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调侃拍摄“招生减章”的云南农业大学男生:学习中草药大有可为

“我不会趁机去做直播带货,我觉得学生还是要利用好学校提供的各种资源,好好学习。”6月30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云南农业大学热带作物学院2021级中草药专业学生丁习功对自己的未来规划十分清醒。

6月25日,丁习功在抖音上发布的一则视频爆火。视频中,他用带着当地方言味道的普通话说道,“欢迎报考云南农业大学,我们这里真的不用天天挖地……”话音刚落他身后的耕地传来轰隆隆的拖拉机声响,随后丁习功转身喊了一句,“那边开拖拉机的人声音小点”,又继续说道“不好意思,那个不是我们学校里面的,我们学校校园环境非常美丽……”

带着“反转”意味的“剧情”、强烈的反差,让丁习功和他所在的云南农业大学备受关注。截至记者发稿,此条视频点赞量已超110万。有网友调侃这是最硬核的“招生减章”,也有网友表示十分有号召力,看完视频非常想去学校看看,“很纯朴”“很喜欢”。

期末考试周临近,丁习功跟每个普通的大学生一样,正在复习备考。突如其来的流量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影响,他的生活一如既往。

高中时听过朱有勇院士的故事,“心向往之”

楚雄彝族自治州位于云南省中部偏北,属云贵高原西部、滇中高原的主体部位,亚热带季风气候。丁习功的家乡就在楚雄彝族自治州的一个小山村里。或许是从小在高原地区长大,丁习功的皮肤略显黝黑。

“村里周边山很多,到处都是中草药。”丁习功对中草药最初的记忆来自于家人生病的经历,“生病的时候家里人就会去山上挖中草药,比如金银花,还有一些我也说不出名字来的草药,挖回来泡水喝,有些症状就会减轻。”

再长大些,丁习功看到了更多乡村的另一面:很多年轻人都出门打工了,留下来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很多老人想靠种植中草药致富,但是在种植的过程中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中草药有病虫害,而他们并不知道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也找不到相关的人咨询。

这些都被丁习功看在眼里。少年的心里有了主意:如果我能学到中草药的专业知识,作为专业人士也参与到中草药种植过程中,那就可以帮助很多人通过种植中草药获得稳定的收入。或许,这样就能有更多的人留在这里了。

此后报考云南农业大学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云南农业大学于1938年建校,是省属重点大学。官网资料显示,学校现设22个学院,涵盖了种植业、养殖业、水利水电、农业工程、农业经济管理等多个学科。

“我哥哥有同学就在这里上学,在高中的时候就了解过这所学校。中草药这一块,大有可为。”丁习功在高中时还听说过时代楷模朱有勇院士的故事,心向往之。

中国工程院院士朱有勇是云南农业大学的杰出校友、教学名师,为改变云南省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的贫穷状况,带领团队在澜沧县竹塘乡蒿枝坝村种植马铃薯,用专业知识带领农民致富。

种种因素加持,丁习功将高考第一志愿定为云南农业大学,并如愿以偿在2021年9月进入了学校的热带作物学院学习中草药。

看草药成长、学习农业机械、打跳,校园生活很有趣

进入大学,丁习功对中草药的兴趣有了落点,课堂上教授的精心讲解让他了解了更多的中草药,比如茯苓、三七、车前草、杭白菊、红豆杉、天麻、灵芝、石斛、重楼、黄精、何首乌等等,“常见的中草药都会讲,包括它的性状、疗效。”

药用植物学、中药化学、植物生理学、植物学、土壤肥料、农业气象学……丁习功的课程表上密密麻麻,都与中草药相关。学校的教授方式让丁习功在学习中充满了动力,“很有意思,上课的时候老师讲理论知识,下了课我们就可以去学校的中草药基地去看,每一种草药是怎么种的、长大是什么样子、可以加工成哪些药品。”

