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设计如何玩转儿童体验业态?

核心提示

小朋友在其成长过程中需要娱乐,娱乐对于他们的身心成长、社会交往、认知能力的发展都是不可或缺。在玩的时候,小朋友能体验到幸福感,能学习在情感上做出适当回应,还能提高人际交往能力。在玩的过程中,处处有探索有创造,有助于培养更为灵活的思维能力、塑造他们的创造精神、增强他们的语言能力及解决问题的能力。

新加坡Jewel樟宜机场探索滑梯

2015年开发的新加坡Jewel樟宜机场探索滑梯,项目包括购物中心、景点公园和花园,均在1号航站楼前方,这个充满吸引力的景点就位于最高处的Canopy Park内。顶棚遮盖的公园中还有1400多棵树木、棕榈树及其它景点设施。项目打造出一种终极机场体验,吸引人们纷纷前往新加坡樟宜机场。

设计概念中,游乐场被设计为一个宝石般的雕塑,滑梯、楼梯和爬绳部分都被雕刻显露出来,展现宝石色彩缤纷的内部空间。在这种方式下,游乐场具有双重性;它既是一块镶嵌在Jewel樟宜机场第五层上的宝石,又是内部隐藏着充满吸引力滑梯的游戏雕塑。首先,曲线外壳的整个结构都采用镜面贴砖,这个与业主共同设计的项目呈现为一个连续光滑的抛光钢材表面,包裹着容纳了大通道平台的三个圆锥体。滑梯是公园苍翠森林山谷中光彩夺目的宝石,吸引着远处的人们。外壳以液态水银的形式,映衬着周围的动态与美景。它引导和强调对周围环境的关注,让旅客能够体验自身与周围环境的无限与超现实景象。地板上的橡胶图案设计成能够在游乐场外壳上形成螺旋抽象反射景象的形式。

游乐场的观景台是机场综合大楼中最高的可进入区域,能够观赏到整个航站楼内部美妙的景象。使这个游戏雕塑成为一个充满吸引力的大众娱乐与社交之地,也吸引着所有年龄段的儿童和家庭来这里冒险玩耍。在充满挑战性的滑梯上爬上滑下,从圆锥体中滑到底部惊呼“WOW”的体验,让游客一次又一次的回到这里。

亮黄色雕塑内部包括四个滑梯:一道家庭滑梯,一个陡峭下降滑梯和两个从最高处滑落的玻璃螺旋滑道。探索滑梯雕塑拥有双曲线形态的钢外壳。曲线玻璃在观景台用作栏板,在从最高处滑下的双螺旋滑道处用作包裹外壳。光纤灯集中在雕塑周围的橡胶地面上,点状灯安装在最高处的圆锥体上,led灯光带位于曲线玻璃栏杆的边缘。雕塑观景台上也使用了空调系统,当孩子们在紧靠屋顶下的滑梯上玩耍时,可以有一个舒适的温度。

探索滑梯游乐场跨度超过18米,长16.7米,平台最高点站台高达7.5米。装置在世界上三个不同的地方生产建造,确实是一个非常复杂而独特的游戏雕塑。从设计到最终实现,项目历时两年多的时间。

荷兰Beatrix公园

Beatrix公园是阿姆斯特丹最古老的城市公园之一。该公园最老的一部分于1938年设计,展现了一种19世纪浪漫主义风格到二战后功能主义风格的过渡。Beatrixpark位于阿姆斯特丹南阿克西斯区,是城市中心与荷兰史基浦机场的战略性地区。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公园逐渐深入到A10环路,西邻Beethoven大街,东接RAI会议中心。90年代RAI的扩建工程形成A10环路之间一条狭长的地块,并同时将Beethoven和St. Nicolaas Lyceum融入公园范围之内。这个被誉为“湿润的河谷”的地方,其实是一条细长的水池,其临近的山丘让公园景观集中于此,并将其打造成半岛景观。在最近的Beatrixpark项目中,设计师在该“半岛”附近的旧篮球场地上打造了一个多功能的儿童游乐区。除了满足0-6岁儿童的活动需要,该游乐区还吸引了很多大龄儿童。

为了实现各种功能需要,该装置被分解成三个区域,并重新定义了其周围环境。装置一边一面完整的镜子,反射了周围的绿色。走近看,儿童游乐的身躯和路人的身影在镜面的映射下变得扭曲而有趣。设计在装置的第二个内凹处,置入了一个巨大的蹦床。第三个内凹处的球门,作为儿童游乐场的延展部分。而在装置末尾处的翘起部分,设计师加入了一个摇摆部件。装置最终创建了一个全方位的游戏空间,使孩子们可以在其四周及内部等各个地方玩耍。

