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明天迎来的,真是NBA史上最差一届?

金州勇士的球员们,或许还依旧在醉乡之中恣意狂欢,但球队总经理鲍勃·迈尔斯和主教练史蒂夫·科尔,恐怕已经没有工夫再与佳酿为伍了。

在不到24小时后,NBA的2022-23赛季就要开启,虽然距离正式比赛还为时尚早,但选秀大会当天,正是球队管理层最忙碌的时刻,金州勇士方面就已经传出消息,他们很可能会送走手中的2022年首轮第28号签,鲍勃·迈尔斯的手机必须为此保持24小时开机的状态。

这是NBA在赛场以外的暗战,年复一年,从未停歇,而以选秀大会为标志,就意味着所有球队的新赛季都已进入全面工作状态,不仅当天会有诸多交易发生,接踵而至更有自由球员市场的开放,以及那些光听风声就让人觉得寒毛直竖的惊天交易,也都已经在酝酿之中。

NBA从来都不是一场仅仅局限于赛场的竞争,甚至30支队伍的命运还是彼此牵动的,比如科尔的左膀右臂们,麦克·布朗教练已经悄然离开旧金山抵达萨克拉门托,他当务之急的第一件工作,就是为国王确定第4顺位到底该选择哪名新星;而被阿特金森教练婉拒的黄蜂则更加忙乱,管理层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如此之多的重要工作就在眼前,手握两个首轮中段签位的黄蜂,却不知自己的新教练现在身处何方。

果然这世上从没有什么事是绝对公平的,但不管你是踌躇满志还是六神无主 ,NBA选秀大会都要来了。

如果你对本届选秀大会感兴趣,那可能已经听说了:2022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选秀小年。

该如何判断一个选秀年是大是小?在我幼时曾看到论坛上一位朋友的高论,他援引了元代陶宗仪评价乐府诗该如何写就的六字箴言,“凤头,猪肚、豹尾”六字,作为一个选秀大年的三大必要条件。在此时,这六字不再是写作标准,它们指的是:

第一,凤头。一届选秀大年,一定要拥有几位响当当的高顺位新人,雏凤清于老凤声;

第二,猪肚。中段选秀球员要足够厚实,倘若有球星从中涌现,那足以证明这一整届的成色;

第三,豹尾。也就是选秀大会到了尾声阶段,也还有绵延不绝的人才冒出。

回望一下NBA史上几届选秀大年,最为著名的84、96和03届,84届头部最为闪亮,前5顺位里有奥拉朱旺、乔丹、巴克利三位MVP,首轮中段走出了斯托克顿这样的历史助攻王+抢断王,尾部虽然没有什么NBA明星球员,但3轮有如今的NBA教练协会主席卡莱尔,6轮有FIBA历史得分王奥斯卡·施密特,第10轮竟然还有田径巨子卡尔·刘易斯。

96届选秀,则以中部最为厚实而著称。艾弗森当头领衔,96年前6顺位有5位全明星+一位DPOY,但最离谱的是从第13顺位的科比开始,连续5个顺位里累计有科比、佩贾、纳什、小奥尼尔4位全明星,而作为当届落选秀,四届DPOY本·华莱士完成了收尾的任务;

03届选秀,头部几位詹姆斯、安东尼、波什、韦德不仅声名赫赫,而且还彼此投契,首轮中后段则有大卫·韦斯特、约什·霍华德、伯里斯·迪奥、巴尔博萨等干将,二轮也涌现出了莫·威廉姆斯、科沃尔等全明星。

坦白说,对照以上标准,2022届新秀们第一条就很难符合:本季最高顺位的几位候选新人,看上去很难瞬间改变一支乐透球队。

即将被魔术选为状元的贾巴里·史密斯,看上去是拉沙德·刘易斯和小贾伦·杰克逊的混合体,但这两个人显然都不是状元之才,史密斯能够脱颖而出,除了自己能投三分、能防守的特点适合这个时代以外,恐怕还得多谢同行的衬托;

于是手握大把大把大把选秀权的雷霆要登场了,他们左看右看,可能最后还是会选走瘦长瘦长瘦长的切特·霍姆格伦,在队内已经拥有一个波库舍夫斯基的情况下,雷霆总经理普雷斯蒂得拼命劝自己,别怕重复建设,至少霍姆格伦他7尺身高,能投篮、能空接、能封盖、能运球,他上限高啊。

