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记“疫” | 众生相与启示录

《汽车记“疫”》是腾讯汽车推出的特别策划栏目,我们希望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去复盘这一段特别的记忆。

文/ 杨光

曹德旺说,没有哪个企业的账面资金会超过三个月,捱不过去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企业必须学会自救。

5天前,以福耀玻璃为故事背景的《美国工厂》摘得第92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

如果说这部影片反映的是不同阶层与不同文化间的冲突,那么在年初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人性的善与恶则被毫无保留的呈现出来。

乱世里的众生相,浮生中的千面人。

《汽车记“疫”》是腾讯汽车推出的特别策划栏目,我们希望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去复盘这一段特别的记忆。

抉择

等待还是复工?

摆在车企面前的选择题看似简单,但50%的概率背后却要用接下来几个月甚至一年多的时间去验证这道题的答案。

集中办公、集中用餐、集中住宿无疑会让员工暴露在风险之中,但另一方面,车企也要为推迟开工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损失能有多大?

北京奔驰说,如果不能按时复产,停产一天的损失将高达4亿元人民币。

传统车企如此,资金链本就脆弱的造车新势力尤甚。

先不论因停摆造成交付推迟导致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任面临崩塌的负面效应,对于尚未实现交付的品牌而言,若今年再拿不出产品,市场留给他们的时间和空间只会越来越少。

2月10日,特斯拉“抢先”成为第一个既复工又复产的企业。

但更多的车企高层还在谨慎的观望,云开工成为新的热词。

一位车企朋友感慨,开不了业,产不了车,一种死缓的既视感。

而按照制造业的基本规律,产能利用率只有超过60%才能够实现赚钱。

所以开还是不开,什么时候开,开的话开多少,要想把这笔账算明白可并不容易。

意外

在过去,只造车还是一个褒义词,代表着专注与专业,而如今如果只造车,可能就OUT了。

疫情面前,让我们重新认识了国内车企搞副业的能力。

比亚迪的中央研究院和电子事业群第九事业部分别研发出了消毒液与口罩,广汽集团的零部件事业本部和技术中心也临阵快速掌握了口罩的生产技术。

此外,上汽通用五菱在短时间内改造出一个包含14条生产线的口罩车间。

“零工经济”的兴起曾引发业界对于未来市场形势的深刻思考,哈弗商学院早在三年前就发文指出,为什么人们需要一份副业。

用他们的话讲,你最好还是有个备选计划,以防有什么东西会摧毁你的公司或你所在的行业。

可以预见的是,学习并掌握一项新技能将成为有别于竞争对手的最大砝码。

所以现在回头看看,人家大众做香肠,本田造飞机,海马搞房产,吉利建大学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应对

危机来临向来都是一把双刃剑。

疫情在导致大量线下活动被迫取消的同时,也加速了车企在线上营销的布局力度,在线看车、VR看车、直播卖车、网上商城等举措铺天盖地。

可以说,拥有线上平台资源及技术储备的企业迎来了大展拳脚的时刻。

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对于那些没有数字化能力的车企而言,它们在这段时间里就变得有些沉寂甚至手足无措。

或许这也印证了那句老话,技多不压身。

北京大学王宽诚讲席教授、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认为,在企业当下必须做出的5大变革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要拥有数字化能力。

“如果数字化转型之前对很多企业来说还只是一个口号,那么经过此次疫情,就必须要真正动起来了。”

尴尬

借势营销的尺度上限在哪里?

负压救护车、捐款、赠物资、设基金,这些都是常人能够理解并接受的。

但是当看到诸如健康座舱、N95车载口罩、N99级防护等一系列词汇突然扎推出现时,可能一些人的不适感就来了。

当然,只要这些宣传能站得住脚,咱们也是举双手赞成的。危难时期,别把一场生死救援弄成了一次虚假狂欢。

截稿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了最新产销数据,1月全国汽车销量下滑18%,全年形势仍不容乐观。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

就像东风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颜宏斌说的,“不要白白浪费一个衰退期。”

希望各自安好、加油,最高处见。