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买房 or 北京租房,中年人的烦恼各有千秋

前段时间我妹妹布丁妈在杭州看房,因为卧室不够用了。

她家其实不算太小,有三个卧室,一间主卧稍微大点,另两间很小,一间里面有张沙发床,白天当书房,晚上给阿姨睡;一间小布丁的房间,里面有张高低铺。

看起来是够用了,然而这属于理想状况。在真实的生活,不理想的状况更多。

比如:

布丁奶奶骨质疏松比较严重,一摔跤就骨折,需要人照看,就得住在布丁妈家里。

受疫情影响杭州停课,以及寒暑假,布丁外公(就是我爸)就要住过来照看布丁。

(注:布丁奶奶和布丁外公都是孤寡老人。)

上述两种情况下,阿姨在家时,一般是阿姨会挤到小布丁的房间,她睡下铺,布丁睡上铺。

万一碰上两个老人都要在家住,就只能让外公和小布丁挤一挤,奶奶睡书房,阿姨就在客厅睡沙发。

另外就是,布丁爸经常加班加点(偶尔也会和同学打个麻将啥的), 回来深更半夜,会吵到布丁妈睡不好觉。

布丁妈算了算,家里至少要有4间房,一间主卧,一间保姆房,一间给布丁,一间书房兼老人或布丁爸的临时睡房,这样似乎才能稍微舒适一点。

好久没关注房产的她却发现,这几年下来,杭州的二手房太贵了,但凡地段好一点、房子新一点的四房,别说全款了,就连首付都凑不出来。

即使凑齐了首付款,月供也压力山大。这两年公司很难做,一会儿停工,一会儿停运,一会儿停电,不赔钱就很好了。

稍微远一点的四房倒有便宜的,但是她和布丁爸都要上班,太远路上耽误时间太多,关键还有小布丁,上学也不方便。

我也看了一下杭州的二手房价,也吓了一跳,除了豪宅天花板还比不上北京,很多地方已经能和北京拼一下了。

比如说,杭州钱江新城的房价可以挑战北京的CBD,杭州奥体的二手房和北京亚奥板块的价格也差不多。毕竟,北京是已经开了奥运会,杭州只是个亚运会,还延期了。

看到杭州二手房价这么高,我就建议布丁妈去摇新房。杭州一手房价格是限价的,这几年没怎么涨,核心地段的一手房与二手房之间还有很大的倒挂。

然而,倒挂多摇号的人也多。如果不是无房户或者人才,中签率奇低,想摇中需要锦鲤附体。

即使中签,还没有挑选的余地,轮到哪套是哪套。她有个朋友,摇了三年才摇中,还要再等上两三年才交房。5年后,都不知道布丁在哪儿上学呢。

眼看一手难买,二手太贵,布丁妈又把视线转到了商业大平层。在大家眼里,商业平层保值增值难,不是一个好的投资品,但是她又不为了投资,是为了自住需求啊!同一个地段,商业平层一般只是住宅价格(二手房)的一半,还有得挑。

怪不得杭州会流行一句话:商业平层是用来住的,普通住宅是用来炒的。

今天早上醒来打开手机,我看到布丁妈在凌晨一点给我发了语音。

她说昨晚和几个老同学聚了聚,大家都在诉苦,说经济形势不看好,非常悲观。

于是布丁妈又纠结了,回到家里睡不着觉:是不是应该保守一点儿,不要买房了,挤挤算了!

我就问她,要么租房呢?想住哪儿就租哪儿,以后小布丁上了中学,也可以换一套租,搬到学校边上去。

她说,也不是没租过,但总觉得不安稳,没有家的感觉。

也是呀。而且,我和她都是学经济的,从经济学角度来看,买房是资产,租房是消费。在中国北上广深杭(当然还有像成都、武汉等地)的核心地段,如果有房票又买得起的话,从长期来看似乎还是买房更合适。

(前两年寒假时,花生和布丁在布丁房间里)

