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顶流”复工,上海迎来报复性出游?

6月29日,工信部网站发布取消通信行程卡“星号”标记的消息,“报复性旅游”成为热门话题。

而就在上述消息出来的前一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版)》发布,将密切接触者、入境人员隔离管控时间缩短了一半。舆论认为,这将更好地平衡疫情防控与稳经济的关系,并促进旅游市场加速回暖。

在这期间一同登上热搜的,是“上海飞三亚航班‘一票难求’”“恢复堂食首日,上海人均千元餐厅预约爆满”“迪士尼主题乐园‘顶流’玲娜贝儿复工第一天刷屏各大网站”等新闻。

不少业内人士分析,在多轮利好政策刺激下,伴随暑期的到来,预计上海本地及周边旅游消费市场将有序恢复生机。

上海市景。图/图虫创意

“头等舱也抢手”

作为率先对京沪低风险地区游客“敞开”怀抱的海南,几乎立刻就感受到了上海市民高涨的出游需求。

尤其是在海南宣布上海非阳性街道人员到海南无需集中隔离,并将核酸检测减到48小时1次之后,“上海飞三亚爆满、航司换大飞机驰援”随即登上热搜。

即便是被三亚列为一般涉疫区的宝山、静安、普陀、奉贤四个区的旅客,也仅是落地第三天需要再进行一次核酸检测,此外没有其他更多措施,可以畅通无阻。

相关数据显示,6月25日至26日上海飞赴三亚的机票出票量环比上个周末(6月18日至6月19日)增加了93%,飞赴海口的机票出票量增加了92%。

与此同时,从6月1日到27日,上海飞三亚的航空公司从2家增加到11家。部分航空公司为满足市场需求,还陆续将窄体飞机更换成载客量更大的宽体大飞机。

如吉祥航空的HO1177次航班就由此前的A321中型机换成了波音787-9大型机,而上海航空FM9517也由此前的波音737-800中型机换成了A330大型机,在载客量上大幅提升。

同样上涨的还有机票价格。中国新闻周刊在浏览多家订票平台后发现,多家航空公司上海直飞三亚的经济舱票价大涨,且出票迅速,连价格高昂的头等舱也变得极为抢手。

三亚的酒店预订也迎来了高峰。以三亚网红酒店亚特兰蒂斯为例,7月之后,该酒店的基础房型普遍在3400元以上,在一些周末时段,价格高达108888元一晚的海底套房已处于售罄状态。

三亚市旅游推广局也亲自下场,发文表示欢迎上海游客到三亚旅游。该局局长叶家麟表示:“上海及周边城市一直是三亚重点客源地之一,具有强劲的探索诉求,我们会提供更多更好的优质资源,满足游客的旅行体验。”

深圳大学旅游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杰武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上海市民对三亚的“报复性出游”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情况。他说,随着全国行程码“摘星”,各地跨省游持续复苏,上海市民出行未来会有更多选择。

久违的“顶流”

“7+7”隔离政策,曾经是阻碍上海市民出游外地的主要因素,如今随着长三角地区和外地多省市对上海放宽了隔离要求,一度空寂的沪陕高速、沪渝高速、沪昆高速、京沪高速等多条出入主干道恢复了往日繁忙的场景。

6月27日,途牛旅游网显示,在最近一周,从上海出发的用户预订量环比激增312%。随着暑期旅游旺季临近,来自上海用户的预售、二次预约订单量将持续走高。

与此同时,上海的旅游景区也陆续恢复开放,迎来不少“错峰出游”的市民。

6月30日是上海迪士尼度假区自3月21日闭园百天后恢复营业的第一天,虽然进行了限流,从入园到安检,队虽不长,人群却依然密集。

据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官方公众号,恢复开园首日、7月1日以及7月3日的一日票已售罄;同样,恢复开园后的首个周末的二日票也已售罄。

