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放行”瑞典芬兰入约:北约取胜还是埃尔多安获胜?

“和过去与现在一样,土耳其仍将会对北约的未来有发言权。”6月30日,在西班牙马德里峰会上宣布“放行”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如此说道,“在我们奉行独立外交的同时,我们将继续本着联盟的精神为北约作出必要的贡献。”

6月28日,在土耳其、瑞典与芬兰三国代表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举行谈判后,土耳其撤回了否决瑞典和芬兰加入北约的决议,同意其入约。三国政府签署了一份备忘录,强调瑞典和芬兰将不会支持库尔德工人党、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以及“居伦运动”。

但就在刚刚“点头”两天后,埃尔多安警告称,若瑞典与芬兰违背承诺,土耳其议会可能会拒绝批准28日达成的备忘录。加入北约必须得到所有成员国的正式批准,土耳其仍然手握否决权。

为何变卦?

在达成最终协议前,欧盟与北约领导人进行了为期两天的密集外交,土耳其、瑞典与芬兰与斯托滕贝格在马德里举行了近四个小时的会谈。《华尔街日报》援引一名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一开始人们对会谈的期望值很低,完全不确定可否达成协议。

“各方重申了他们的一贯立场和他们如何看待目前的局面。两个小时后,我们认为可能根本没有任何进展。”芬兰外交部长哈维斯托描述了谈判进行的过程,“然后,我们喝了一杯咖啡,和往常一样,在茶歇的时候有了好主意。”

哈维斯托对美联社表示,谈判的困难在于各方对于恐怖主义和恐怖组织的定义不同,芬兰和瑞典方面认为土耳其的定义超出了欧盟和国际上的定义。“我们的红线是,不会在任何问题上修改立法。”哈维斯托称。

但事实上,通过签署备忘录,瑞典与芬兰基本认定了库工党为恐怖组织,两国还承诺中断对库工党及其附属团体的融资和招募支持。此外,两国同意根据《欧洲引渡公约》“迅速、彻底地”处理土耳其有关库工党和“居伦运动”成员的引渡要求,并宣布解除在2019年土耳其对叙利亚进行军事行动后其对土耳其实施的武器禁运。

芬兰和瑞典政府都试图平息国内对备忘录中引渡条款的担忧,因为一些声音认为土耳其希望引渡的人员很可能并不是库工党成员,而仅仅是埃尔多安的批评者和持不同政见者。但芬兰和瑞典政府强调,备忘录中没有列出被引渡者的名单,任何引渡都会在国内法律和国际法的框架内进行,且瑞典和芬兰本国公民绝不会被引渡。

据报道,在备忘录文本发布之前,土耳其官员就已经向媒体发布了一篇题为“土耳其如愿以偿”的新闻稿。芬兰《赫尔辛基日报》也在其社论中写道,“土耳其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瑞典和芬兰也是如此。”社论评价此次的备忘录是为埃尔多安“怪异的交易方式”所必须付出的代价,这是土耳其的典型行事风格。

土耳其国内反对派对于埃尔多安的“点头”并不意外,他们认为此前的阻挠只是作态。“埃尔多安在国内说话强硬,在国外却奉行投降主义,这意味着无论他用土耳其语说什么,都毫无意义。”土耳其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CHP)主席凯末尔·科勒齐达奥卢6月30日接受土耳其媒体采访时指责埃尔多安的外交政策,“他说过那么多针对沙特、希腊、以色列的话,但后来发生了什么?”

由于瑞典和芬兰都不是土耳其的主要武器供应国,这意味着结束禁运的承诺几乎没有实质意义,这也让一些人质疑为什么埃尔多安要为了这件事引起西方国家如此大的愤怒。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土耳其最初的不服从,埃尔多安近日频频现身世界媒体头条。《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一位了解会谈详情的西方外交官表示,此次会谈有助于改变埃尔多安的想法,“他觉得自己的声音被听到了,他的担忧正在被认真对待。”

“埃尔多安的马德里胜利”

此前,了解峰会情况的消息人士称,在与芬兰、瑞典和北约的谈判中,土耳其没有要求过美国提供过任何特定的回报。然而,6月30日,在北约马德里峰会结束后,美国总统拜登突然宣布美国支持“无交换条件”向土耳其出售F-16战机,但出售计划最终需要得到美国国会批准,拜登称“有信心获批”。

去年10月,土耳其向美国提出了购买40架F-16战机和约80套升级套件的要求。《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两国政府都将这项交易视为修复北约盟国间受损防务关系的方式。但此后这项军售计划并未取得进展,埃尔多安多次公开批评美国的拖延。此次拜登的表态也是迄今为止发出的最积极信号,很难不让人认为与土耳其的态度转弯有关。

纵然难称得上斩获巨大,埃尔多安的支持者还是将这笔交易描绘为土耳其的历史性胜利。土耳其亲政府媒体称赞埃尔多安在向西方展示国家决心时的“果断”和“目光长远”。“土耳其一拳砸向了桌子!欧洲不得不屈服”亲政府报刊《新合约报》(Yeni Akit)一篇社论的标题写道。《每日沙巴》则称谅解备忘录的签署是“埃尔多安的马德里胜利”,他代表土耳其向世界发出了不会容忍恐怖主义的“明确信号”。

协议笔墨未干,“戏精”埃尔多安也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在国际舞台展示自我的机会。6月30日,他再次威胁,若瑞典和芬兰未能满足土耳其引渡“恐怖分子”的要求,土耳其随时可能撤回支持。“最重要的是拭目以待,看看两国实际履行承诺的情况。”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援引曾经在中东和欧洲工作的土耳其前驻外大使哈基·阿吉尔的话称,由于库尔德团体在瑞典政坛具有一定影响力,特别是瑞典可能会面临一些内部政策问题。

“这项协议对埃尔多安来说是成功的。”阿吉尔指出,但由于土耳其目前的经济形势,这一决定对土耳其内部政治的影响可能并不太大。6月9日,埃尔多安已经宣布将参加下一届选举,但居高不下的物价和通胀率让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AKP)的受欢迎程度大受打击,也让埃尔多安的连任之路蒙上阴影。

土耳其下一届总统选举将于2023年6月举行,一年间世界政治格局可能还会不断变化。然而,通过与西方的“死磕”获得一些让步,证明自己的杠杆价值,埃尔多安仍然可以获得一些政治资本。很难预测,这位现年68岁的总统还会如何施展一些“小计谋”,彰显自己在国际舞台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