第三顺位的火箭是最开心的,他们会得到全能的保罗·班凯罗,技术全面,打法成熟,有人说他像卡洛斯·布泽尔或者大卫·韦斯特,但差不多20年前,这两位的顺位一个是第35,一个是第18——所以火箭的开心,是在于他们没有思索的烦恼,在由3名球员组成的2022届选秀第一集团军之中,谁能落到他们手里,闭着眼睛选就行了。

但一届选秀大会的前3名,都由来自同一个位置的球员所占据,已经堪称蔚为奇观 ,但更要命的是,你还不太好意思称之为“三巨头”,暂时称呼他们为“三个大块头”才更贴切一些。

回想近年选秀大会的头部,2017年第3顺位出了塔图姆,2018年前5顺位则有东契奇、特雷·扬,加上2019届的锡安和莫兰特,2020届的爱德华兹和拉梅洛·鲍尔,这些球员除了爱德华兹都已经入选全明星行列,前几位都是至少已经带队杀进了分区决赛。

2022届新秀里能否走出这一级别的球星?眼下的答案是不容乐观的,这也就意味着本届新人不仅没有“凤头”的华丽,可能也不像“猪肚”这般顶饱——放眼望去,首轮之中能够立刻在NBA登上先发的人屈指可数。

作为对比,被视作选秀大年的2021届球员,虽然目前看上去没有顶级巨星涌现,但已经在各自球队扮演重要角色者不在少数,前10顺位新人里,坎宁安、杰伦·格林、莫布里、斯科蒂·巴恩斯、吉迪、瓦格纳6人合计出场407场,全部先发,这6名球员都没有打过任何一场替补;而萨格斯受伤病影响出战48场,其中45场先发,先发场次较少的仅有在勇士效力的库明加、和福克斯位置冲突的达维恩·米切尔,甚至第10顺位、被视作半成品的宰伊尔·威廉姆斯,在常规赛联盟第二的灰熊队内都有62次登场、半数先发的经历。

2021届前10顺位新秀,在他们的生涯处子赛季总计先发了514场比赛,对2022届球员而言,前10顺位能够完成总计300场的先发吗?

好了,我们绝不是要在2022届新秀们进入联盟之前就全盘否定他们,事实上,这才是真正值得探讨的问题:身处这样一届不被看好的新秀之中,对于这些即将雀屏高中的年轻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们自己会觉得低人一等吗?选择他们的球队会不重视他们吗?

不会的,都不会的。对球员也好,对球队也好,这都不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他们和过去每一年的新人都一样,会得到训练师的培养,体能师的照顾,会有自己的更衣柜和理疗床,会收到合同上应该支付的每一分工资。

所以,他们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好好打球而已,去利用好全世界最好的篮球装备,去好好向世界上最好的训练师讨教,外界的不看好不会让你的三分球三不沾,只有训练质量不够才会使投篮失去准心。

甚至,对某些在本年度参选的球员而言,包括对中国球员曾凡博来说,本届球员整体成色不足,甚至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曾凡博近来对着镜头说出了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在明天,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到。那么可想而知,如果竞争者实力稍逊,对凡博来说意味着更大的入选可能。

只是不管届时他面临怎样的结果,被选中,以落选秀身份得到临时合同,或者只有一份夏季联赛的临时合约,等等,无论哪一种可能,曾凡博所要做的事情也依然是一样的:去好好学习,去好好训练,去尽可能吸收这个环境里的每一点养分,不要让年轻时的任何一天虚度。

就够了。

因为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你进入NBA后每一天所付出的努力决定的。

当然,在不同的球队机会有多有少,库明加如果不在勇士,或许可以得到更多的出场时间,但在勇士有追梦这样的师父,有季后赛体会夺冠的快乐,这不过是人生有得有失的必然片段。

所以,对于那些带着凌云壮志,穿着西装华服来到选秀大会现场的年轻人来说,在短暂的庆祝过后,就立刻去和汗水为伍吧,把那些议论的声音抛到脑后吧,或者,想想那些曾经打破过质疑的人。

比如斯蒂芬·库里,他一路走来所击碎了多少怀疑,在几天前他正式捧起奖杯的前夜,依然有无数人不相信库里真的能再一次做到;

比如曾经也被誉为选秀小年的2013届新秀,本内特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状元,可在首轮中段,这届选秀杀出了一个叫扬尼斯·阿德托昆博的怪物,而第27顺位的鲁迪·戈贝尔和字母一起,在本季之前包圆了连续4年的最佳防守球员奖杯。

这世界的质疑声永远都不会停下,批评家有他们的工作要去完成。但希望有朝一日,曾凡博和他的2022届候选同侪们,也能再一次证明这件事:

外界的评价不会改变你,只有你能改变外界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