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查考勤,马斯克就差推996了

马斯克是「万恶的资本家」吗?

撰文 | 佘宗明

马克思说过:剥削来源于资本。

网传他的「本家」马斯克对此进行了隔空反驳:剥削来自于权力,而非资本。但这句话查无出处,多为谬传。

眼下,马斯克似乎正用系列举动,给马克思的论断做注解。

最新消息是,员工爆料,特斯拉正在严格监控员工的办公室出勤情况。有员工因6月份使用门禁卡进入现场办公区的记录不到16天,被发电邮警告。

这只是马斯克「强硬管理」风格的折射。

他近来的多项管理举措,足以触发太平洋另一端无数网民「当利润达到10%时,资本家就敢……」的批评声感应式循环播放机制。

01

先是发强制到岗令。

5月31日,马斯克给特斯拉中层管理人员发邮件,要求员工每周必须到岗40小时,否则将被视为自动辞职。

他来了一波现身说法:「要不是我当初睡工厂,特斯拉早就破产了」。

特斯拉员工该将孙涛在小品《快乐其实很简单》中怼闫妮「有钱人很忙很累」的那句话,回敬给马斯克——「请问,赚了钱谁拿最多?」

接着是有计划地裁员。

6月初,马斯克跟特斯拉高管说,公司要裁员约10%,并暂停全球所有招聘。

▲特斯拉裁员报道截图。图片来源:光芒视频截图。

按照特斯拉今年2月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年度财务报表,截至2021年底,特斯拉全球员工人数为99290人,不到京东的1/4、阿里的1/2。

裁员动作引发争议后,马斯克跑出来澄清,说特斯拉将在未来3个月削减10%的受薪员工,同时雇佣更多小时工,实际裁员数并不是「超级庞大」。

阿苦说:裁员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被裁的是谁。

现在特斯拉加州研发中心的很多员工,就尝到味道了。据了解,特斯拉已裁掉自动辅助驾驶系统 (Autopilot) 团队约200名员工,占了该团队员工总人数的约4/7。

特斯拉中国也已开启约10%比例的裁员计划,但不涉及生产制造端。

看来,裁员也会「企传企」,还能跨距离传染。

只不过,马斯克在语言艺术上显然学习得还不够透彻——科技企业减员的事,能叫裁吗?那叫优化、毕业或者为社会输送人才。

而严格考勤,在此背景下自然也见怪不怪。

下一步,不会是监控员工上班流量使用情况吧?

不知道马斯克听没听过白文萨老师的那句名言:任何单位只要强调考勤打卡,一定是在走下坡路。

02

马斯克这些做法,似乎有些倒行逆施的意味。

说好的「最炫硅谷风」是混合办公呢?

得看到,这两年,疫情将「混合办公」这根楔子打入了硅谷科技巨头们的管理模式内:亚马逊、谷歌、微软、苹果都在把远程办公制度化,有的要求员工每周只用去公司2天或3天。去年6月起,谷歌明确,员工可以申请永久混合办公模式。

很多人于是做预言家状,说混合办公将是大势所趋,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什么「DAO」、什么「未来办公方式」……

如扎克伯格2020年曾表示,未来5到10年内,脸书将有50%的员工远程办公。微软CEO纳德拉则于去年9月表示,全球仍处于向「混合办公模式」转型的早期阶段。

马斯克倒好,他只差说一句「公司不养闲人」了。

你说还记得苹果的蒂花之秀式操作吗——连续推出四轮每周至少到岗三天的指令,均遭到员工抵制,结果都无疾而终。非但如此,苹果首席人工智能工程师、Gan之父伊恩,还第一时间跳槽到了谷歌,这让库克懊恼了好一阵子。

可马斯克恨不得分分钟跟你掰扯奋斗哲学。

说到这,有点心疼推特的员工。现任推特CEO之前表示,员工可以永久性居家办公,这下他们估计得默默祈祷,马斯克收购推特的进展再慢一点。

特斯拉裁员的必要性,在很多人那也得打个问号。

特斯拉上次大规模裁员,还是在2008年。那时的特斯拉正在破产边缘艰难度日。

马斯克卖掉PayPal股份套现的1.65亿美元,几乎在SpaceX、特斯拉、SolarCity三个项目上花费殆尽。特斯拉烧了1亿美元,但只造出了100多辆Roadster(现在的表述应该切换成:才烧了1亿美元,就造出了100多辆车)。

一边是财务困境,一边是全球金融危机,有美国网站开设了个「特斯拉死亡倒计时」的栏目,提前给特斯拉判了死缓。

当时的马斯克,穷得堪比现在的我,连房租都要找朋友借钱交付。

可俱往矣,而今的特斯拉市值曾一度破万亿美元,如今虽有回落,也有7104亿美刀,他自己则坐稳了全球首富的交椅。

▲特斯拉的最新股价和市值。

从财报上讲,截至今年一季度,特斯拉已连续五个季度营收超过100亿美元大关,连续三个季度营收创单季历史新高,连续11个季度实现正盈利。

只要不拿去给许老板填窟窿,特斯拉账面上的钱好像还挺充裕。

仅仅是因马斯克「感觉经济状况不佳」就裁裁裁,这免不了被人用社会责任感的放大镜瞅上一番。

当下的马斯克,就差搞996了。

有些人会说:马斯克之前不是明确表态反对996,还发内部信限制特斯拉工厂的工人加班吗?