为了设计出既有吸引力的,又能满足游人闲游驻足需要的景观装置,设计师创造出一种有机的结构来满足更多游戏功能。儿童可以在装置中攀爬,以及吊挂滑行。然而这些游戏方式并不是显而易见的,它需要等待孩子们去发掘,并体会这种发现与探索的乐趣。

尽管该装置隐匿于树林之中,它淡紫色的外表光泽和特别的形态创造了一个地标式的公园景观,让这座古老的公园焕然新生。

清水湾道游乐区

清水湾道距香港市中心仅一小时车程。与香港的高楼和城市喧嚣截然相反,清水湾半岛上有的则是青山绿水小村落。2014年以来,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一直致力于傲泷MOUNT PAVILIA楼盘的开发,傲泷MOUNT PAVILIA是一个新楼盘,依山而建,旁边就是村庄。2015年,设计师受邀为傲泷MOUNT PAVILIA设计五个游乐区——幼儿娱乐区,城市农场,儿童游乐场,水上乐园,以及一个室内图书教学娱乐区。傲泷的会所非常别致,有着流畅的造型,明亮的白色立面和大片落地窗,而这些都是设计师设计所有游乐区的出发点。很显然,“游乐”也是一个家庭的一部分。

幼儿娱乐区

幼儿娱乐区在小区最北边,供2-5岁幼童使用。幼儿娱乐区周边是低矮的篱笆和围栏。游乐区内是三个白色圆柱体,表面还有孔洞。每个圆柱体功能不一。在最大的圆柱体里,孩子们可以攀爬,坐滑梯。其余两个较小的圆柱体可以用来过家家,一个是“商店”,一个是“游戏室”。圆柱体外部还有低矮的小丘,可供孩子们游戏攀爬。

城市农场

菜园,也叫城市农场,由四个区域组成,四个区域通过小径彼此相连,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独特的功能。第一个区域是自行车停放处,然后是摆满花槽的第二个区域。再往前走是第三个区域——教学区,里面有长凳和综合药草园,孩子们可以在小沙坑里游戏或者玩水。最后一个区域是关于“食物和社区”的。这是一个比较私密的空间,小区住户可以在这儿会面,开个烧烤party。

中央公园

中央公园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三个圆柱状的游戏设施。“圆柱”的白色立面和公园的绿植相映成趣。细柱支撑着圆柱体的平台,每根柱子都扭向不同的方向。这些柱子使得“圆柱”看起来纤细而通透。为了强调游戏设施的存在感,它们的下面都有一个轻微凹陷的坑。一条混凝土小路贯穿整个游乐区,沿着这条路能走到中央公园的其他区域。游乐设施旁都设有长凳供家长休憩。香港地处亚热带气候区,所以遮阳很重要。因此,所有的游乐设施都有遮阳顶篷。除此之外,两个较大的游乐设施篷顶边缘还放了悬挂的绿植作为装饰。

水上乐园

水上乐园就在泳池旁,水很浅,最浅处只有5厘米,最深也不过30厘米,所以很适合儿童。项目设计了一个滑梯和一个互动式水台,以给两个水池带来活力。互动水台在水池最深处,相当于一个水下的游乐岛。它鼓励孩子们去合作。按下不同的传感器会触发不同的喷水器,产生相应的水流和照明效果,就是这样的一个小游戏。尤其是在夜晚,看起来非常壮观。滑滑梯在水最浅的池子里。滑梯材质选用打孔钢材,外侧是白色,内侧是洋红色,可以产生莫尔效应。水池里的滑梯就像一块巨石,点亮了夜。

室内游乐场

最后是位于会所内部深处的室内游乐场。会所内部看起来非常整洁,有许多玻璃墙面,曲折的砖墙,和中庭。设计师以后墙的流线造型为设计出发点,营造出一种效果——玻璃墙面把空间包围起来,将室内游乐区和会所大厅区分开。设计师在有限的空间里设计了一个和会所风格一致的游乐区,里面有图书馆,书架,读书角,一个真人比例的娃娃屋,还有一个游戏屋。游戏屋里的地上和窗户上有很多可拆卸的软积木。孩子们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组装,创造他们自己的“建筑”。屋里的黑板能让孩子们尽情发挥他们的想象力。