对于像丁习功一样的中草药专业学生而言,辨别中草药是基本功。受访者供图

“我觉得农业院校的课程就是要理论加实践,因为你从课本上不可能学到所有东西,但是在实践中可以。”在丁习功看来,这样的学习方式能更透彻地理解老师讲授的内容。

向日葵、葡萄、木瓜、百香果、茄子、玉米……透过丁习功的镜头,可以看到云南农业大学校园实践基地里各种各样的农作物和水果。

选修课也包罗万象,咖啡、茶艺、花卉、农业机械均在其中。在农业机械选修课上,丁习功花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学会了如何使用拖拉机、翻地机、除草机等。

“搞农业的人必须得会用这些机器,比如你要翻地,那肯定是开着翻地机快,解放双手嘛,用更少的人做更多的事。”丁习功并不认为会开拖拉机是一件多么酷的事情,觉得那只是农学生的“必备技能”。有时他也会扛着锄头去翻地,鞋子上满是泥巴。

“学校选得好,打跳少不了”“总要来一次云南农大,挖一次地,跳一次左脚舞吧”……日常学习之外,大学校园里的生活充满欢乐。

“打跳”是云南部分地区少数民族的一种舞蹈,“打跳”时大家相互手拉手,排列成为一排或圆圈,上身在音乐声中向逆时针方向摆动,随音乐的变化多在脚上变花样。

“因为疫情学校一直封闭管理,但是通过打跳可以体会到家乡的特色。基本上每个月都有一次打跳活动,有的就是学生自发组织的。”尽管也拍摄了打跳的视频,但丁习功的日常生活中更多的是看书、做实验、勤工俭学。

日常生活中的丁习功很忙。受访者供图

“想把平时生活里开心的东西分享给大家”

说起6月25日引起众多关注的视频,丁习功仍然有些蒙,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火了。

截至记者发稿,丁习功发布的此条视频点赞量已超110万。图/视频截图

“那天我们没有课,就利用那段时间去翻地。”丁习功和同学一起跟老师借了翻地机,“刚开始是我在开,后来换同学去开、我休息,突然就有了灵感,感觉特别有意思,就拿起手机拍了一段,后面再加上字幕就发出去了。”

视频发布之后,像往常一样,丁习功并没有再过多关注它,没想到突然间有很多人点赞。“就是想把平时生活里开心的东西分享给大家,没想到这么多人喜欢看。”事实上,丁习功从大一开始就拍摄视频记录大学生活。“想着拍摄四年的话,能够看到自己这几年的变化过程。”

“最开始点击量也不多,但我也不关心点击量。我们几个好朋友都会互相关注、互动。我自己也没什么拍摄风格,也不会去研究怎么拍视频才能让更多人喜欢我,就随心创作,展示真实的自己就好。”

丁习功算不上一个“勤奋”的创作者,从2021年9月30日至今,他一共发布了49条视频,视频里,有和同学自编自导自演的“段子”,有远山下蓝天白云的风景如画,有热闹的打跳现场,但更多的是自己的日常生活分享。

剪辑手法基本没有,大多是一镜到底的视频,配上几句话,再为不甚标准的普通话配上字幕,一条视频就这样发布了。“平时不忙的时候、课程少的时候就拍一拍,像现在要期末考试了,就拍得少了。”丁习功说道。

对于此次爆火和网络上纷纷扰扰的各种声音,丁习功很是淡定,“希望通过这个视频,可以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解农业大学老师学生都在扎扎实实做研究。我自己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去做直播带货、做新媒体,还是想好好学习最后参与到乡村振兴中去。”

“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脱离贫困的家乡,而是为了让家乡脱离贫困。”对这句在网络上引发无数点赞的话,丁习功深以为然。

6月25日,丁习功和同学翻过的地已经撒下了各种花的种子。或许等不了多久,在云南普洱宜人的气候里,在学生悉心的照料下,这里就会变成一片斑斓的花海。

新京报记者 杨菲菲

编辑 缪晨霞 校对 张彦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