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欧盟让乌克兰成为“候选国”,然后呢?

俄乌冲突又见“连锁反应”:当地时间6月23日,欧洲理事会决定给予乌克兰欧盟候选成员国地位,并称一旦所有规定条件得到“充分满足”,理事会将“采取下一步行动”

继公开选边站队、对俄施行无差别制裁后,欧盟咋又打起了“安慰牌”?

6月23日,欧盟峰会现场。图源:外媒

欧盟与乌克兰的“双向靠拢”已延续数年:2014年,欧盟同乌克兰签署联系国协定;2016年,双方签署深入和全面自由贸易协议;要说欧盟东部伙伴关系和睦邻政策的优先合作对象,乌克兰“当仁不让”;俄乌冲突烈度升级,为乌克兰入盟按下加速键。

欧盟为何对乌克兰青眼有加?法国总统马克龙直言,“欧盟有关政治姿态是向俄罗斯发出‘强烈信号’”。俄乌冲突不仅是两国军事冲突,更是美西方与俄罗斯之间政治、经济、意识形态及国际秩序理念的混合角力。

对欧盟而言,通过政治经济纽带稳住乌克兰,一方面是对该国亲西方政策的肯定,另一方面可对俄罗斯进行外交反击;对乌克兰来说,其入盟的最大动机也并非经济考量,而是急于证明本国已脱离“俄罗斯世界”。

尽管俄方明确表态欧盟不是军事集团、不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可一旦美国进一步裹挟各方,将乌克兰入盟作为“入约”跳板,欧洲的和平与安全或将被进一步葬送

乌克兰究竟何时入盟?舆论普遍分析指出,乌方“排队之路”道阻且长。

要知道,“欧盟候选成员国”与“欧盟成员国”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以排在乌克兰前面的5个候选国(土耳其、塞尔维亚、黑山、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为例,土耳其1999年即名列候选国,至今未有入盟迹象;北马其顿成为候选国已有17年,阿尔巴尼亚也有8年——该国总理甚至放话,乌克兰人对快速入盟“不应抱有任何幻想”。

此外,欧盟候选成员国入盟谈判通常分为35个章节,候选国需通过漫长谈判取得各成员国同意及欧洲议会批准,方能完成入盟程序。且不说各成员国对乌克兰入盟态度不一,就算只看入盟及格线,乌克兰在司法改革、应对腐败等方面离欧盟设下的标准也还有很大差距

加入欧盟的主要环节(图源:央视新闻)

换言之,欧盟做出的“政治姿态”,很有可能仅止步于“姿态”。

应该说,乌克兰拿到入盟号码牌,是欧盟近年扩大进程中的关键时刻。自2013年克罗地亚入盟以来,欧盟近10年未有实质性扩大,甚至一度出现“扩张疲劳”。

部分欧盟官员将吸纳乌克兰入盟视为“道德责任”,称乌克兰为“西方价值观”而战、欧盟的未来取决于乌克兰;至于“情绪政治”之外,乌克兰入盟对欧洲社会及地缘政治的长期影响,则极少有人关心。

乌克兰一旦入盟,极易造成“欧盟反对欧盟”的局面。一方面,乌克兰需要其他成员国提供巨额经济补贴,这无疑会助长西欧国家的“疑欧”情绪,加剧成员国之间的隔阂;与此同时,更多新成员国加入将使欧盟决策机制日益繁琐。正如德国总理朔尔茨所说,如果不进行制度改革(如在外交等领域使用有效多数投票而非集体一致原则),欧盟扩大不会真正奏效。

从外部看,乌克兰入盟“漩涡”,也会让欧盟陷入两难或多难境地。倘若欧盟最终让乌克兰吃下闭门羹,就会挫败欧盟周边国家“欧洲-大西洋一体化”愿景;可要是欧盟快速准许乌克兰开启谈判,不仅会给乌方带来不切实际的希望,对于排队已久的巴尔干国家也没法交代。

长期以来,欧盟与其邻国的关系受到功能失调的入盟过程掣肘,如何处理乌克兰候选成员国地位,如何均衡大周边地区和亚太地区战略,将牵涉到欧盟未来区域观念的重新校准。

过去,欧洲一体化更多通过市场扩大和政策转移推进,乌克兰取得欧盟候选成员国地位,则体现出基于权力和竞争的地缘政治逻辑。“大国政治”回归欧洲,带来的是欧盟的无方向感和脆弱性。

尤其是,未来的欧洲构想究竟是基于法国的“欧洲政治共同体”,还是德国的“传统一体化模式”?是基于中东欧等国的地缘政治逻辑,还是部分欧洲人的文明冲突逻辑?这是事关欧盟未来的大问题。对此,欧盟恐怕需要深思慎择——毕竟,北约东扩的历史误判前鉴不远。

文/贺之杲(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编辑/点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