室内游乐场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长长的透明书柜,仿佛一堵墙,挡在走廊和游乐区之间。它不仅仅是一个书柜,还是一个垂直游乐设施。粉色的有机玻璃板,小楼梯,和平台,为孩子们在两面玻璃墙之间创造了一个隐秘的游乐阅读角。孩子们还可以从高处坐白色滑梯滑下来。

阿那亚儿童农庄

北方的海

“北方的海 没有美人鱼 那海上只有浪涛 阴鬱的天空下 浪涛发疯了似的撕咬......”夏季照样的热,但水很凉,游客很多。冬季的海只有浪涛和孤独。

沙丘之上

场地上最显著的景观是一个巨大的沙丘,以及沙丘之上的刺槐林。秦皇岛沿海沙丘刺槐林在过去十年减少了大半,作为设计师,恨不得将所有的刺槐林都完整地保留下来。

不过,在进一步研究之后,发现刺槐林在此地的历史不过几十年而己。“刺槐原产北美,1898年由德国人首次从欧洲引入青岛”,“是1949年后滨海沙地主要人工造林树种”。

那么什么才是这片土地最核心的地方?

沧海桑田,在历史的长河里,万事万物都在不停地变化。当内陆文明遇见海洋文明,历史上不宜人居的沙丘荒滩也逐渐焕发新生,变得引人瞩目起来。

沙丘变密林、荒滩变农庄,这一如在中华文化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数千年历史中,为更好地生活而奋斗的众多其他传说。愚公移山、夸父逐日、女娲补天……知其不可而为之,《山海经》里奇幻的传说激励着人们,是中华文明自强不息的精神源泉。

生态环境的变化并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一部分人悲观,但总有另一部分人保持乐观——中华文化延续数千年,总有她的道理吧。场地的灵魂不是刺槐林、不是沙丘、不是滨海,而是自然和世事的变迁,以及人类渺小而又顽强的生命力。

山海乐园

中国人苦中作乐的精神表现在方方面面,“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现实生活的辛劳需要度假来平衡,在阿那亚休憩的人需要的,是放空、放松、单纯的快乐。

世界上不仅仅有异兽饕餮、穷奇、三尾讙……当《山海经》的奇幻之旅遇见现代度假公园,鳗鱼长凳、鱼骨亭、海星花田、攀爬海螺和五爪章鱼滑梯的构思蜂拥而至。沙丘和道路之间狭长的三角地带变成了儿童农庄,包括农场和乐园。

在常规功能之外,公园内的各种参与性设施亦被赋予了一个个有独特意味的形式——它们只宜存在于此时此地。

长春万科新都会拾光公园

从“私享”到“开放” 的颠覆

设计地块位于长春南部新城,为长春万科的市政代建公共绿地,周边多为新建住宅和新建建筑,缺少街区型公共开放空间。基地南侧为售楼处,东南侧为商铺。

设计开始之时,设计为围合型的私享花园,意图打造为新亚洲风格的内向型的品质型静谧庭院。随着对场地未来使用的深入思考,双方沟通后进行了颠覆型的设计转向,希望赋予场地更多的公共空间属性,打造开放空间供大众使用。通过设计别开生面的娱乐设施和活动场所,在提升城市局部环境品质的同时,聚集人气。

从“山林谷”到“鲸奇谷”的转变

“每个人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森林,那片森林是我们的领地,是我们的归属,是我们不愿他人踏足的秘密之地。这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都没去过,但是它始终在那里”。——村上春树

项目所在地位于北国森林之城长春,这里山谷纵横,森林繁茂。繁茂优美的自然环境成为设计灵感来源,从自然的山林谷底森林丘壑中寻找空间氛围,提炼设计语言,凝练为“山林谷”,通过平面和立面上的构成,对场地局部进行半包围围合,打造山林谷地的穿越性峡谷空间意味。

通过地形塑造、空间围合,创设高低起伏的谷地,让人感受高高低低不同的变化。从狭窄的曲线中穿过,邂逅开阔的谷地,爬到台地之顶,俯瞰欢愉人间,滑下奇幻之梯,回到纯净本真。在高高低低的起伏之间,随心所欲,任意畅享,感受自然的冒险,艺术的透彻和生活的温情。

渐渐成形的“鲸奇谷”

街角雕塑位于两条道路交叉口位置,为主要的项目标志性位置,需设计地标性要素,强调入口,增加场所的记忆点。

设计于城市的日常生活中提炼出树与石的元素,设计了契合山林谷概念的的巨树广场和巨石广场,艺术化的处理人和自然的关系和想象。巨型雕塑很好融于场地环境,把天光云影,树石草木融入人的体验和感受中。

