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江花山岩画——在与古人对话中思考千年奇观是如何形成的

春天,左江沿岸的木棉花再次盛开,红色的花朵开放在高高的木棉树上,与两岸山崖上二千多年前的赭红色岩画交相辉映,这些记载着古代骆越族群精神生活与文化历史的无字史诗历经风霜洗礼依旧鲜艳。给后人与祖先穿越时空的对话留下了广阔空间。神奇的左江花山岩画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观光,人们为古骆越人的勇气和智慧赞叹不已。

花山岩画在全球范围看确实非常独树一帜。它有很多的方面都是可以算是绝无仅有的。最厉害的就用写实主义手法记录祭祀活动。在喀斯特崖壁上,骆越人用绘制岩画这种粗犷古朴、自然的方法来描绘记录他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内容,在岩石上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存。他用了图像语言的体系,记录骆越人的生活,这一点可能是花山岩画作为岩画资源来说最宝贵的一点,因为它数量特别庞大,图像又非常丰富,然后又形成了大量的那种变体,在研究图像的过程中就会发现它背后所反映的社会生活,很多细节就都出来了,这也是被全球的岩画研究者所特别关注的。

左江花山岩画有着非常明确的情节性和叙事性。在历史文献记载稀缺的条件下,岩画图像的大量细节提供了很多的信息。通过这些岩画图像,我们能还原出当时社会的大概面貌,以及人们如何进行祭祀活动的场面。从这些细节就可以反映出当时人们的基本生活状态和当时宗教祭祀活动时要用的一些法器,包括兵器,还有包括人物身份需要佩戴什么样的兵器,以表达他的身份。

中国是世界上较早铸造和使用铜鼓的国家,铜鼓作为一种用青铜铸造的部族重要礼器,流行于中国南方少数民族地区,从原始社会作为炊具的铜釜演变为部族最重要的礼器。在祭祀、战争、婚庆、葬礼等部落大事时使用。根据出土地点,铜鼓分为8种类型。广西是同步分布最主要的区域,数量众多类型齐全。在左江花山岩画中。目前尚能辨认的铜鼓形象有368个,这些铜鼓在众人的簇拥下处于祭祀仪式中的显著位置。这些画面记录和反映了二千多年前骆越人使用铜鼓和崇拜铜鼓的传统。

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东兰县是铜鼓之乡,民间工艺人谭安义正在琢磨着要铸造能敲击出更多音阶的铜鼓。谭安义打算用古法浇筑一组大型音乐铜鼓。决定音乐铜鼓音阶的主要因素是大小、厚薄和硬度。制作时前两种在制模时控制,硬度则靠配方控制。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二巴英村都要举行蚂拐节,蚂拐是土话,就是青蛙。当地传说中青蛙是雷王的女儿,掌管雨露。人们请出传世铜鼓,祈求风调雨顺。青蛙是在稻田里面常常出现的动物,春耕的时候青蛙就叫了,雨水就来了,反映了骆越先民通过青蛙的塑造来祈求风调雨顺。

骆越是中国最早铸造和使用铜鼓的部族之一,铜鼓在部族祭祀等重大活动时使用,用铜鼓号令部族民众。铜鼓逐渐化作权力地位和财富的象征。成为划分阶级,树立权威、维护秩序的重器。留存至今的铜鼓鼓面上有青蛙、太阳纹、雷纹、羽人舞姿,龙舟竞渡。十二生肖等纹饰。表达了古人对太阳的崇拜,对风调雨顺的渴望。也是对古骆越人生活风俗的描绘。巴英村之行让谭义对突破铜鼓铸造的音律难题有了信心。回来后谭安义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尝试。铜鼓声声连绵不绝,在彰显原始部族宗教意志的同时也成为坚韧与开拓自信与包容的精神源泉。这股力量穿透古今,在古代,人们通过祭祀、音乐和舞蹈来娱神,绘制岩画是骆越人用来纪念隆重祭祀仪式的重要途径

二千多年后,人们站在花山脚下,看着高高花山上规模宏大的祭祀场面。千年不退的赭红色图像,仍能感觉到骆越人强烈的愿望和内心的激情。历经2000余年。花山岩画上赭红色的图像依旧显眼,骆越人的作画颜料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也成为许多人在创作艺术时寻找灵感创新的契机。

陈天在大学里教授民族服装设计。趁着端午节假期,他带几位新生来到花山采风。让这些刚涉足服装设计的学生们感受老祖宗关于颜料使用的魅力。颜料的运用在广西少数民族的生活中随处可见。在自然中生长的植物常常被用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壮族妇女擅长纺织和刺绣,壮布和壮锦图案设计精巧,色彩艳丽,先民的生活智慧让这些年轻人啧啧称奇。

古老的左江花山岩画凝结着古代落叶人面对自然的勇气和智慧,这种勇气和智慧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显得刚劲沉稳、坚实,如同脚踩在大地上,所有对于历史的回望不仅仅为了汲取荣光,更是为了走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