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高考成绩三四百分,就别尬吹什么“学霸”“考神”了吧

近日各地高考成绩和分数线陆续出炉,一些年轻偶像的高考成绩登上了微博热搜,有粉丝和营销号冠之“学霸”“考神”。

点开他们的成绩单,大多数人多半会一脸懵:就这?

这样的高考成绩配上如此猛烈的夸奖,不尴尬吗?

2019年出道的年轻偶像组合时代少年团,多名成员参加今年高考。尽管经纪公司和偶像本人都没有公开成绩,但详细到单科分数的成绩单还是在网上广为流传。该团体成绩最好的成员贺峻霖,在四川参加高考,用的全国甲卷,总分483分。四川今年高考划定分数线是文科一本538分,二本466分——他的成绩掠过了二本线。

在普通考生中,这个成绩只能说“尚可”。但粉丝们不这么认为,成绩一出已经有人称其“艺考之神”,营销号也给出了“高考封神”的标题;有人弄混了一二本分数喊出“211随便选”,后来又改口“艺校211随便选”;多款宣传海报、短视频也纷纷出炉,偶像本人精修照片配上“实绩”:“文化483分”旁特地注明“超四川本科线17分”“文科全省前27%”,还在不同款海报上加上不同“励志格言”。

网上流传的贺峻霖海报

同团成员马嘉祺也颇受关注,因为这是他第二次参加高考。去年马嘉祺在河南高考,总分只有307分。今年网上晒出他的成绩单,显示其“二战高考”总分365分,其中数学只有40分。尽管如此,粉丝们也做了海报,纷纷表示“两大艺校稳了”,营销号则给出“一雪前耻”的标题,还有人在微博“恭喜”他,“昔有少年鸿鹄志,天降大任幸运迟”。

年轻偶像在受教育阶段“半工半读”,的确较普通高中生有不同寻常的困难。但艺考单独划分数线已经充分考虑到这一点,明明算不上好的成绩被吹成“学霸”“考神”,言过其实的吹捧只会徒增普通人的反感。

这样的尬夸,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年轻偶像们的“职业身份”。“偶像”一词虽由来已久,但在过去的演艺环境中,偶像多半是歌手或演员,立身之本是热门歌曲或影视作品。如今“偶像”成了独立职业,虽然也唱歌演戏,但更多是以自身形象满足粉丝的幻想。粉丝不再像过去那样遥远地敬仰偶像,而更像家人朋友一样可以亲近互动,因此偶像的“人设”远比作品重要,即使仅靠参加真人秀、综艺节目乃至直播,也可维持职业生涯。在日韩等偶像工业发达的国家,没有突出专业技能的偶像职业地位远低于歌手或演员。

韩国偶像团体“少女时代”红极一时

而这批刚刚参加高考的年轻偶像,对粉丝而言更有一重特殊“滤镜”:这些小偶像几乎是伴随粉丝一起成长的,在偶像工业中被称为“养成系”,他们的成长发展像楚门的世界那样被展示,甚至一定程度受到粉丝们的干预:热度排名、收入红利、职业规划,无不与粉丝推动的流量挂钩计算。贺峻霖的粉丝们在晒出偶像高考成绩海报之时,也在喊话经纪公司“增加外务邀约”“重视职业发展”。

粉丝们在偶像身上投射的,其实是自己的理想光环。因此偶像们不仅要青春帅气,也要积极向上,谈个恋爱就是“塌房”。特别是对于高考这件青少年“人生第一件大事”,偶像在粉丝心中不能有闪失——这是为何去年马嘉祺高考失利后要对粉丝道歉,也是为何贺峻霖过了二本线粉丝们就要奔走相告。

偶像们的高考成绩频上热搜

“人设”易拗,但高考毕竟是公平的。马嘉祺去年高考失利遭遇群嘲,与他过去不时展现出的“学霸人设”不无关系。他曾被问到“坚持的小习惯”,其他成员回答刷牙、抠手、吃饭,他回答的是“看书”;粉丝流传了许多他看书的照片和视频,直到高考失利,有人才发现书几乎都停在第一页。

偶像虽是一门职业,但光环背后的年轻人毕竟得掌握自己的真实人生。偶像的职业生命并不长久,若不能及时转型就面临现实中被淘汰的命运,日韩等国多的是这样惨烈的案例。高考或许是戳破偶像与粉丝幻境结界的一次机会,它把偶像们和普通人放到一个平台上竞争,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偶像在社会同龄人中的坐标体系。

粉丝们若真为偶像前途着想,就不要尬吹“学霸”“考神”,让他们像个正常的年轻人那样,没有经纪公司保护之名的阻挡、没有粉丝营造粉红泡泡的遮掩,在这个重要的“成人礼”上冷静地思考自己的人生。

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他们需要社会的历练,他们需要真实的人生。

“学渣”迪卡普里奥获任联合国和平使者

当然,高考分数在漫长的人生中从来不是决定性因素。

第一代被称为“艺考之神”的张新成,2014年高考成绩560分并拿下五个专业第一,但豆瓣评分最高的作品仍是2017年首次担纲主角的《你好,旧时光》,最新上线的《回廊亭》饱受诟病;关晓彤2016年高考成绩552分,最近的一部影视剧是去年的《图兰朵:魔咒缘起》,豆瓣评分3.1。

既能考又会演的真学霸演艺人员并不少。

正在为电影《雷神4》宣传的娜塔莉·波特曼,13岁以《这个杀手不太冷》一炮而红,她从小学到高中保持全优成绩,在哈佛大学读完心理学,又在希伯来大学进修中东文化和历史。

去年戛纳电影节获终身成就奖的朱迪·福斯特一口法语致辞,她14岁时就为导演马丁·斯科塞斯和演员罗伯特·德尼罗现场当翻译,同年还获得首次奥斯卡提名。她在耶鲁大学是以极优等成绩毕业的。

朱迪·福斯特频繁现身国际电影节

不过,“学渣”能力未必弱。

同样童星出道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读完中学就全身心投入表演,没上大学并不妨碍他拿出《泰坦尼克号》这样经典的电影;出演过电影《变形金刚》的马克·沃尔伯格,42岁通过网上课程才拿到高中学历。国内优秀演员如梁朝伟,15岁就辍学四处打工;周迅也只有中专学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长为专业度和观众缘皆受认可的演员。

与高考分数相比,学习才是真正决定人生广度与深度的关键。相比高考分数和一纸文凭带来的学历,学力——学习的能力和动力,无论是在学校里学,在阅读中学,在旁人身上学,在社会摔打时学,持久的学习才是不懈滋养人生的养分。

至于本就平平的分数尬夸“学霸”“考神”,徒留一地虚浮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