊心。

据报道,2017年6月26日,由哈尔滨市成立 “6·26”专案组,打击非法营运车辆、严查背后的“保护伞”。当年11月13日,哈尔滨市纪委、监察局发布通报称,共查处交通运输等部门129名党员干部及工作人员为非法营运出租车充当“保护伞”,“多人违规干预执法,接受请托为非法营运人员说情,收受好处费”。

2018年6月25日,哈尔滨市纪委监委公开通报了另一起案件:122名领导干部及公职人员为“疯狂大货车”充当“保护伞”,这122名公职人员中,出自公安系统的就有108人,其中交警达100人之多。两天后,哈尔滨市公安机关召开警示教育大会,决定把每年的“6·27”作为全局“警示教育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