可别忘了,就在今年5月,马斯克还盛赞中国工人:「他们不仅会熬夜,凌晨三点也会兢兢业业地工作,他们甚至不会离开工厂。而美国工人则尽量不去上班。」

03

又是强制到岗,又是各种裁员,又是严格考勤……马斯克的这些做法,多少让铁杆粉有些失望:星辰大海的情怀居然跟资本压榨的功利「同框」了?

但这些其实很「马斯克」。

这年头,很多国内网民骂大厂996时,都会例行地批工会虚设。马斯克也经常批工会,但他批的是工会多余。2018年,他就在推特上说:值钱的期权和工会的福利,特斯拉员工只能二选一。

这,妥妥的「资本视角」啊。

可这才是马斯克价值观的另一面。

不少人从政治光谱的角度,为马斯克骂拜登「由工会控制」造成新一级愚蠢、收购推特要「复活」特朗普账号、曾怒批白左、遭跨性别女儿断绝关系、强制员工到岗等言行归因,认为他的光谱是极右。

可这未必确切:马斯克曾于2008年和2012年两次把票投给奥巴马和民主党。

美国政治观察家杜泰的观点是:马斯克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而是动能派(Dynamist)。

动能派的核心思想是,社会必须不断依赖技术的进步而进步,创造新的技术,发现新的原理,人类社会才能前进,所有阻碍进步的力量,都是错误的。

杜泰认为,动能派不太关心什么能够做、什么不能够做,更关注的是谁都不能阻止技术的进步。如果国家集中投资高科技企业,他们会认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好」;如果隐私能换来方便,他们会认为隐私权没那么重要。

这特别接近于实用主义思维:什么对企业发展有利,什么就是好的。

这为马斯克的许多做法提供了可以自洽的解释:

马斯克上天遁地,可能是因为他觉得那是技术进步的方向;

马斯克反对工会,或许是因为他觉得那束缚了科技生产力;

马斯克强行要求员工到岗,也许是因为他觉得那样能提高人效比。

至于你跟他掰扯道德血液、管理柔性化,你觉得他会在意?

拿裁员来说,他给出的理由是「感觉经济状况不佳」,这遭到了拜登的回怼。

▲马斯克和拜登不对付。

可数据显示,美国2022年一季度实际GDP经通胀调整后折合年率录得-1.5%,与此前-1.4%的初值相较意外下修,低于市场预期的-1.3%。这是该指标自2020年年中以来首次转负。

美国企业利润创下接近两年来最大降幅,整体经济也出现萎缩,消费者亦面临着达数十年高点的通货膨胀。

加上供应链受疫情与原材料成本等因素影响,特斯拉产能首现环比下降。

接下来,就算马斯克有心祭出996,也不奇怪。

04

马斯克有马斯克的行为逻辑,这些在他的科技信仰+商业本位价值观下很正常。

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他强制到岗、严格考勤、决绝裁员等举措的推出,外加近来的各种负面新闻,他的口碑会部分逆转。

前些年,马斯克在大洋彼岸的舆论场里,形象很正向。「钢铁侠」的滤镜,让他俨然成了咱们这企业家的反面镜像。

但现在,他又是借虚拟币割韭菜(炒作狗狗币)、又是搞「无序扩张」(鲸吞推特),再加上他一边在推特上宣扬「言论开放」,一边将发公开信批评他的SpaceX 员工炒鱿鱼,还有强令员工到岗……这些免不了让他滤镜碎一地。

而他的6段婚恋史、经常反复和「大部分人没必要活得太长」等语录,也很容易被泛道德化批判的箭头瞄准。

作为参照,扎克伯格从「科技怪才」到「年度恶人」的形象反转,也才隔了几年时间而已。

当马斯克的「科技狂人」形象在慕强心态加持下的光环,无法抵消他的个性化做法在仇资情绪涂抹下的污斑时,他会不会重蹈扎克伯格的遭遇?

犹记得,《时代》周刊曾这样评价马斯克:

一个渴望拯救星球,让人类有一个全新栖身之所的小丑、天才、领袖、智者、实业家、表演者、无赖;一个集爱迪生、巴纳姆、卡内基和《守望者》里的曼哈顿博士于一身的混合体。

可将来,他会不会多一个头衔——万恶的资本家?

要知道,跟他「同款」的企业管理方式,被很多网民早就被怼成了筛子、挂上了路灯。

这些信奉的是:犯我价值观者,虽远必挂。

作者 | 佘宗明

运营 | 李玩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转载须经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