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教育须防“走过场”

从学校里的“小小菜场”,到家里掌厨的“中华小当家”,当人们为劳动教育“点赞”的同时,避免劳动课“走过场”,也成为家校日渐关注的焦点。

学生在烹饪课堂上动手实践

劳动课要避免增加家长负担

时下,“劳动课回归”受到普遍认可。同时,一些家长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有家长认为,烹饪课很难教,学校负担不起每个学生的教具,很怕最后演变成老师课堂理论指导,学生课后回家,家长灶台前实践指导。

“种植蔬菜、饲养家禽,这些城市孩子平时没机会接触,需要都学会吗?”一名家长说,原以为劳动教育就是做饭、打扫卫生,仔细看了任务单后,发现有些项目离生活比较远。学校会不会将劳动课程的责任转嫁给家长,让家长用业余时间教孩子做饭、养花、种菜等?

另有部分家长阅读《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版)》后担心,一些劳动课程任务较难,包括修家电、饲养动物、三维打印技术、激光切割技术、数控加工技术、液态金属打印技术等。家长自身并不懂相关知识,很难给孩子有效指导。

谨防劳动教育变为另类应试教育

有家长在网上吐槽,光看到《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版)》中10个任务群的名字,就要吐血了。“这些需要花费学生多少时间精力,又会以什么样的标准来考核?关键是,劳动课程分数对孩子升学是否有影响?”

不少受访者认为,劳动课对中小学生的作用在于育人,而不是教谋生技能,考评不应过于应试化。希望考评减少书面作业、论文等,多采用寓教于乐、寓教于劳的方式。

沈阳市沈河区劳动教育教研员张丽华等表示,在考核评价形式上,通过校内实践比赛、实践展示等,让家长切实看到孩子的变化,唤醒家长的参与热情。

辽宁教育学院劳动教育教研员孙岩认为,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应构建义务教育阶段劳动教材的目标体系、内容体系、实施体系,尽快研制劳动课程教材和科学评价体系。

吉大附中力旺实验中学九年级十五班班主任王吉宏建议,学校劳动教育可采取积分制,孩子每完成一项,就会获得相应积分,期末考察每个孩子积分情况。

杜绝形式主义,

家长配合比“学校教”更重要

今年5月,北京某中学孩子居家学习期间,学校团委要求劳动课上,学生全程穿校服、戴红领巾,上传“颠大勺”图片,以方便后续宣传。对此,家长表示“极度不理解,这种要求完全就是搞形式主义”。

在“知乎”App上,有家长提出,“请让孩子在学校完成做菜、修家电等劳动项目,不要让家长每天发视频,拍照打卡发家长群。”这一发言收获1700多赞同。有人提出,课程方案初衷是全方位培养人才,但是没有明确实现这些要求的“KPI”主要由哪个群体承担,可能会出现家校之间互相推诿责任,造成落实环节打折扣。

劳动教育大量的实操在家庭,因此“家长作业”很难避免。“要争取家长的支持,关键要在设定任务之前尊重家长的意见。”吉林大学附属中学一名学生家长说,希望学校能把劳动课与文化课结合起来,让家长认识到劳动教育对于孩子能力提升的意义。

“通过实践,我们感受到,孩子不排斥劳动,但是一些学校、家长并不重视劳动教育。”沈阳市沈河区方凌小学校长王娟建议,上级主管部门对学校进行考核,同时通过劳动教育比赛等特色活动,让家长看到孩子的积极变化。

只要家长真正认识到劳动教育对孩子成长有益,就能主动开展教育活动。张丽华建议,对劳动内容的要求不能过于单一,要根据家庭的需求,布置可选择、可替代的劳动作业,这样有利于获得家长的理解和支持。

来源:《半月谈》2022年第12期

半月谈记者:赵琬微 王莹 廖君 孟含琪 | 编辑:李力

责编:秦黛新

校对:郭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