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多州堕胎禁令将生效:母亲为孩子囤避孕药,堕胎药需求激增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在联邦层面确立堕胎权的判例“罗诉韦德案”,这意味着女性堕胎权将不再受联邦宪法保护,为全美50个州中的一半以上禁止或严格限制妇女堕胎铺平了道路。

随着一些州开始陆续实施堕胎禁令,堕胎药以及避孕药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据报道,对避孕药、甚至节育环等避孕措施的需求正在激增。另外,药物堕胎的预约及咨询已在大幅激增,在未来还可能将继续上升。

美国女性正在储存避孕药和堕胎药

分析称,对药物堕胎的监管将成为美国的新难题。另外,反堕胎人士指出,药物堕胎的安全性被夸大了,其将严重威胁美国公共健康安全。

母亲为孩子囤避孕药

美国最高法院在6月24日推翻了1973年“罗诉韦德案”(Roe v.Wade)的裁决,取消了宪法规定的堕胎权,将堕胎的合法性问题留给了各州。据报道,已有13个州根据“触发法”(trigger laws,即一旦“罗诉韦德案”被推翻将禁止堕胎权)开始实施堕胎禁令。例如阿肯色州的堕胎禁令已立刻生效,而其他州可能在六周或十五周后生效。据估计,美国共有26个州确定或可能禁止堕胎。

据报道,在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各州可以禁止堕胎后不到48小时,医疗保健行业注意到美国民众对节育、紧急避孕的需求猛增。由于人们担心避孕资源会有所收紧,一些人正在加紧购买避孕药等。

42岁的凯蒂·托马斯来自阿肯色州中部的小石城。在得知阿肯色州的堕胎禁令立刻生效时,她为自己16岁的女儿和21岁的儿子囤了些堕胎药以及紧急避孕药。“只要想到我女儿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儿,无论是被强迫还是她自己选择而意外怀孕,我希望自己能(帮她)处理好这些意外。”凯蒂·托马斯说道。她还介绍称,自己囤了更多的紧急避孕药以防自己的儿子和女友需要。

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的前一天,新墨西哥州一诊所医生给一名25岁的妇女用药终止妊娠

位于亚特兰大的东南部计划生育协会的发言人劳伦·弗雷泽表示,在最高法院推翻对堕胎的宪法保护后,年轻女性担心她们在怀孕方面的选择正在减少。因此,许多人向该协会打电话询问自己可以储存多少避孕药。此外,有关紧急避孕、输精管结扎和输卵管结扎的问题咨询数量也在增加。

这一裁决似乎也激发了民众对长效避孕方法的兴趣,例如节育环。来自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24岁女子弗伦奇表示,由于担心自己可能无法获得避孕措施,“我去买了一个新的(节育环)。我在新闻中得知了这个消息,我觉得这太可怕了……我不想让我体内的过期,然后可能需要堕胎。”

药物堕胎需求还将持续上升

美国最高法院作出这一裁决后,美国总统拜登下令卫生官员确保美国女性可以获得堕胎药。据报道,此前,由于比手术流产更便宜并且更能保护隐私,堕胎药的使用在美国已越发普遍。据一项报告显示,2020年,全美一半以上的堕胎是经药物堕胎。随着一些州开始实施堕胎禁令,堕胎药的需求与限制问题将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

24日当天,美国对堕胎药物的需求已出现激增。据一家提供堕胎药的非营利组织“Just the Pill”称,该组织的每日药物预约请求数量增加到平时数量的4倍以上。另外一家提供远程医疗堕胎服务的初创公司“Hey Jane”的首席执行官弗里德曼表示,在24日,该公司的网站流量是平时的10倍多。

2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最高法院外集会的一些活动人士举着海报,标明女性在哪里可以获得堕胎药。报道预计称,美国药物堕胎的比例在新堕胎禁令下还会进一步提升。“堕胎药是不会停止的。”荷兰医师丽贝卡·冈珀茨说道,其经营着一家总部位于奥地利、通过互联网提供堕胎药的组织“Aid Access”。“因此,如果女性意外怀孕,她们总能获得安全的堕胎方法。”

因此,对于禁止一切形式堕胎的州来说,药物堕胎可能会带来重大的执法挑战,药物堕胎的监管将成为新难题。女性可以通过邮件买药或者前往合法的州获得堕胎药等。此外,预计一些人会求助于如“Aid Access”这样的国际组织,以向美国国内邮寄堕胎药片或寻求远程堕胎服务,这将使执法工作进一步复杂化。

而反堕胎组织表示,随着人们对药物堕胎的兴趣激增,他们往往会忽视药物堕胎所带来的危害。例如反堕胎组织“Susan B.Anthony Pro-Life America”的一名数据分析师斯图德尼基在24日表示,“堕胎药的安全性被夸大了……药物堕胎的增加是一种严重的公共健康安全威胁。”

红星新闻记者 丁文

编辑 张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