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政府已成立专班解决,业主仍忧心忡忡

6月21日,记者环绕郑州永威西棠项目现场一周,发现工地外大门紧闭,项目内也不见施工景象。几名业主告诉记者,现在工地管得特别严,业主也进不去。朱娟娟/摄

国资平台会先行介入,优先保障群众利益,保证该项目交付尽量不延期,减少群众损失。

朱娟娟 中房报记者 李叶 郑州报道

对于未来,周梦有些迷茫。

她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无奈地说,项目停工7个月来,业主们经历了多次希望变失望的循环。如今,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让业主们经历多次希望变失望的循环项目名为永威金桥西棠,位于郑州市高新区科学大道春藤路交会处西北角,与郑州大学一路之隔,为郑州金桥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桥”)、永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威”)联合开发;项目占地133亩,2020年8月开盘,成交单价为1.6万~2万元/平方米。合同约定,该项目应在2023年12月交付。

自2021年12月开始,永威金桥西棠项目便进入停工状态;到2022年2月,工地仍没有复工迹象,业主开始自发到售楼部询问原因。3月初,一个名为“永威西棠”的微信公众号发出了一条推文“麻蛋永威,麻蛋金桥,搞欺诈”。此后,业主们便开启了线上维权之路,多番努力下,永威金桥西棠项目以“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走红网络。

“项目停工7个月间,曾多次上过微博热搜,郑州市相关政府部门也组织过多次三方会谈督促开发商复工。”周梦表示,不过,现在结果仍不太明朗。

6月22日晚间,在新一轮三方会谈结束后,周梦告诉记者,目前得到两个消息,一是河南省政府、郑州市政府对于永威金桥西棠项目都高度重视,正在积极介入解决问题;二是,为避免事态扩大化,业主们需删除网络推文及视频。

6月23日,记者就会谈内容致电郑州市高新区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以下简称“高新区住建局”),一名杨姓负责人告诉记者,会谈详细内容不便透露,不过可以明确的是,目前政府已经全面介入,并成立了专班解决问题,“国资平台会先行介入,优先保障群众利益,保证该项目交付尽量不延期,减少群众损失“。

被迫“出圈”

“如果有选择,谁愿意摊开自己的伤口给别人看呢?”在业主林风看来,以自身的购房遭遇为主题写小说也好,剪辑视频在各平台发布也好,制造“郑州最高学历楼盘”话题也好,都只是为了能顺利住进属于自己的家。

他们在线上发布的各类信息中,“郑州最高学历楼盘”这一话题是最“出圈”的。

业主提供给记者的“业主人才数据”显示,永威西棠项目共2515户,1172户业主参与了“业主人才数据”统计。在他们中间,本人和家庭成员中拥有本科及以上的学历共计1983人,其中硕士481人,博士189人。这些人里,有246人享受郑州市人才补贴,占到统计人数的20.99%,人才补贴金额初步统计在2000万元以上。

讽刺的是,在永威金桥西棠项目宣传前期,“高知的主场”也是其主打卖点。

以业主购房故事为主题编写的7万字小说《人间剧本 两千作者——西棠故事》也引发了大量网友共情。

周梦在该文章序言部分写道,我常想在纷扰的日子中寻出一点闲静来,然而实属不易。目前境况是这么离奇,心里是这么芜杂。平日里做文章有规范,但世事却如螺旋。这半个月被疫情封控在家,便想起一年前兴高采烈地从北京回到郑州,坐在高铁上,连空气都是甜的。我那时还专门发了一个朋友圈:“告别北京,拥抱郑州”。现在看来,这个拥抱好像扑了个空。

她告诉记者,2021年10月,她跟爱人分别从天津和北京来到郑州,决定在郑州买房、安家。在经过挑选后选定了永威金桥西棠。“听着置业顾问慷慨激昂的介绍,毅然定下了这个比周边项目高出几千块钱的楼盘,想的就是不留遗憾的留在郑州。”

大学毕业没多久,周梦和爱人手里没有什么积蓄,购房的费用多来自双方父母。“我们父母都是辛苦了一辈子的农民,当他们将自己积攒了半辈子的钱交到了我们手里时,心里五味杂陈。”周梦介绍,购房后每天除了上班偶尔也会关注一下永威金桥西棠工程进度,看着项目一点点稳步向前,对未来充满了无限幻想。

此后,事情却急转直下。

2021年年底,项目停工,由于即将过年业主们并没有太在意。到2022年开年,金桥、永威分家的传言不胫而走;2月底,工地仍然没有复工迹象,业主开始自发到售楼部询问原因,讨要说法。3月7日,业主们第一次和开发商面对面沟通,项目管理人员口头声明两家合作无问题。3月11日,业主代表和永威、金桥三方领导谈判,永威、金桥领导面对都市频道采访首次承认了双方合作中的矛盾,金桥代表更是直言合作不下去了,必须让永威退出。3月21日,有消息传出项目监管资金被挪用,账户剩余1.3亿元信息。

拨开迷雾

永威金桥西棠项目总承包施工单位之一高创建工股份有限公司向高新区住建局提交的《情况反映材料》。

在此后的3个月里,业主们一边维权,一边探究起项目停工的真相。

事情的起源要从郑州锅炉厂原厂址科学大道88号说起。

业主介绍,永威金桥西棠项目地块原为郑州锅炉厂厂址,是郑州锅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锅股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崔红旗长期运作的地块。2019年4月,郑州锅炉厂整体搬迁至位于荥阳市的锅炉制造基地,原厂址的土地性质则由工业用地变更为住宅用地。崔红旗同时也是金桥实际控制人。

企查查APP显示,金桥成立于2017年,大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均为崔长虹,但崔红旗并未持有股份及担任任何职务。

