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荒”又要来了?挪威油气田或减产,欧洲电价逼近历史新高

在俄罗斯天然气因制裁令受限的压力下,挪威石油工人罢工加剧了市场对供应不足的担忧。

周一欧洲天然气价格升至今年3月以来新高,欧洲天然气基准——荷兰TTF天然气8月合约盘中暴涨超12%,逼近170欧元/兆瓦时;ICE英国天然气合约盘中上涨21%,一度突破292便士/立方米。

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当天在总理府召集企业和工会人士,商讨应对能源价格上涨之策。

挪威海上油气田减产

由15%挪威海上石油工人参与的莱德恩工会(Lederne)周一表示,由于劳资谈判尚未取得进展,相关海上气田将举行罢工。上周四,莱德恩工会投票否决了一项由公司和工会领导人协商达成的工资协议。

报道称,停产将从古德伦(Gudrun)、南奥塞伯格(Oseberg South)和东奥塞伯格(Oseberg East)油气田开始。然后,克里斯汀( Kristin)、海特伦(Heidrun)和阿斯塔·汉斯汀( Aasta Hansteen )气田将从周三午夜起停止运作。挪威石油和天然气协会(NOG)表示,周三起罢工将使该国的天然气产量每天减少440万立方米,约合日产能的13%。

挪威政府随后发表声明称,正在“密切关注”这场劳资纠纷。如果有特殊情况,政府将考虑进行干预以阻止罢工。

这无疑让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形势雪上加霜。因欧盟对俄罗斯能源出口禁令影响,6月起俄罗斯通过北溪管道(Nord Stream)向欧洲输送的天然气总量同比下降了近60%。从7月11日到7月21日,北溪管道将进行例行年度维护期,届时天然气流量将降至零,而未来的供应前景因乌克兰局势和西方制裁等因素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欧洲正在经历高温天气,天然气需求步步攀升,但天然气供应压力正在影响整个欧洲。市场担忧,如今的局面恐怕会损害那些无法将燃料成本上涨传导给最终用户的行业。

受天然气、原油等能源价格上涨影响,近期欧洲经济活动扩张有所放缓。能源投入成本飙升正在侵蚀企业利润率并打压消费需求,最新公布的6月欧洲制造业、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都出现了回落。

欧洲电价逼近历史新高

在天然气价格的推动下,欧洲电价也出现了大幅走高。周一,欧洲电力交易所现货一度突破400欧元/兆瓦时,德国一年期电价报322.50欧元/兆瓦时,上涨9.9%,略低于历史峰值328欧元,而法国电价期货报390.80欧元/兆瓦时,上涨7.2%,与年初创下的393欧元纪录相距不远。

除了天然气价格以外,法国电价上涨还和该国核能产量下降有关。法国电力公司EDF宣布当天损失了约1千兆瓦的核电发电量,其圣奥尔班1号反应堆意外停电,这使得法国的核能利用率较上周五下降了1.4个百分点,至47.9%。

在取消能源市场监管几十年后,欧洲各国政府正在考虑进行干预,以支持在天价下挣扎的公用事业公司,同时也保护消费者免受成本飙升的影响。过去一年,多家欧洲能源供应商破产,因为这些企业与客户签订了长期合同,无法及时转嫁成本压力。

德国总理朔尔茨周一在总理府召集企业和工会的高级代表举行“协同行动”会议,旨在解决由能源价格不断上涨引起的“历史性”生活成本危机。“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在可预见的未来,这种情况不会改变。换句话说:我们面临着一个历史性的挑战。”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朔尔茨称,“协同行动”未来将继续邀请企业、工会、专业机构和银行的高级代表举行多次会谈,寻找应对生活成本危机的工具,最终的会议结果将在秋季末公布。

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Robert Habeck)最近警告称,由于供应商在履行对客户的义务时面临不断飙升的成本,将产生“雷曼效应”。上周末起,作为德国本土最大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商,能源巨头Uniper的经营危机引发了各方广泛关注。

据外媒报道,德国正在准备修改《能源安全法》,允许政府入股公用事业公司,并对消费者征收紧急税,作为公平传递飙升的能源成本的手段。一位德国政府消息人士表示,对Uniper的可能救助可以效仿汉莎航空,这家航空巨头在疫情期间获得了政府90亿欧元的一揽子援助方案免于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