自然的感受不足以囊括人们的好奇心与欲望,可否设置一个异于周边环境,超越于森林谷地的非日常装置雕塑。在思想的碰撞当中,“鲸奇”的想法应运而生。

正对街角,放置酷似芝加哥“云门”的巨型雕塑,致敬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 AnishKapoor的同时,传承经典与永恒。超然的力量与温柔,唤起人内心的温和情感和无限遐思。

随着脚步和视线的移动,游人才会渐渐察觉到,此为一个巨型的鲸鱼雕塑。奇幻的美好和奇妙的幸福在此展开。镜面不锈钢的鱼身可以放大或缩小四周万物的变幻及每个人的欢颜,雾喷奇景可以唤起每个人的遐想,大家都能在与鲸鱼的互动中得到美好与欢愉。

反射的魅力无穷尽,阴晴圆缺,四时变化,均在内凹的鱼腹中缩映回旋。天光云影,彩霞灯影,也会在不经意间形成幻彩无限的光景和想象无限的梦境。

镜面不锈钢鲸鱼详细设计

随着鲸鱼向内延伸,有机曲线的儿童活动场地以怀抱的姿态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使用者。

优雅的椭圆和自由曲线环绕重组,精心布局,引导路径,形成界面,形成功能性的综合场地。蓝色与黄色的EPDM塑胶地垫拼贴组合,创设出几何化场地,容纳安放趣味和想象。

起伏的地形,高起的平台,升高的景墙,共同围合成相对独立的场所,通过通道、洞口等使内外空间相互渗透交融,便于人的自由穿行。层层递进的空间充满期待和戏剧性,引导人的游乐与停驻。

光与影透过半透明的亚克力景墙,温柔的渗透到场地当中,为场地带来明媚与光辉。

坡道谷地,便是儿童最好的游乐场。

可以转动的树池座椅,让使用者在旋转和交流中获得喜悦与欢愉。

在可参与式的游乐设施当中游戏,探索和发现的乐趣不自觉的挂上每个孩童的笑脸。

环抱场地的围合景墙,我们希望不仅仅放置一面阻挡视线的隔墙,而通过互动的方式,激活场地边缘活力,增强可参与性。经过多方面的景墙设计探索之后,采用了翻版景墙的方式。

有益的活动设施当激发出人的无限探索欲望。弹跳跑道的趣味设计激发起每个来到这里的人的弹跳欲望,兔子跳、青蛙跳、跑跑跳跳... ...身体和灵魂均在这里得以生长。

绵阳PIXELAND像素乐园

“PIXELAND像素乐园”是一个公共空间美化项目,它将不同的户外设施组合在一个整体空间中,如特色景观、儿童游乐设施、成人休闲设施等。

这个项目的灵感来源于像素的数字概念。虽然像素是具有自己的RGB或CMYK颜色信息的图像的最小独立样本,但它也是种任意给定数字图像中众多像素的集合。

而如何将这个想法转化为项目实际运用中的空间组织,我们想到了可以通过添加和组合较小的独立功能像素来创建一个多功能的公共空间。每个像素在保持自己的功能和特点的同时,还可以作为一个独立的物体来使用。

最终,这些像素的结合衍生出了一个非常亮眼目有趣的通用多功能公共空间。鉴于合适承载人群活动的最小空间单位为5*5米,此项目的核心像素区是一个5*5的完美正方形1, 25 x 1, 25 米的像素。这种模块化方法的使用解决了边缘通行, 行人流通和边缘景观的问题。

针对装置边缘部分处理的解决方案,我们还采用了利用小像素的绿色植物围绕在广场周围,一定程度上为广场提供了私密性和安全屏障。广场还配备了休息区,带桌椅的野餐区,提供遮荫的盒状结构躺椅区,凹陷式的公共长椅,倾斜的草坪以及可以开展小型集会的露天剧场。

除了休闲设施以外,Pixeland带有全·方位丰富的互动可玩的游戏功能,在广场中央有一个以马匹为主题的主题游乐场,可以为年轻游客带来欢乐和趣味。

另外,棋盘状的广场以多层次的方式发展,呈现出一个有趣的人工地形,越朝向中心高度越增长,我们将”马“作为战略标志放置在顶部。

文章来源:景观邦

更多商业地产&产业地产干货,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