“虽然资料查不到,但崔红旗在金桥的身份大家都心照不宣。”业主告诉记者,崔红旗不懂房地产开发,于是在2020年初联系到了永威,一个能拿地、一个有品牌口碑、开发经验,两个公司一拍即合成立郑州金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威实业”),金桥占股51%,永威占股49%。

2020年6月,金威实业以底价12.77亿元竞得永威金桥西棠项目地块,折合地价958.42万元/亩。有业主称,“永威金桥西棠周边地段拿地的均价在1300万元/亩左右。”

永威金桥西棠开盘后,永威和金桥又分别以郑州郑西永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威实业”)和河南清控科技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控科技城”)名义,联合河南启迪科技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迪科技城”)和国企东龙全资子公司河南翔东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翔东置业”),成立了河南一帆城市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帆公司”),永威实业、清控科技城、国企东龙全资子公司翔东置业和启迪科技城,分别持股30%、30%、30%和10%。

2021年6月3日,一帆公司以34.68亿元底价拿下位于郑州北龙湖的两宗地块(以下简称“北龙湖地块”)。

这次拿地却为永威金桥西棠的停工埋下了伏笔。

“本次拍地单位中的清控科技城实控人也是崔红旗。”业主介绍,清控科技城投入到北龙湖项目的10.115亿元就是其从永威金桥西棠购房款中挪用的,也就是这笔巨款直接导致了永威金桥西棠项目停工。

与此同时,拿下北龙湖地块地块后,清控科技迟迟未能缴足部分购地款3.5亿元,导致北龙湖项目未能按时开盘,土地无法抵押贷款,预收款也未能收回,永威和金桥的矛盾也由此产生。

对于挪用预售款问题,记者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多次尝试联系金桥方面负责人及崔红旗,均未得到回应。

北京安卓律师事务所律师齐正告诉记者,我国房地产管理法第45条规定:商品房预售所得款项必须用于有关的工程建设。“法律法规一再强调,房屋销售资金必须纳入监管,并专款专用,严禁挪作他用。如果开发商涉嫌挪用资金罪的,可以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打击房地产领域违法犯罪。”

永威金桥西棠项目总承包施工单位之一高创建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创建工”)于今年4月向高新区住建局提交的一份《情况反映材料》(以下简称“材料”),再为永威金桥西棠项目掀开了真相的一角。

高创建工在材料中称,拿地时,永威和金桥都资金短缺,银行资信比较好的总包方——高创建工以贷款主体身份,从银行贷款了5亿元用于该项目工程建设。“该笔贷款将于2022年4月26日到期,已归还7500万元,尚有42500万元需归还。”

6月23日,就该笔贷款是否归还问题,记者两次拨打高创建工预留电话,均无人接听。

悬而未决的复工

永威金桥西棠项目曾多次登上微博热搜。

就永威金桥西棠项目复工问题,6月22日,由郑州市高新区管理委员会牵头,业主、开发商再次进行了沟通会。会后,业主们得到两个消息,一是河南省政府、郑州市政府对于项目高度重视,正在积极介入解决问题;一是,为避免事态扩大化,业主们需删除网络推文及视频。

记者也就会议内容联系到永威方面一名负责人。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各级政府都非常关注这件事,牵头在协调,预计很快会有解决方案。

郑州市高新区住建局一名杨姓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目前政府已经全面介入,并成立了专班解决项目问题。国资平台会先行介入,优先保障群众的利益,保证该项目交付尽量不延期,减少群众损失。

有了上述政府积极回应,业主们却仍忧心忡忡。

6月24日下午,业主苏速听闻项目复工,便顶着41℃气温来到永威金桥西棠项目工地,看见现场仍没有施工迹象。

“项目停工7个月来,业主们经历了太多次希望变失望的循环。”周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郑州相关政府部门也组织过多次三方会谈督促开发商复工。但后面仍难言理想。

林风介绍,金威实业曾在3月28日发布公告称,经过各方共同努力,永威金桥西棠项目已复工,总包工程款已于3月27日支付到位。实际上,工地上只有二十几个人干活,进度极其缓慢,堪称“表演式复工”。

“此后,表演式复工也没有了。”林风称,总包方曾有人告诉业主,资金问题不解决,后续分包、景观队伍一样无法进场,这也意味着项目复工仍悬而未决。

(应受访业主要求,文中周梦、林风、苏速等均为化名)

记者手记

留住人才靠什么?

李叶/文

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不外乎是产业、环境、创新几类。

在“郑州最高学历楼盘停工”热搜里,有网友给这个问题加上了新的见解“靠烂尾楼把人才套住”。

调侃背后,是一个城市要直面的严肃居住话题。

近几年,不少新一线城市加入“抢人大战”,以大力度的扶持和补贴政策吸引着各类高学历新市民涌入。

河南郑州就是其中之一。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显示,截至2020年11月,郑州全市常住人口为1232.7万人,人口增长率高达46.07%,问鼎“中部地区常住人口第一城”。

在亮眼的成绩背后,郑州是否做好了留住人才的准备?

根据克而瑞公布的“2021年末24个重点城市已停工、延期交付问题项目汇总情况”,截至2021年年底,在其24个重点监测城市中,尚未交付的问题项目总建面约2468万平方米,占2021年商品住宅成交总面积比重达到10%。“问题项目”5强城市分别是:长沙、郑州、武汉、重庆、昆明。

郑州因全年项目总成交量中,问题项目占比高达28%,成为了“全国烂尾楼第一城”。在这些问题项目中,还有多少跟永威金桥西棠项目相似的业主?

如何保障向城市奔赴而来的人才居住利益,是城市管理者们急需正视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