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支暴力已成美国“毒瘤”

资料图:支持控枪的民众在华盛顿举行示威游行要求政府加强枪支管控。(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当地时间6月23日,美国在控枪问题上迎来了忧喜参半的一天。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纽约一个限制枪支的法律违宪,这将允许更多人合法持枪上街。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一项控枪法案《两党安全社区法》。在美国国内枪支暴力激增、民众控枪呼声高涨之际,美国“三权分立”体系下最高法院与国会山分歧尽显,再次凸显美国社会从上到下的严重撕裂与对立。

此次裁决是2008年推翻华盛顿特区的控枪法律后,最高法院首次对州级控枪法律诉讼做出裁定。在《纽约时报》看来,这是最高法院日益政治化和党派化的结果。自2008年最高法院推翻华盛顿特区的控枪法后,一直拒绝受理更多涉枪诉讼。但这一局面在特朗普提名3名保守派大法官后出现了变化。过去几年,保守派大法官不止一次表达过对最高法院不愿意探讨宪法第二修正案含义和范围的遗憾。《纽约时报》称,这一判决再次说明了6位保守派大法官在制定国家社会问题议程方面的权力。

参议院虽然通过了《两党安全社区法》,但在很多美媒看来,这并不是两党重启跨党派合作的开端,而更像是一个“罕见的协议时刻”。从投票结果来看,尽管15位共和党参议员跟50位民主党参议员坐在了一起,但这15人大部分是没有竞选压力的共和党人,要么是将在今年退休,要么是到2024年或2026年才会面临改选。这意味着,这15位共和党参议员的态度并没有广泛代表性。事实上,众议院共和党“三巨头”——少数党领袖麦卡锡、共和党党鞭斯卡利斯和共和党会议主席斯特凡尼克均已表态反对这份法案,一些共和党众议员更质问为何本党参议员会与民主党合作。可以说,尽管法案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顺利过关、并由拜登签署为法悬念不大,但两党仍在控枪问题上存在深刻分歧。

立法部门与司法部门的分歧对立,再次凸显美国控枪之难。由于美国是判例法国家,最高法院此次裁决不但将影响纽约州的控枪法律,也将对加利福尼亚州、夏威夷州、马里兰州、马萨诸塞州和新泽西州的控枪法律造成影响,约1/4美国人可能将面临更严重的枪支暴力威胁。在《纽约时报》看来,6月23日对美国控枪运动来说实际上是悲剧性的一天,因为持枪派在法庭上取得了“里程碑式胜利”,《两党安全社区法》虽然也是一项重要的立法成就但意义逊色得多。美国全国枪支安全组织所属的“吉福兹法律中心”首席顾问亚当·斯卡格斯就表示,“参议院终于就改革达成了两党共识”,“然后最高法院完全劫持了这一切”。 美国控枪组织“每座城镇都要维护枪支安全”主席约翰·费因布拉特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最高法院的裁决“与两党多数背道而驰,与支持枪支安全措施的绝大多数美国人背道而驰”。

在美国平民持枪数逼近4亿、枪支暴力成为美国社会“毒瘤”时,美国政客却在意识形态内斗和权力互相掣肘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谁又来真正保护美国社会的安全,捍卫美国民众的生命权呢?(聂舒翼)

海外网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