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四线城市第一,宜宾靠什么逆袭?

今天(6月17日)《得到头条》的徐玲,发表了一篇文章,小编觉得对宜宾近几年突飞猛进的发展分析得非常透彻,和大家一起讨论一下。

6月16日,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举办了“云上宜宾”高端对话,清华大学的动力电池专家欧阳明高院士、宁德时代的首席科学家吴凯等业界大咖参加了这次对话。讨论的话题包括:西部地区怎样抓住新能源产业的新机遇,电池企业如何面对成本上涨难题、下一代电池技术如何发展,等等。除了这次在网上的高端对话,7月份,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还将在四川宜宾正式开幕。

你可能会好奇,为啥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会在宜宾举办?宜宾是我的家乡,这是位于四川和云南交界处的一座四线小城市,人均GDP长期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宜宾的支柱产业也比较传统,主要靠“一黑一白”。“一黑”是指煤炭,宜宾的煤炭储量占四川全省的一半以上,当地有很多煤矿。“一白”是指以五粮液为代表的白酒产业,开车从高速公路下来进到宜宾城区的路上,就能闻到空气里的酒糟香味。这“一黑一白”两大产业,最高时曾经占到宜宾GDP的60%。

不过,就在这几年,宜宾突然加速,成为省内经济发展“最靓的仔”,2019—2021年连续三年GDP增速都是四川省第一名。2015—2021的六年间,宜宾GDP翻了一番,GDP总量排在成都、绵阳之后,坐上了省内老三的位置。

更令人惊讶的是,2019年,“动力电池之王”宁德时代突然宣布在宜宾投资建厂;2021年再次追加投资,在宜宾的总投资超过560亿元,要在这里建成全球动力电池的重要生产基地。同时,吉利、中车、华为等大企业,也开始纷纷在宜宾布局。短短几年时间,宜宾已经建立起了一条比较完善的电池产业链,宜宾甚至提出,要成为中国“锂都”。

那么,宜宾这个西南地区的四线小城,是怎么逆袭的?

一个简单的故事版本是,宜宾是靠更优惠的招商引资政策取胜。宜宾因为想争取省内经济“副中心”的位置,几年前开始大力度招商引资。又因为宜宾有五粮液这样的纳税大户,财政上比其他省内城市要更宽裕,在招商引资上能拿出更大手笔的优惠政策。正赶上宁德时代在内地到处考察建生产基地,这个机会被宜宾顺利拿下。“宁王”过来之后,一大批配套的上下游企业也跟着到宜宾来投资设厂,后面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听起来,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故事。不过,据《四川日报》的调研,很多到宜宾投资设厂的企业家表示,宜宾给的优惠政策实际上不是最诱人的。省内的招商引资竞争非常激烈,很多地方都放出话来:“宜宾给多少,我直接给1.5倍。”优惠政策之外,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这个故事的2.0版本是宜宾之所以能胜出,除了优惠政策,还有它独特的地理优势。首先,宜宾处于成渝经济圈的中间位置,离成都和重庆的距离差不多,这里生产的动力电池走下生产线3个小时之后,就能出现在成都和重庆的整车生产线上。其次,宜宾位于三江汇合处,被誉为“万里长江第一城”,水资源特别丰沛,能够满足动力电池生产过程中的减碳要求。此外,宜宾还有水运优势,这对成本敏感型的制造业很有吸引力。

看上去,宜宾的崛起,有主观意愿,有客观条件,已经很有说服力了。但是,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实际上,前面说的这些优势,紧挨着宜宾的另一座城市——泸州,也全部具备。实际上,宁德时代当时是先到泸州考察,后来才选择的宜宾。背后的考虑是什么?

我们来看故事的3.0版本。外界看来,宜宾的崛起是起于宁德时代建厂,但实际上,宁德时代建厂是结果,而不是原因。宜宾从2016年起就一直在谋求产业转型,并决心把新能源汽车作为下一个支柱产业。为什么选汽车产业,我不知道,也许,作为一个长江边上的城市,都有一个汽车梦吧。你看,重庆有长安,武汉有东风,芜湖有奇瑞,南京有依维柯,常州有理想汽车。

但宜宾这样一个小城市,哪有什么机会引进大牌车厂。直到2017年,奇瑞集团旗下的凯翼汽车销量不好,想卖掉。宜宾果断出手,拿出当年财政收入1/10的钱买下凯翼汽车51%的股权,把生产地基也搬到了宜宾。凯翼汽车后来的销量并不好,但宜宾觉得这笔钱花得值。引进凯翼,就有了汽车的生产证和销售证,相当于有了一张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入场券,是圈子里的人了。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宜宾和宁德时代有了接触。

接着,宜宾做了第二件事,不是直接去磕宁德时代这样人人争抢的“大佬”,而是去引进规模和技术门槛都更低的智能终端制造企业,逐步建立产业生态圈,毕竟,智能终端和新能源车的很多产业链是重合的。

正好在2017年,深圳、北京的二线手机品牌开始往西部迁移,看到这个风口后,宜宾马上行动,引进了朵唯、领歌、康佳等一批企业,生产出来的手机主要销往东南亚地区。除了引进外部企业,宜宾也大力扶持本地企业来补齐产业链的缺口,比如做锂盐的“天宜锂业”、做锂电池正极材料的“宜宾锂宝”等。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宜宾市领导去宁德时代敲门,前几次连门都没有叩开,直到后来听说天宜锂业发展很好,宜宾已经有了初步的锂电池配套产业,宁德时代高层才来宜宾考察。

到这儿还没完。宜宾还做了第三件事,就是大力引进高校资源。据说在2016年,宜宾市委书记刘中伯前往深圳招揽手机企业,有企业家问他:“宜宾有没有支撑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的专业人才?”刘中伯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当时,宜宾只有两所高校,一所宜宾学院,一所宜宾职业技术学院,如果不是宜宾本地人应该都没怎么听过。

意识到人才问题未来会成为产业发展的严重瓶颈,宜宾拿出比招商引资更大的诚意来引进高校。宜宾把三江新区位置最好的6平方公里土地拿来建了大学城,与中国人民大学、四川大学、电子科技大学、成都理工大学等20所高校签订合作协议,在宜宾建立分校区或者产业研究院。如今,宜宾的在校大学生从2万名增加到8万多名,这是为当地科技企业准备的巨大人才库。

你看,有了入场券,有了产业链,有了人才库,这才是宜宾在激烈的招商引资竞争中胜出的关键。所谓“筑巢引凤栖,花香蝶自来”。

你对宜宾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