布丁妈在杭州有买房的烦恼,我在北京有租房的烦恼。

去年我在花生学校附近租了房,环境不错,生活和交通也便利,但是有3个烦恼。

1

第一个烦恼是:贵

北京房价和杭州相比贵得有限,但是北京的房租可比杭州贵多了。

房租最贵的地方,除了CBD的豪宅、顺义的别墅,可能就属海淀的学区房了。

像六小强这样的学校,会有点招的名额——现在叫做拔尖创新人才培养,到了中考当然就完全看成绩了,所以我们和很多花生的同学一样,并没有学区房。

上学不一定要买学区房,但是上学最好还是要住学区房——离得近会方便很多,家长不用接送,孩子也节省时间。

所以,租房就成了很多海淀家长的选择——当然也是因为北京学区房是所有房子里最贵的,和豪宅一样买不起。我几个大学同学,孩子也上了六小强,也都是选择了租房。

不仅家长租的多,海淀互联网公司多,员工也要租房,所以造成房子供不应求。

按照每平米单价来看,海淀的租金放到全北京也是相当高的。我这套房子才50多方,就要1万块,而且是老破小,也没啥装修和家具家电。

平米租金200元左右,在这儿是个正常价位。

2

第二个烦恼是:难租

正是因为供不应求,不仅贵,也不好租。

别是在租房旺季,比如6-8月,小升初和中考结束后,每出一套房子都得第一时间去看,不然但凡位置、楼层、格局和装修好一点的,一两天就没了。

有一套房子是周五下午刚挂出,中介给我发了图,我看到位置靠花园,装修清爽,家具齐全,还比较满意。那天房东有事没在,就约了周六上午去看。结果呢,周六一大早,中介就告诉我看不了了,昨晚就租出去了——租客只看了照片就付了定金。

在之后有了一套房子,楼层位置朝向都挺好,我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中介说已经有两个租客在和房东在谈了,一个想租期再长一点,一个想再添个洗衣机。

我当机立断,说我什么都不需要添,租期也接受——抱歉了,感觉我太“卷”了。

房东在我们三个租客里比较了一番,最后是因为花生已经上中学了,而另外两家孩子比较小,怕对住房装修保养不利(其实也没啥装修),所以还是租给了我,就是现在我住的这套啦!

3

第三个烦恼是:老,破,小

海淀的核心区,基本都是老破小,这套也不例外,接近40年房龄。

说实话,在老房子里,这套房子质量算是不错了,但还是会遇上问题:

水管老化锈迹斑斑,每天一打开水龙头,水管里第一批水都是黄色的,只好买纯净水喝。

下水管道也很容易堵塞,所以我买了马桶吸盘,还有疏通剂,随时备用。

这套房子刚租下时,几乎什么都没有,连窗帘都没有!根本不用布景,就能参照那个断舍离日剧,拍个海淀版的《我的家里空无一物》。

不过让我满意的是,虽然没有洗衣机电冰箱,衣柜也很小,居然有个很大的书柜。

要说我和花生什么最多,那就是书!

但就是这么一个书架,还装不下搬来的书,要知道,在北京搬了4次家,我已经淘汰了很多了呀。

我从自己的老房子搬来一个柜子放到了花生的房间,总算解决了一部分问题。

只是,搬进来后,我又买了很多书,加上出版社寄的样书,书架很快不够用了。

我就把不太常用的书装了纸箱,全都塞到床底下,但很快连床底都堆满了,多出来的纸箱和书只好都堆在了地上。

前段时间北京疫情比较严重,我有点emo,看看租来的这个家,越发觉得忧郁:住所看上去很临时,自己对生活也很敷衍。

为疫情,生活已经很局促很乱了,不能家里也这么局促这么乱糟糟。

我决心改变,不仅改变我的状态,也改变房子的状态——不能因为这个房子不是我的,就不好好收拾和归置了。

我东挑西挑,看了很久,选了一个书架,租房家具不用买太贵的,但是也不能不讲究环保和品质——

这个书架就放在我卧室床尾,所以我特地挑了一个实木的书架。

本来有3个款式可以组成一大组,但是房子实在太小,所以就买了一个。

考虑到家里另两个已经是封闭式的了,就买了个开放式的——放点经常看的和最近看的书,就不容易落灰了。

有了这个书架,我的卧室也清爽了,也有心情挂上了画,每周还买些鲜花点缀。

虽然房子是租的,生活却不是租来的。

不管买房也好,租房也好,都有各种烦恼,就和我们的生活一样。然而即使会有这样那样的烦恼,每一天都是我们人生的组成部分,每一天我们还是要力所能及地认真对待,美好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