而这一天也是迪斯尼“顶流女明星”玲娜贝儿复工的第一天。当天一早,各地网民便成功将玲娜贝儿送上热搜榜首。

玲娜贝儿,是上海迪士尼在2021年9月29日发布的全新IP形象。

在玲娜贝儿刷屏各大网站时,有不少网友留言,他们表达的并不纯粹是对这位当红“女明星”的喜爱,更多的是对自由出行的渴望与喜悦。

在上周的6月25日,闭园近两个月的北京环球影城也恢复限流开放。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谈到,主题乐园是一个十分综合的业态,涵盖了诸如旅行社、酒店、餐饮、交通、快销零售等产业,是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文旅行业的晴雨表。

林焕杰说,两大国际主题公园的“重启”,向外界释放了一个非常良好的信号,意味着我国疫情已经受到了有效的控制,这将对整个旅游市场的信心起到提振作用。

据悉,在6月28日上海迪士尼官宣即将恢复营业的半小时内,飞猪迪士尼相关关键词搜索量较前一日骤增300%。途家民宿数据显示,上海迪士尼乐园周边民宿的浏览量环比上周增长近7成,订单量环比增长超1倍,平均间夜价为1391元。

可见,主题乐园对周边旅游业态的带动效应明显。

此外,7月1日起,上海还将逐步开放博物馆和美术馆,以及室内外所有A级旅游景区;7月8日起,逐步开放电影院和演出场所。

有业内人士认为,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恢复开放是上海旅游业疫后重启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在这一事件的刺激效应之下,伴随暑期的到来,预计上海本地及周边旅游消费市场复苏将按下“加速键”。

烟火气回来了

一同回来的不止玲娜贝儿,还有上海的烟火气。

“预约已经排到7月下旬,只要能放开堂食,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在上海经营一家创意菜馆的周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受疫情影响,她的餐厅有近三个月没有堂食了,虽然可以线上经营,但由于部分食材短缺影响了品类与口味,销量并不理想。

餐厅的工作人员也从疫情前的20多人,到只剩下2位帮厨和1位服务人员。

在不久前上海市商务委召开的餐饮企业复业复市专题视频座谈会上,上海市商务委二级巡视员赖晓宜提到,资金流缺乏、员工不稳定、经营成本高,已经成为餐饮业面临的主要困难。而恢复堂食不仅是行业的强烈愿望,也是市场和市民消费者共同的需求。

根据通知,自6月29日起,上海各辖区内无中风险地区且近一周内无社会面疫情的街镇,有序放开餐饮堂食。

事实上,受疫情影响,上海餐饮业受到了重创,“返贫、破产、欠债”成了部分餐饮人的现状。

据联商网不完全统计,2022年上半年,上海至少有39家餐饮品牌、超过53家门店出现暂停营业或闭店现象。品类涉及火锅、咖啡、西餐、冰淇淋以及沪菜、川菜等地方菜色,其中包括电台巷火锅、M on the Bund、查餐厅、GROM、东莱海上等多家知名品牌。

能恢复堂食对于餐饮行业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上海有序恢复堂食首日,部分餐厅预订爆满,其中不乏一些人均消费上千的餐厅,上海餐饮业迎来了“报复性消费”。据美团数据,当天上海到店餐饮线上交易额周环比增长已达293%。

不少市民在感慨上海的“烟火气”回来的同时,也打趣“只恨自己只有一个胃”。

周霞说,原先店铺账面上的资金只够支撑半个月,她本已打算闭店转行,但预约订单的持续增加给了她信心,她打算找回原先的工作人员,继续经营下去。

“不管是对这个店,还是这座城,都有了感情,轻易舍不下。”她说。

不过,在上海疫情持续向好的同时,近日长三角多地疫情再次出现反复,也让包括周霞在内的很多人担忧。

6月30日晚和7月1日凌晨,江苏无锡连发两个通告,通告累计发现24名阳性感染者。6月30日,浙江新增本土阳性感染者2例。7月1日,安徽卫健委通报,安徽泗县新增感染者104例。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情况下,如何平衡社会经济发展与疫情防控,对于上海来说,仍面临不小挑战。

作者:陈淑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